栏目导航

徐明庭披露日军在汉施放毒气弹暴行

录入时间: 2010-09-14      浏览:451

日军在武汉会战中施放毒气弹,造成中国士兵面部溃烂。201093日,武汉图书馆资深馆员、武汉地方史专家徐明庭出示的多张老照片和电文证明,日军在武汉会战中使用过化学武器。

日本曾多次使用毒气弹

上世纪80年代,徐明庭就整理收集编写了《武汉抗战史料》,书中详实记载了武汉抗战历史。徐明庭说,与很多史书不同的是,该书中涉及的历史资料多为原始史料。其中,刊登在《新华日报》的三篇电文记载了日军在武汉会战使用化学武器的罪行。

三篇电文刊登于《新华日报》民国廿七(1938)年九月十日,分别来自商城、德安和阳新三地。徐明庭说,武汉会战中,战场主要集中在安徽、江西、河南和湖北四省份,而商城、德安和阳新均位于上述省内。

其中,发自德安九日的一封电文最为明显。电文中介绍,日军以飞机大炮向东孤岭阵地猛炸,并施放毒瓦斯,官兵口鼻流血。八日晨又放毒气,攻击尤烈。

徐明庭介绍,日军在进攻武汉时多次使用毒气弹,不少中国士兵面部出现溃烂,有一幅受伤的中国士兵面部全部溃烂的照片尽管年代已久,但依然可以看到当时士兵遭受化学武器毒害的惨状。

史料表明毒气难以防御

史料中记载了日军在武汉会战中的惨无人道的行径。徐明庭说,查询原始史料发现,当时面对日军施放毒气,中国士兵并没有好的防御措施,只好选择转移。

徐明庭说,使用化学武器不符合国际禁止化学武器的公约,当时日军也有顾虑,不允许报纸报道。2005年出版的《武汉抗战图志》中曾刊登了一幅照片:日军发射毒气弹。日本新闻检查机构对该照片标识了不许(发表)的字样。

此外,徐明庭还收集过日军第一○一师团某部士兵戴防毒面具的照片。由于日军不允许公开报道,现存的史料中,关于化学武器的原始资料并不多。这也是很多人不知道日本遗弃在武汉的化学武器究竟位于何处的原因。

据介绍,20038月,武汉市洪山区一废旧爆炸物品仓库内库存的毒气弹突然自燃,后经省有关专家到现场初步鉴定,此类炮弹系侵华日军遗留的燃烧神经性毒气弹,自燃原因可能与长期高温及弹体严重锈蚀有关。   (长江商报    记者:王荣海)

电文摘录  时间:民国廿七(1938)年九月

(中央社商城九日电)七日晚,有步炮联合之敌数千,向石门进犯,经我迎击,毙敌甚众,残敌向东溃退。同日上午,敌炮向我富金山阵地发射多量之烧夷弹及烟幕弹,并施放催泪瓦斯。继以大队之敌,向我阵地猛攻,我阵地之一度曾被敌突破,经我奋勇反击,午后二时许,将进犯之敌完全歼灭,我阵地前遗尸累累,并俘获利品甚多,正清查中。

中央社德安九日电)南浔路正面之敌,七日以飞机大炮向我军东孤岭阵地猛炸,并施放毒瓦斯,我官兵口鼻流血。八日晨又放毒气,共计尤烈,我军乃自动放弃东孤岭,现在西孤岭与敌人激战中。

(中央社德安九日电)五日以机炮联合,并使用毒瓦斯,掩护其步兵向外屏右翼青山、望人脑及右翼磨石蛤蟆洞一带猛攻竟日,我军自动放弃青山白水及望人脑、禁门脑一带阵地。

       这张记录日军使用毒气的照片,被日本新闻检查机构标注了“不许”(发表)字样。(翻拍自《武汉抗战图志》)

  装备着防毒面具的日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