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汉口宁波帮》后记

录入时间: 2010-05-20      浏览:361

四十年前,我大学毕业分配到武汉。还记得那一天,怀着些许伤感和期望的心情,踏上上海十六铺码头,码头上因离别伤感而落泪的人们,至今还深深留在我的脑海里。那时的我不知道祖辈们曾经一代又一代的踏上过这一条路,重复着这样的场面。十年前,武汉宁波经促会成立,在曾经的汉口宁波小学的操场上,接待我们的副区长唐惠虎为我们讲述宁波小学的历史,当讲到汉口宁波会馆成立于清康熙年间时,我为之震动。想起我的祖辈们年复一年、代复一代负贩千里的艰辛,想起他们以无限的辛勤,在遥远的他乡耕耘与拓展出一番惊人的事业,我深深为之感动。也因此产生了为汉口宁波帮修史的愿望。

因有宁波市政协开展宁波帮研究的机会,愿望终于可以变成现实。在担任武汉市文化局局长的宁波同乡唐惠虎的策划组织下,在武汉市图书馆、武汉市地方志办公室、武汉市档案馆的大力支持下,《汉口宁波帮》终于如愿动笔了。然而把愿望化为现实,远比想像的要难得多。由于编写班子的人员都有繁重的本职工作;更由于年代久远,人物凋零,资料缺失,查访难实,我们的工作步履维艰。常常为一件史料之寻觅与厘核,走遍三镇,也常为寻访某一位老宁波帮或他们的后人二访甚至三叩其门。然而每当发现一件宝贵资料,从斑驳褪色的纸页上看到祖辈奋斗的足迹;每当寻访到一位历史的亲历者,从他们脸上的皱纹中读出岁月的艰辛时,时空似乎在那一刹那间凝固了,我们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年代,那种兴奋欢愉之情也只有我们才能感受。

当这本书终于脱稿可以奉献给大家时,我们心怀惴惴,觉得这本书离读者的期望还很远,只是把湮埋已久的足迹梳理出来了一个大概而已。由于历史被岁月磨灭得难以辨认;也限于我们才疏学浅,虽孜孜矻矻,不敢稍有疏怠,仍难免有查究难实,鉴物未明,简繁不匀,评措欠准之憾,事非经过不知难,我们只能说尽力了。

悠悠岁月化为篇篇史情,只为先辈求索不舍,升华出永久的光辉。

 

                                                                  

                                                       陈祖源

                                                    二00九年六月

 

                                       (陈祖源 武汉宁波经济促进协会秘书长) 

  

《汉口宁波帮》,宁波市政协文史委员会 编,中国文史出版社2009年7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