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读《中国历代杜鹃诗文大观》

录入时间: 2015-12-24      浏览:111

 鸟语花香咏杜鹃

                                   ——读《中国历代杜鹃诗文大观》

王梦林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羊年春分凌晨,睡眼惺忪的我,忽闻一阵清脆的“布谷,布谷”的鸟儿唱鸣声,仿佛就在窗台旁。我伸了伸懒腰,一骨碌地起床,好奇地来到楼顶阳台,轻步闻声寻鸟。遍寻不见后,就观赏沾满了露水、正含苞欲放的杜鹃花盆景。此时此刻,我不禁想起了唐代诗人成彦雄的《杜鹃诗》:“杜鹃花与鸟,怨艳两何赊。疑是口中血,滴成枝上花……”。以及近代诗人、鉴湖女侠秋瑾的《杜鹃花》:“杜鹃花发杜鹃啼,似血如朱一抹齐。应是留春留不住,夜深风露也寒凄。”正所谓:“春分雨脚落声微,柳岸斜风带客归。”

邓正兵主编《中国历代杜鹃诗文大观》,武汉出版社201411月版。

其实,我是一个喜欢赏花而又对花儿相见不相识的“花盲”。每当遇到一株赏心悦目的花儿,就用手机拍照发给一位“花迷”,让其告知花名。家里的几盆花木往往是好友逢年过节时送来应节气的,如果不是家人打理,它们大都是随着年过月尽也就奄奄一息了。

我对杜鹃花了解不多,最初只是从一些诗词歌赋等文学作品中有所了解。近年来家乡云雾山以“杜鹃游”为特色晋升为5A景区后,我时常陪同友人前往采风:峡谷山崖上、虬枝灌木间、丛林深处,它们就像乡间纤巧的女子,窈窕生姿浅笑嫣然,向世间展示最淳朴、最自然之美。置身于此,令人心旷神怡。同行的好友不禁吟诵起宋朝杨万里的“杜鹃诗”:“何须名苑看春风,一路山花不负侬。日日锦江呈锦栏,清溪倒照映山红。”

最近,通览了邓正兵先生主编的《中国历代杜鹃诗文大观》一书后,我对杜鹃花有了新的认识:杜鹃花不仅拥有映山红、山石榴、山踯躅、串串红、山丹丹等诸多别名,还与报春花、龙胆花合称中国“三大名花”,又与梅花、牡丹、菊花、兰花、月季、茶花、荷花、桂花、水仙一道,被评为“中国十大传统名花”。海峡两岸的四川眉山和巴中、贵州毕节、台湾台北和新竹等二十多座城市,均将其列为市花。

说到杜鹃鸟,俗称布谷鸟,还有子归、子鹃、杜宇、蜀鸟、蜀魂、鵜鴃、鸤鸠、怨鸟等诸多别名,它是提醒人们勤劳耕耘的益鸟。师旷在《禽经》里引述李时珍《本草纲目》之要点说:“杜鹃出蜀中,春暮即鸣,田家候之,以兴农事。”陆游诗中催耕的布谷鸟即杜鹃鸟。诗云:“时令过清明,朝朝布谷鸣。但令春促驾,那为国催耕。红紫花枝尽,青黄麦穗成。从今可无谓,倾耳舜弦声。”杜鹃花鸟同名是有原因的。原来,因为杜鹃口腔上皮和舌部都为红色,古人误以为它啼得满嘴流血。凑巧杜鹃高歌之时,正是杜鹃花盛开之际,人们见杜鹃花那样鲜红,便把这种颜色说成是杜鹃啼的血。如此花、鸟同名,杜鹃是唯一的特例。

在我国民间文学宝库中,自古以来一直广泛流传着“望帝春心托杜鹃”神话故事。据汉代文学家杨雄的《蜀王本纪》载,在古代蜀国,有个从天上下凡来到朱提的男人杜宇,他与一个名叫“利”的女子相爱,并凭借才华在郫(今四川郫县)建立都城(今称“杜鹃城”),传授农耕技术,大力发展种植业,令蜀国变得强盛起来,由此成为当地最有名的贤君之一,后人称之为“望帝”。百年之后,他魂化为鸟,哀啼不止,口中流血……。李商隐《锦瑟》中之“望帝春心托杜鹃”,讲的就是这个典故。这也是杜鹃花与杜鹃鸟传说故事的最早版本。历史上曾出现过一批咏叹杜鹃的唐诗宋词名篇。诸如李白《宣城见杜鹃花》云:“蜀国曾闻子规鸟,宣城还见杜鹃花。一叫一回肠一断,三春三月忆三巴”;杜甫《杜鹃行》亦云:“君不见昔日蜀天子,化为杜鹃似老乌”;白居易《琵琶行》也有“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等。

“人间四月天,麻城看杜鹃”、“黄陂云雾山,万亩红杜鹃”。时下,民众走出闹市到郊外登山观赏杜鹃成为一种新时尚。而《中国历代杜鹃诗文大观》广采博览,可谓应时代和民众之需。通览全书,从其收录的篇目看,可谓洋洋大观。书中收录了中国历代关于杜鹃花和杜鹃鸟的诗文达3000多篇,共100多万字,编者爬梳剔抉、披沙沥金的勤奋辛苦工夫自不待言;其次,编者将诗、词、文杂陈编排,令人耳目一新。是作首次将中国杜鹃诗、词、散文汇聚成书,并对每篇诗文及作者进行了简要注释,便于普通读者阅读了解。再次,所选诗文古今兼备,雅俗共赏。该书既收录了大量古往今来名家吟咏杜鹃的“阳春白雪”,也有“下里巴人”的游记散文,还链接了在网上走红的网络写手的作品,并附录了两篇外国杜鹃诗文,体现了时代特色和开放的胸怀。这对于普通读者了解中国杜鹃文化、花鸟文化和中国传统文化均有所裨益。

据悉,虽然中国本土野生杜鹃花品种资源丰富,但是日本与欧洲植物学家从中国引入映山红等野生种,通过几代人的努力,已培育出近万个品种,并将其推销到中国,反倒使中国成了杜鹃进口国。中国每年花市上的盆花杜鹃如东洋鹃(日本品种)或西洋鹃(比利时杜鹃),均是从国外引进,而中国自己培育的杜鹃花品种仅有50多个,与杜鹃资源大国地位极不相称。值得庆幸的是,近年来海峡两岸在开发杜鹃旅游上取得了长足的发展,赏花景点让人目不暇接。冀望通过此书的出版,能为杜鹃文化的发展与开发锦上添花。

掩卷沉思,那一声声杜鹃鸣叫,那一片片火红杜鹃,那一首首脍炙人口的诗文,如梦似幻,如烟如画,丝丝缕缕,弥漫浸润,萦绕在心间耳畔,流转,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