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武汉大同医学校钩沉

录入时间: 2021-02-20      浏览:14

金文兵 王钢

武汉近代医学教育随着西医的传入而逐渐形成。西医中等学校始于1878年的武昌仁济护校,西医高等院校则发端于1902年的大同医学校。但志书上有关大同医学校的记录大多语焉不详。

笔者辗转联系到上海文物收藏家张伟,得见他所珍藏的1921年版《汉口大同医学校同学录》。根据这本同学录内容,佐以相关实物及文献史料,笔者初步厘清了这所距今100多年、在武汉地区存世16年头的大同医学校的源流、发展,以及该校部分学生的相关情况,填补了地方志上有关这所医学校的部分史料缺失。

开创华中高等西医教学先河

大同医学校开创了华中地区西医高等教学之先河,为武汉培养了最早的西医医学专门人才,促进了武汉近代医学教育事业的发展。作为一所教会学校,大同医学校从酝酿筹办到建成发展,被深深打上时代的烙印。第二次鸦片战争后,在不平等条约的庇护下,西方传教士可进入中国内地自由传教。于是,大批传教士以建学校、办医院等名义,深入内地开展传教活动。西方教会及传教士开办医疗机构,其主要目的是以治病施药为传教布道手段,吸引中国百姓信仰基督教,但在客观上推动了西方医学在中国的传播和发展。

西方近代医学在武汉的早期传播,传教士起到了重要作用。1882年受英国伦敦会派遣,英国传教医生纪立生来汉布道施医,任汉口仁济医院(今协和医院前身)外科医生,为武汉地区最早的外科西医生。1893年主持仁济医院,使之规模不断扩大。西医传入武汉之初,医生均由外国教会派来,社会上对西医并不信任。为了扩大基督教的影响,纪立生认为需要“土生土长的医学布道者”,因而建议创办医科学校,以传授西医学,培养中国西医师。由于办学人才及条件的欠缺,纪立生的设想一时难以实现。及至1901年,各项办学条件才筹备就绪,并于19023月正式开学。因此,同学录中以1901年筹备开办作为统计原点、至1917年迁往济南,将在汉办学存续时间表述为“16年”。这与此前武汉史志所载的学校在汉存续15年的“时间表述”略有不同。“16年”一说,更为妥当。

这所医学校,堪称一部武汉近代高等西医教学史。作为一所教会学校,医校由英国伦敦会承办,初名汉口伦敦会医科学校(后名大同医学校),由纪立生、孟合理主持校务。创办之初,限于条件,学校附设于汉口仁济医院,因陋就简以一间病房作为教室,以两间辅助用房及一条封闭走廊作为学生宿舍。医校每年春季招生,要求入学者年龄17-35岁之间,中学文化程度,品行良好,身体健康,并要通过入学考试。考试科目则有国文、数学、地理、历史,应考者也可选择英文、物理、化学、动物学等科目。由于办学目的在于训练传教医务人员,学校最初规定基督教徒方可入学,并需有保证人担保。 “当时国人于西医尚无充分信仰”,最初就读人数不多。但之后放宽入学条件,允许品行良好的非教徒也可就学,以吸引更多人才。


                 大同医学校校舍

医校办学首要条件是要有充足和稳定的经费来源。办学经费主要来自承办的伦教会及友人的个人捐赠,其次是学生学费。1902年学校总收入为银元683.53银两,其中伦敦会提供250两,麦克阿尔医生捐赠287.70银两,国内外友人共捐赠98.76银两。学费因年度和年级不同而迥异。1905年每名学生一年收费50银元,1910年则为85银元。1910年以后,一年级学生全年学费120银元,每高一个年级则递减10银元,即二年级 110银元,三年级100银元,四、五年级分别为9080银元。学费中包括书籍费、膳宿费、理发洗衣费,概不退还。

医学校成立后,直接将西方医学教育引入武汉,教学方法的科学性与教育内容的专业化,引领武汉近代西医教学风气之先。其一,医校实施56年的长学制。初办时规定4年系统教学后,进行2年病房临床实习;后改为5年系统教学,经毕业考试合格后在指定医院实习1年,即可发给毕业文凭。教学上既注重学理讲解,又重视临床实习,“事半功倍,斯为得之”。其二,课程内容参照英国医科学校标准,设置较为完善。计有物理学、化学、解剖学、组织学、生理学、病理学、病理组织学、药物学、治疗学、卫生学、法医学、中毒学、药理学、外科学、内科学、产科学、妇科学、小儿科学、耳鼻喉科学等及相关技能培训。每一学年开课数门,采用中译教材教学。其三,聘任合格的专业教师,“并延聘欧美硕学分任教授”。历年任教的中外教师有孔美格(英国人,美国内地会教士)、麦克阿尔(英国传教医师)、颜福庆等人,纪立生、孟合理也亲自授课。他们各展所学,尽力施教,使莘莘学子受益良多。办学困难之处在于“医药课程译本甚少,标本仪器又不完备”。

医校自创办以来,就以治学严谨而著称。对于考试,采取“严厉主义,如年暑假大考及毕业考取方法,诚为各校所未有。”由学校“分函直鲁豫或粤桂湘各医院专门医生,请代拟试题,邮寄本校密封收藏”,考试之日方才启封,“以除泄漏之弊,启竞争之心”,考试不及格者不得进入下一年学习。严密的考试制度使学生就学压力很大,每年中途辍学或改习他业者不乏其人。医校不仅对学生学业有严格要求,对学生的品德培养也是极为重视,要求学生“以爱人以德、实事求是、敦品为要,求学认真”,懒怠、违犯校规者则予以开除,由此造就的毕业生莫不品学兼优。由于是教会学校,医校还明文规定学生必须参加早晚祷告,体现出宗教办学色彩。但实际上在办学实践中,医校的宗教功能趋于淡化,其教育功能则不断增强。大同医学校还办有青年会,会员达数十名。青年会常举办演讲活动,其“智育部之购置科学书以供人浏览,体育部之购置游戏品以备练习,种种设施井然”。

1904年纪立生、孟合理因另有工作安排,校务交由循道会传教医师赫福湘主持。过了两年,赫福湘因故回国,学校仍由纪立生、孟合理管理。1906年首批毕业生进入仁济医院等医院工作。自此,由外国医生独占武汉教会医院的局面被打破,中国西医生开始初露头角。

据同学录记载,1907年汉口爆发鼠疫,医校最先发现疫情,立即上报政府,由于预防及时,使疫情未能扩散开来。鉴于当时武汉西医学校的缺乏,“中西人士佥谓本校为华中医药事业之中心,关于民族之强弱、地方之卫生、人群之康健者綦钜,若不扩而充之,推而广之,将来供不应求,实无以对社会”。于是,经纪立生、孟合理提倡,1909年英国循道会与美国浸礼会加入联合办学,扩建校舍,“推广范围移至后花楼博学旧址”,学校更名汉口大同医学校。并函请全国各大医院代招新生,学校设施焕然一新,“大有一日千里之势。肄业者济济而来,悉心研究,成绩卓著”。

笔者找到一张大同医学校学员段茂桐的毕业文凭,证书体量不大,内容却极丰富,可作为医校办学严谨的佐证。毕业证由主考叶日德、校长纪立生、校监孟合理于191311月签发,证书右侧以楷体写道:“汉口大同医学校 为奖予学位发给文凭事。今有学员段茂桐,年二十四岁,湖北省武昌县人。在校肄业期满五年,谨按医学科目研究完备,洞悉底蕴,兼在医院临症实地练习,内外诸科均有心得。经本校延请欧美名医,分按学科严加考试,覈计平均分数。该学员应列‘优’等,品格亦颇高尚,按本校定章合行奖予学位,授为医学博士,为此发给文凭,以资信守”,文后还列有学习的20多门学科。证书左侧则是对应的英文译文和英文签名,体现出浓厚的中西合璧色彩,也符合西方教会医院在汉入乡随俗的特征。

1915年浸礼会退出,大同医学校由伦敦会与循道会合办。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医校筹款维艰,为今后的发展,于1917年迁往山东济南,并入济南齐鲁大学医学院。纪立生亲自带领12名学生前往,包括纪立生、孟合理在内的4名外籍教授也加入该校,历时16年的大同医学校就此停办。

阳夏之战医校学员救死扶伤

大同医学校开创了武汉地区西医生培养的新模式,使之成为“华中医药事业之中心”,对华中地区早期西医教育体系的建立贡献颇多。学员也是训练有素,屡有建树。在辛亥革命阳夏之战中,医校学生不惧个人生死,在战地救死扶伤,写下建校史上光彩的一页。据同学录记载:“辛亥武昌起义,革命军与北军鏖战,黄孝夏口一带伤兵僵卧,到处皆是,呻吟声令人耳不忍闻,本校全体同学惄然心伤,遂联络华中所有本校毕业服务医院者,组织红十字会,或赴前线担负救护,或在后方尽力治疗,出入枪林弹雨中,不识畏难为何事”。


              大同医学校学生合影

1912年2月,黎元洪特令嘉奖武汉地区参与辛亥革命有功人士,“每人给奖状一纸、奖章一面,以示鼓励,而作纪念。”大同医学校学生不畏安危,恪尽职守,救治伤员,受到社会各界的赞誉,也得到黎元洪的嘉奖。同学录就收录了奖给该校1909年毕业生胡家兴(胡仁斋)一枚“武汉纪念章”银牌的照片,以及一份颁奖证书,颁奖辞为:“武昌民军起义时,查有汉口红十字会胡家兴医士指挥会员救恤伤亡军士,努力甚勤,合行赏给银牌一颗,以示奖励。”这一份辛亥革命酬功授奖的嘉奖,反映出大同医学校人道博爱的理念及精心育才的成果赢得社会广泛的认可。辛亥阳夏一役后,“自此声誉震动,咸称本校博爱为怀、训练有素焉”。

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纪念馆也收藏着一份相关文件,即民军战时总司令黄兴于19111113日签发的一个札委:“照得本总司令部所辖野战病院,业经编制成立,亟应遴选妥员,分充各项职务,以专责成。兹查有陈新猷堪以派充野战病院院长,合行札委。”该野战病医院最初成立于汉阳。起义民军退守武昌后,“卫生队及野战医院均利用武昌省城内外附近开设绷带所”,竭尽全力救治伤兵。陈新猷(陈新民),湖北黄陂人,1909年毕业于大同医学院,曾任湖北新军21混成协42标军医长。阳夏之战中出任民军野战医院院长,足见黄兴对其人道精神、救护能力及组织才干的肯定。

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的爆发,使中国近代真正意义上的战地救护从此发轫。以大同医学校为代表的民间医疗力量,投身战地救护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成为辛亥首义战地救护的有力补充。

38位毕业生中湖北籍占一半

据地方志记载,1902年大同医学校首批招生11人,9人修完学业。而同学录的记载,补正了一些史料细节。例如,“首班入学肄业者,仅十有六人”。在办学的16年间,入学人数“先后计数十人”,“毕业已达九班”,“成功毕业者计有三十余人”。

“鉴于各人行踪摩定”,这本同学录未收录1906年至1907年毕业生,仅统计并记录了1908年至191938位毕业生的基本信息,诸如姓名和字号、年龄、籍贯、毕业年份、供职单位等。更难得的是,这本同学录中配有一些师生集体照,以及这38人的清晰登记照:毕业生多着长袍马褂或一袭长衫,或立或坐,个个风华正茂,眉宇间英姿勃发。外籍教师西装革履,中国教师则中西服饰兼而有之,大家神态庄重,师者风范呼之欲出。


             大同医学校中外教师合影

从籍贯上看,这些学员来自湖北、湖南、江西、江苏、安徽、广东、福建、河南、山西、陕西等10个省份,其中湖北籍19人,刚好占到一半。

这些毕业生学有所成后,分至各地教会医院工作,“近之分布于华中各大商埠城市,远者应聘于全国各行省,无论自营医业、负责医院、供职军界、服务社会,均能应付裕如。”毕业学员就职的本地医院有汉口普爱医院、汉口红十字会医院、汉口仁济医院、武昌仁济医院,本省医院则有湖北皂市仁济医院、襄阳同济医院、监利瑞华医院、大冶普爱医院等。外省医院更是不胜枚举,远至广东陆军医院、天津法租界马大夫医院、西安英华医院、上海麦家圈仁济医院,近至湖南常德广德医院、安庆同仁医院、河南确山医院等,均成为大同医学校毕业生悬壶济世之所。另有一部分人或“自立行医”,或在药房工作,或是担任军医。实际上,作为仁济医院的附属医校,毕业生就职该院者居多。

大同医学校在汉办学期间,培养了一批拔尖的西医专业人才,造就了如雷振汉、鲁德馨等造诣深厚的医学家。湖南衡山人雷振汉(雷舜笙),1911年毕业生,后任湖南教会医院医师。1912年任天津伦敦会医院外科医师。1913年成为天津马大夫纪念医院第一位华人院长,至1934年病故前,他一直担任院长职务,对该院开办护士学校及开展各科医疗和教学工作等贡献卓著。他与其子雷爱德在马大夫纪念医院拍摄了大量医学相片与电影片,培养了大批医学摄影人才,是中国彩色摄影及彩色医学科教立体电影创始人。

武昌人叶清瑶(叶克诚)毕业于1913年,之后长期担任武昌仁济医院院长,主持院务工作。据史料记载,叶清瑶为恽代英主办的利群书社讲过生活卫生常识,为来汉演讲“职育”等主题的黄炎培治过病;1931年武汉大水时任武昌临时防疫委员会常务理事,协助地方政府开展防疫工作。

湖北应城人吴维章,1913年毕业生,1925年应叶清瑶之聘任武昌仁济医院医师,后升任皂市仁济医院院长。1931年他辞去院长一职,在家乡应城开设维章医院,经不断发展业务、扩大规模,使之成为当时应城唯一的具有一定规模的西医医院。1938年日军侵入湖北,吴维章迁往重庆,最初加入巡回医疗队为难民治病,后居于壁山并开办川汉诊所。1946年因病去逝。当时民众有感良医仁心,出殡之日,执拂哀送者不绝于途。

湖北安陆人王瑞亭,1913年毕业生,任大冶普爱医院(1951年更名黄石市人民医院)院长达40余年,是当时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中坚。

同学录上也记录着段茂桐1912年毕业后,先后任河南光州新民医院院长、北京安立甘医院院长、直隶河间府中华圣公会医院院长等职。笔者采访他的孙子段善基,获知段茂桐从小师从曾祖父学习中医,长大后大同医学校就读,毕业后从事医生职业达50多年,长期在汉口仁济医院(协和医院前身)工作,解放后也在协和医院工作过。

也有部分学员因失联、病故等原因未列入其中。知名者如鲁德馨(1891-1974),字进修,湖北天门人,1916年毕业生,后历任汉口仁济医院医生兼大同医学校助教、中华医学会出版委员会主任委员兼《齐鲁医刊》主编、《齐大心声》编辑等职。作为孟合理的助手,他协助孟合理编订、翻译医学著作30余部,为西医学传入中国出力甚多。1953年调任人民卫生出版社副总编辑,并任中华医学会委员。1956年将早年参编的《高氏医学辞汇》重新修订,改名为《英中医学词汇》,为统一中国医学名词奠定了基础。

医校创办者纪立生与孟合理

大同医学校从创办到发展,离不开纪立生与孟合理的贡献。同学录对两人办校之功也是着墨颇多,褒扬不已,上面写道:“本校创办于民国前八年,董其事者为英人纪立生、孟合理两博士……一切设备概由纪孟两博士负责,并延聘欧美硕学分任教授……纪孟两博士抱慈爱本旨,具强毅精神,期日进无疆发达斯校”。

纪立生(Thomas Gillison 1859-1937),英国苏格兰人。毕业于爱丁堡大学医科。基督教伦敦会传教医生。1882年来汉口仁济医院工作,首创外科,开展外伤缝合、截肢、脓肿切开引流等手术,治疗外科创伤及感染等疾病。1917年,主持大同医学校并入济南齐鲁医学院,随即赴该院任教。1923年返汉继续担任仁济医院院长。1928,仁济医院迁至西满路(今解放大道),易名协和医院,纪立生任院长。在他主持下,协和医院成为湖北地区规模最大、医术精湛的西医院。该院除设住院部、门诊部外,还办有协和医院附属博医卫生技术专门学校和普仁护士学校。1930年退休返回英国,不久重返汉口。1932,汉口中华基督教会封立其为牧师,派往汉口韩家墩博学中学(今武汉市第四中学)魏氏纪念堂任校牧。夫妇两人在住宅楼下设一简易门诊部,对外应诊。1937622日,纪立生患肺炎病逝,葬于汉口公墓。翻译有《药物详要》《豪慈乳婴及小儿科》《孔氏实地解剖学》《最新化学详要》等。其子纪继生继承父业,1928年任协和医院外科医生,1942年任外科主任,1948年出任院长,长期服务于武汉卫生医疗界。

孟合理(Mcall Percy Lonsdale 1869-1937),也译为迈考尔或麦卡尔,苏格兰人,1892年获英国剑桥大学文学学士,又进入爱丁堡医科大学,获医学士与外科博士学位。1898年毕业时,年仅29岁的他来到中国,任仁济医院医师。1902年与纪立生创办大同医学校,任校监兼解剖及病理等学科教授。武昌昙华林湖北中医院(原武昌仁济医院旧址)附近一处老房墙面上,曾砌有一块英文石碑,以纪念Winifred Mcall(温尼弗雷德·麦卡尔)。石碑所纪念的就是孟合理的夫人。1901918日《泰晤士报》刊载一则消息,证实这两个年青人在遥远的中国邂逅并相识相恋,在武汉喜结连理。温尼弗雷德1872年生于英国一个富裕家庭,1899年来到中国,1901年与孟合理结婚。婚后半年,她染疾去世。去世前3天,孟合理在房间里立下这块汉白玉碑,以纪念爱妻。


        大同医学校创办者之一孟合理

痛失爱妻后,精通汉语的孟合理将大量精力用于培养中国西医生,并翻译大量西医学著作,如《斯氏实验诊断学》《内科临症方法》《史氏病理学》《局部麻醉法入门》等,编著了《医学用语简易读本》《护病要术》《骨折新疗法概要》《高氏医学辞汇》等,对于将西方医学引入中国、西医名词中文化起到很大作用。

(原载《武汉春秋》2020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