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工潮再起

录入时间: 2022-06-16      浏览:73

王钢

汉口人力车夫事件

“二七”大罢工狂飙过去后,武汉工人运动虽然转入低谷,但仍不时出现斗争浪潮。潮起潮落间,有一支力量格外引人注目,它掀起“二七”风暴后武汉第一次罢工狂澜,激发全市工人同仇敌忾向殖民者宣战的斗志,这就是汉口人力车工人。

人力车在现代武汉已难以见到,但它曾是近代武汉城市流动不息的街景。为了养家糊口,处于社会底层的人力车夫不得不起早贪黑,出卖苦力。每天穿梭于灯红酒绿的十里洋场,人力车夫经常目睹达官贵人逍遥糜烂、纸醉金迷的生活,而劳命奔波、跑断双腿的他们却食不裹腹,甚至还饱受压榨欺凌,仅在汉口租界发生的人力车夫事件就有吴一狗案、龚银保案等。可以说,武汉大街小巷洒满了人力车夫的血泪。

1925年2月17日,人力车夫徐典拉车经过英租界鄱阳街时,忽然一辆汽车急驶而来,他忙将车子往旁避让,结果不小心撞到英租界巡捕杨则尔。汉口租界的治安由巡捕房管理,巡捕中既有印度人、安南人,也有中国人。被撞的这个巡捕虽为中国人,但雇佣于英租界当局,自视高人一等,养成了无比嚣张的气焰,在外国主子面前是奴才、打手,在自己同胞的面前又以凶神恶煞的面目出现。如此惨绝人寰的一幕就这样在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上演了,只见他顿时大发雷霆,对徐典猛踢乱打,无论徐典如何解释误撞的原因并赔礼道歉,仍拳脚相向,以致徐典口吐鲜血瘫倒在地,不省人事。另一车夫石大贞在旁亲眼目睹了如此令人悲愤的一幕。

英租界巡捕房虽然平日里飞扬跋扈,作威作福,但目睹人命关天的惨案发生,还是惶惶不安,惟恐事情一发不可收拾,急命杨则尔回巡捕房,严禁外出,又赶紧将奄奄一息的徐典运往医院救治。终因伤势过重,不及片刻,年仅29岁的徐典便含冤死去。

夏口检察厅闻讯,随即派检察官前往勘验、查证。面对淋漓的血案,确凿的证据,巡捕房竟然矢口否认巡捕踢死徐典,妄图混淆事实,推卸责任。检察官在徐典尸身左肋发现致命伤,伤口入肉较深,皮肉绽开,不忍目睹,很明显乃巡捕鞋底上的铁钉所踢。铁证如山,巡捕房再也无法自圆其说了,只好让巡捕站出来,由现场目击证人车夫石大贞指认。石大贞一眼便认出凶手杨则尔。只见他萎缩着头,眼光闪躲,像作贼一般心虚,先前那个大打出手、不可一世的狂态全然了无踪影。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虽有巡捕房的庇护,但邪恶毕竟战胜不了正义,行恶者终究逃脱不了法网。案件水落石出,检察官当即主张将凶犯交中国法庭审判。巡捕房应允于次日引渡,并将徐典尸体偷偷装棺封钉,企图掩盖罪证。

然而,尽管人力车夫在当时社会地位低下,但他们并非全无反抗之力。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指引下,汉口人力车工人是武汉最早觉醒的劳工群体,也是最早团结起来反抗压迫的劳工群体。早在1921年12月,武汉第一个工会组织——汉口租界人力车夫工会就宣告成立。在近代武汉历次罢工斗争中,人力车工人始终以高昂的斗志、无畏的勇气站在最前列,谱写了一曲众志成城、不屈不挠的慷慨壮歌,成为武汉工人运动中一股不容忽视的有生力量。

徐典的惨死,激起汉口全体人力车工人的愤怒。在徐典棺木旁,“数千车夫守尸痛哭”,气氛无比悲怆,场面极其感人。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为了悼念惨遭不幸的手足兄弟,这些平日坚强如钢,忍辱负重,即使遇到再大的苦痛、非难乃至歧视也不轻洒一滴泪的铮铮汉子们,此时此刻,他们的泪流是那样不可抑制,又是那样感人至深。

为了维护车夫们的人格尊严和生存权利,汉口人力车夫工会当即向英国领事馆提出严正抗议,并发布宣言,呼吁各界同胞和各业工友“本人道正义及被压迫阶级的同情,予以有力的援助”。武汉社会各界反响强烈,纷纷抗议英殖民者的暴行。在中共湖北地方组织的领导下,人力车夫工会决定向官厅请愿。1925年3月3日,12名车夫代表请愿途中路经英租界时,又被巡捕房抓走6人。车夫们义愤填膺,愤而罢工,并提出惩办凶手、抚恤死者家属、不许巡捕打车夫、巡捕房对车夫不得任意处罚等5项条件,表示如不满足,誓将罢工进行到底。

工运斗争如火如荼地迅速展开,形成势不可挡的反帝怒潮。为阻止事态蔓延,英租界当局召集英商团武装控制与华界相邻的要道,实施紧急警戒,并将罢工首领3人逮捕。然而恫吓阻挡不了奔涌而来的罢工大潮,越来越多的人力车工人加入罢工行列,誓死捍卫劳工尊严。风潮所及,武汉学生联合会、汉阳钢铁厂工会以及湖北外交委员会等起而响应,发表反帝宣言,要求收回英租界,声援车夫抗争之举。

历经无数次斗争的洗礼,汉口人力车工人已不再任人欺凌宰割,他们挺直了腰杆,不为强权所迫,发出了振聋发聩的怒吼。汉口英国领事馆眼见团结起来的人力车工人不可轻侮,经“华官交涉,承认惩凶”,付给徐典家属抚恤金300元,赔偿罢工损失600元,释放被捕工人代表。3月5日,取得了完全胜利的汉口人力车工人宣告复业。

汉口人力车工人的罢工,是“二七”风暴后武汉工人取得的第一个影响较大的胜利。这次斗争运动历时近20天,显示了人力车工人的力量,捍卫了人力车工人的尊严,保障了人力车工人的生存权,在武汉近代工运史上写下光辉的一页。

声援“沪案”与汉口六一一惨案

5月,是一年当中重要纪念日较为集中的一个月份,如众所周知的“五一”劳动节、“五四”中国青年节等,因而在中国近代史上有“红五月”之称。在这个月,自始至终都洋溢着澎湃的激情,昂扬着革命的斗志。当中国民众的情绪因帝国主义对华侵略行径而义愤起来,就如同在辽阔干旱的草原上,再撒下一丁点火星,一经点燃,顿成燎原之势!

1925年5月15日,上海内外棉七厂的日本资本家枪杀工人代表、共产党员顾正红。5月30日,在共产党领导和发动下,上海工人和学生举行声援纱厂工人的示威游行,遭到英国巡捕的血腥镇压,瞬间就引爆了中国人民郁积已久的对帝国主义的仇恨怒火,点燃了“五卅”反帝爱国运动的导火索。“五卅”运动如狂飙突进,从上海迅速席卷全国各地。

5月31日,武汉《江声日刊》最先刊载了《全国学联关于“五卅”惨案》电文。噩耗传来,武汉民众无不愤慨。国共两党湖北和武汉组织下达动员令,发动社会各界声援上海人民反帝斗争。“五四”运动“湖北之发起响应者”的中华大学又是一马当先,第一个组织沪案后援会,号召武汉各校学生一律罢课。武汉学生联合会派人到各商团、工团游说,请其同时罢工、罢市,并通电全国学联和上海学联进行声援。一场工商学界联合反帝洪流开始涌动江城。

6月2日,中华大学、武汉中学等校学生手持写有“经济绝交”、“封锁租界”等标语的旗帜,游行于武昌市街。“快醒、快醒!英国人同日本人打中国人!听哪、听哪!快些起来,组织团体与英日宣战!”学生的呼号此起彼伏,响彻蛇山上空。6月4日,全市50余校2万多人在武昌公共体育场集会,通过惩办祸首、英日向中国谢罪等决议案后,举行示威游行,沿途高呼“打倒一切帝国主义”、“取消不平等条约”等口号,震天动地。

6月6日,2万多学生又分赴三镇演讲,演讲者声泪俱下,听者无不动容。学生宣传队先后散发传单十余万份,散布武汉,贴满街巷。影响所及,民众的反帝情绪被极大的调动起来了。将军外交家伍修权当年是武昌高师附中的一名学生、共青团员,数十年后,他对当时的情景仍记忆犹新:“演讲队每到一处,就先用歌声和口号来吸引群众,听众有时多到几百人”。

当然,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武汉工人更是义无反顾地投身于斗争行列。“有许多工人,都抛弃自己的工作,来做这种运动”。6月2日,汉口英美烟公司工人率先举起罢工的旗帜。武昌水泥、码头工人也于6月上旬先后罢工响应。在榜样力量鼓舞下,广大工友们每晚都到茶馆演讲,或者找人宣读传单和报纸,还依照工会告士兵的传单,向士兵作宣传,“不待说反抗外国侵略的心理,是沸腾得极点。”

在日益高涨的反帝浪潮中,基于共同的民族情感,众多的武汉商家也参加进来。6月8日,武昌商界组织了数千人参加的商人游行示威,规模之大,盛况空前。武昌商会会长手举大旗率队前进,行程30余里。6月9日,武汉72所学校和工商界9个团体数万名群众举行联合大游行,向湖北督军署提出包括严惩凶手、收回英租界在内的7项对英交涉条件。

面对一浪高过一浪的反帝风暴,英、日帝国主义极度仇视与恐惧。他们召开各国驻汉领事秘密会议,讨论怎样压制武汉激昂的民气,最后决定各国水兵作好登陆准备,义勇队全部出动,以制止武汉民众的爱国运动。一时之间,武汉的局势处于一触即发的紧张状态,连空气中都似乎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气味。

1925年6月11日清晨,汉口一码头一改往日忙碌景象,数千码头工人齐集静坐。但6月10日下午,这里还是另外一番景象。当时英商太古公司的武昌轮抵埠卸货,码头工人余金山与该公司职员发生纠纷,遭其殴打,头部受伤,血流如注。另两名码头工人也被打伤。看守洋棚的印度巡捕也操起手棍,对工人一通乱砸。在场工人见状愤愤不平,强烈要求惩办凶手。太古公司大班(即经理)电话通知汉口镇守使署与警察厅,打倒一耙反诬工人闹事,要求派警察前来维持秩序。警察厅不但不主持正义,反而强行弹压,当场拘捕8人。在五卅反帝风潮席卷全国之际,武汉各行各业大举呼应之时,太古公司职员的这种挑衅无异于火上浇油。码头工人在被武装军警驱散后,当即宣布次日全体罢工。

6月11日晨,数千码头工人齐聚一码头一带,打着“大家起来援助我们苦工罢”的旗帜,先是静坐,继而游行,散发传单,要求惩治肇事者。经过谈判,太古公司承认“凶手由官厅送法庭依法惩办”、“太古公司嘱令行伙,以后不得无故打人”等条件。当晚7时20分,英国巡捕房二保正陪同一洋人到太古码头视察,见工人仍未散去,立即指挥巡捕强加干涉。武汉民众气愤不已,群起相抗,人数愈聚愈多,声势越来越大。惊慌失措的洋保正和巡捕狂鸣警笛,上前驱逐。英国驻汉总领事悍然下令英海军陆战队全副武装登岸,各国义勇队也倾巢而出,在租界各要路口架设机枪,如临大敌。游弋在江面上的外国军舰也调转炮口,直指示威者。

顷刻之间,租界和华界交通完全断绝,前后花楼铁门均被封闭,一码头歆生路(今江汉路)一带商店纷纷关门停业,局势极其紧张。军警用长枪刺刀威吓驱逐太古码头人群,挑伤太古公司打包工人刘国厚。民众愤怒万分,以石块、长杆与之搏斗,然而原始的石棍终究抵挡不住现代化的长枪,民众被迫向汉口大智门方向逃避。大智门一带本是工人集中居住区,当地工人目睹同胞被逐,怒不可遏,冲向英租界。租界内车夫、市民聚集上千人之多,人流汹涌。巡捕用高压水龙冲射人群,迫使民众冲破铁栅退向华界,可是又被军警设置的封锁线挡住。民众在追堵之间无路可走,挤倒新昌里一带围墙,重新涌入租界。

这时,登陆的英国水兵丧尽天良,竟用机关枪射向手无寸铁的武汉民众,大开杀戒,一时弹如雨下,血肉横飞,打死30多人,重伤20余人,其中年仅13岁的罗良安,如此宝贵的年轻生命,就这样惨死于行凶者的枪口之下。事后英租界当局为了消弭罪证,将租界内电灯全部熄灭,乘着黑暗将被害者尸体抛入江中,其行径卑劣之极。

汉口六一一惨案(即汉案)是继上海五卅惨案后的又一大惨案,引起世界和全中国的震惊。惨案的发生,再次暴露出英帝国主义肆意欺压凌侮中华民族的丑恶嘴脸,这是他们对中国人民犯下的又一滔天罪行,是对中国人民欠下的又一笔血债。在强权压迫之下,中国人民没有低头,而是精诚团结,一致对外,展现出惊人的凝聚力与战斗力,向英帝国主义者发出绝不屈服、抗争到底的誓言。

“借力打力”的水陆大游行

六一一惨案发生后,武汉“全埠哀恸,民氛之盛,不可一世。”第二天,激愤不已的武汉学生、工人就冲上街头举行示威活动,在全城掀起一场旷日持久的抗议风暴。

六一一惨案也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激发了全国人民对英帝国主义的无比愤慨。中共中央机关刊物《向导》刊载了《汉口屠杀案之真相》《帝国主义铁蹄下的中国》等文。《中国青年》《工人之路》《热血日报》《申报》《大公报》等报刊发表了有关汉口惨案的报道和评论。北京、上海、南京、济南、广州、天津等地纷纷发出通电,悼唁汉口死难同胞,要求政府对英交涉。上海职工青年会愤而指出:“沪案未了,汉事又起。华胄同胞,杀戮无数。国权何在?人道何在?斯辱可忍,孰不可忍!”北京学生联合会、旅京湖北同乡会、上海学联等团体代表奔赴武汉,汇入反帝斗争洪流。

英帝国主义的倒行逆施不仅是与全体中国人为敌,也不见容于国际公理和正义。共产国际和苏联共产党等纷纷发表宣言,强烈抗议英帝国主义的暴行。英国共产党公开号召英国工人“截阻载运军火赴华之车轮”,以声援中国人民的反帝斗争。就连著名的和平主义者罗素也对沪、汉案抱以深切的关注与同情,他发表公正的言论,揭露英帝国主义对华侵略行径。

然而英帝国主义对这些正义的呼声视而不见,相反还严加戒备。英租界内,各主要道路堆满沙袋,架设机枪,密布电网。陆战队、义勇队荷枪站岗,汽车队飞驰巡查。英、美、日等国军舰云集于武汉江面,一时竟达17艘之多,耀武扬威,杀气腾腾,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老谋深算的英领事柏达使用卑劣伎俩,诳称“暴民”攻击租界,英水兵万不得已才开枪。柏述的言论,实属颠倒黑白的强盗逻辑。不过在血写的事实面前,无论他如何玩弄狡辩的谎言,却总也掩盖不了自己的罪责。

但是盘踞湖北的军阀萧耀南不仅不对帝国主义者加以抨击,反而甘愿当其帮凶,为虎作伥。汉口惨案发生当晚,他即下令各中文报纸不得报道,之后又解散武汉学生联合会,查封扬子通讯社,禁止人们游街、演讲及散发传单,以鼓动工潮名义枪杀汉口人道医院院长肖英等4人,通缉李汉俊等80余人。

身为武汉百姓父母官的萧耀南,竟以如此手段对付伸张正义的武汉民众,与帝国主义者沆瀣一气,着实令人心寒与不耻。国民党湖北省党部发电声讨萧耀南:“萧耀南甘心辱国媚外,故将汉案真相湮灭,不使外传,一面以流氓暴动厚诬被惨杀之同胞,一面以高压手段压迫群众爱国运动。”

英领事歪曲事实,萧耀南助纣为虐。面对他们的淫威,武汉人民誓死抗争到底。为了揭开真实真相,中共武汉党组织负责人陈潭秋发起组织了汉口惨案调查团,调查团前往阳逻等地实地调查长江浮尸,结果查明从阳逻捞起被枪杀的尸体就有20多具。英帝国主义者践踏公理、违背人道的罪行,在铁的事实面前昭然若揭。

1925年6月23日,英、法等帝国主义又在广州制造了沙基惨案,酿成继沪、汉案之后又一血案。同胞的鲜血进一步唤起了国人,6月30日,武汉各界6万余人在武昌阅马场为沪汉粤死难烈士举行追悼大会,并示威游行。游行者每人手持写有抗争口号的小旗,千万面旗帜汇成反帝的澎湃海洋。这天骄阳似火,在烈日炙烤之下,游行民众无不汗流浃背,但依然热情不减,精神抖擞。

7月11日,武汉各界又举行纪念汉案周月追悼大会,5万人参会。场内设演讲台,演讲者川流不息,先后不下600余人。年近七旬的老翁万正卿登台大呼“同胞齐起救国”,言罢老泪纵横,台下听众热泪盈眶,场面悲壮感人。

面对激昂的民气,遭到社会舆论唾骂的萧耀南不得不改换卖国求荣的脸谱。他致书英国领事柏达提出谈判条件,要求撤退租界水兵,解除义勇队武装,抚恤汉案死难家属等。经过长达两个月的谈判,依然毫无结果。为了掩人耳目,萧耀南故作爱国姿态,指使由石星川等湖北将军团成员组成的“湖北对英同志会”发起一次“绅士式的水陆大游行”。时值“九七”国耻纪念(《辛丑条约》签订日)到来,中共武汉党组织、国民党湖北省党部决定抓住这一契机,“借力打力”,将之变成发动民众力量进行一场彻底反帝、反军阀的爱国运动。

9月7日,以大陆大游行形式举行的湖北省国民外交大会,在武汉三镇同时举行。但见龟山、蛇山边、紫阳湖畔、阅马场、六渡桥等地,到处是浩荡的人流,到处是激愤的呐喊,到处散发着言辞犀利的反帝传单,气氛之热烈,空前未有。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游行大军高呼“打倒帝国主义!”、“废除不平等条约!”、“打倒媚外军阀!”、“拥护国民政府!”等口号,尤如滚滚巨浪,不可阻挡。这一天,天气晴朗,但“微降黄沙,日光暗淡,游行之时,愈显悲壮。”游行队伍所经之处,各商铺均燃放鞭炮表示欢迎。有的店家还表演舞狮,他们把狮子舞得生龙活虎,“以示睡狮已醒之意”。十八世纪法国的拿破仑曾警告世人:“不要惊醒中国这只沉睡的狮子”。如今,民众的力量已经唤醒了它。

从汉黄码头到徐家棚宽广的江面上,20余艘小轮、40余只帆船参加水面游行,汽笛鸣响,声震长空。江岸水面,人潮涌动,千帆竞发,蔚为壮观,充分显示出武汉人民高昂的爱国热忱和团结力量。同日,沙市8万人、鄂城3万余人也分别举行了水陆大游行,以示声援。武汉“九七”水陆大游行,是本地区五卅反帝浪潮中一朵最为绚丽夺目的浪花。

汉口六一一惨案与上海五卅惨案、广州沙基惨案是当时震惊中外的三大惨案,由汉案引发的武汉人民反帝怒潮势不可挡,一扫长期笼罩在武汉城市上空的政治阴霾,极大地促进了民众的觉醒,表现出中国人民不可凌辱的英雄气概和反帝斗争的爱国热忱,给予帝国主义和军阀势力以当头棒喝,在历史舞台上演了一幕波澜壮阔的活剧。

山雨欲来风满楼。从“徐典事件”中汉口人力车工人的同仇敌忾,到六一一惨案中武汉各界的万众一心,更多的人觉醒起来投入到反帝爱国运动中去。这不仅标志着武汉工人运动走出低谷步入高潮,更预示着中国第一次大革命风暴的即将来临。

来源:《武汉党史》2022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