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江城,名正言顺接纳了我

录入时间: 2019-08-09      浏览:5

江城,名正言顺接纳了我(音频入口)

第一次相亲,无果。对方是二代武汉人,说来也巧,我们是地道的同乡,斯文,戴眼镜。我带老家乡土气息太明显,而他武汉人的时尚感更直观。说得准确点,做为男性颜控的本性而言,是对方没有相中我,也是预料中的。

第二次相亲,重蹈覆辙。离第一次相亲的地方不远,三阳路与京汉大道交汇口,原来老欧亚达广场旁的一家西餐厅。对方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武汉“妈宝男”,同样斯文,戴眼镜。相处不到一个月,最深的印象,是这一辈子也忘不了他妈妈说过那些敲打我自尊心和耳膜的话,分手时还赠给了我一个标签:乡里姑娘伢。

在强烈自尊心嘲笑下,我已经很难迈出第三次相亲的腿。我的青春,在武汉。

只是,我的青春布满了青春痘,而且是顽固型的,好了右边脸,左边又异军突起。比如额头上的痘印正在担心,没有学历能否跟上武汉已经进入地铁时代的节奏?左脸颊痘坑暗示我没有安稳的工作,面对武汉日渐上涨的房价,我要如何立足?右脸颊新长的痘痘召示我家境不佳,姊妹多,与武汉大多同年人独生子女的事实相较,我无爹可拼;下巴新冒出的痘,狠狠地抱怨我,昨天在车站路夜市买的裙子根本不是今年流行的款式,我并没有为武汉这个时尚都市的颜值加分……还好,青春的痘并不像四十岁女人脸上的雀斑那么难搞定。

我的童年,同样在武汉。五岁来武汉时,我对家乡的记忆基本上是空洞的,内心就默认武汉是自己的故乡。只是在武汉这个大家长眼里,一直都在寻找一个合适地理由正式接纳我这个异乡人。我也很感激武汉这个大家长没有用施舍的方式让我留下立足,而是设置了让我们留下的门槛。就好比,我是一个饥饿又没有钱落脚的路人,路过武汉这家丰盛的自助餐厅,餐厅并没有驱逐我,也没有因可怜而凭白无故收留我这个路人,而是给路人提供努力的机会,路人通过努力有了付费的能力,堂堂正正地地走进餐厅,自如又有尊严的进餐。作为武汉的路人,想和武汉的同年人坐在同一间教室接受同样的教育,我付门槛费,高额借读费;作为武汉的路人,我无法在武汉参加高考,所以我无法像同年的武汉小伙伴一样接受高等教育,也就不可能有学历,更别谈会有相对安稳的工作。好在,武汉在教育方面没有门可以走,但有窗子可以爬——我付门槛费,无法高考,我可能去参加成人高考,可以选择去自考、去读夜校。

武汉九省通衢,走南闯北都能接纳。汉正街接纳全世界的同时,也欢迎我早起四点钟去打货。然后带着期待和喜悦忙碌一整天。白天工作时,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与事,如果客户是武汉人,我会立马将频道换到武汉台,用汉腔与他保持交流,这样会减少距离感。如果客户是外地人,我条件反射将频道换到中央八台,用不带武汉尾音的普通话与他们沟通,这样不会让他们有生疏感或歧视感。

接近天黑,我便要放下手头工作奔向夜校的教室,赶公交去见我的同学和老师。课间匆忙去买一碗粉或煎饺之类充饥,运气好时,还有同样没有吃晚餐的同学分享的酸奶或饼干。一路要感谢武汉发达的公交,发车频率高,转乘率低,让我晚上上课迟到的时间基本在可控范围内。也要感激武汉大街小巷永不打烊地小吃店,早点摊、便当店、餐厅、夜市等等,从早到晚,我从一个地方赶往另一个地方,来去匆匆间,随处可以买些小吃充饥,而且消费层次也是任君挑选。

放学回到白天工作的小店里,带着一天的充实和困乏,爬上腰都无法伸直的小阁楼,整理一下笔记,算一下当天的帐目,写一篇心得或日记,倒头就睡,外面的世界从生理和心理上就与我无关了。

这种白天上班当老板,下班和周末当学生,晚上睡阁楼的日子,让我忽略了脸上有青春痘的存在。白天赚钱,晚上付学费,这种独立的日子也深深刻进我的骨子里。我也接受了生活给我的馈赠,几年下来,课上完的同时,经济略有节余。东借西凑付了一套房的首付,在金银湖,一个仿佛如陶渊明诗意存在的地方,适合人居住,我一眼就相中了,就像我一直期待却还没有出现的的一见钟情相亲的感觉。

2009年,武汉终于找到了一个名正言顺接纳我的理由,让我参选“武汉优秀农民工”。记得筛选到区级需要考官面审,与现场各级劳模、三八红旗手、专利发明人、公司老总、行业专家相较而言,我什么也没有。但考官发现,参赛选手虽然优秀,但无法做到脱稿,回答问题与稿件有出入,考官很不满意他们的参选稿和演讲辞基本上都是找专业人员代笔代劳的行为。当我可以做到脱稿,并字字句句按稿上描述的那样对答如流时,考官点头了。我因为没有资源,只能自己写参选稿和演讲辞,每一个词每一句话,每一个节点我都了然于心。

当成绩出来时,我终于获选了,换句话说,在武汉多年的付出,武汉这座城市并没有视而不见,奖励我武汉市民户口和创业扶持,他用这种方式,堂堂正正的接纳了我这个异乡人。

从睡阁楼,到被收租婆恶语中伤,再到有自己的房子,再如今,我也成了房东,一路走来,我觉得我的生活和生命与江城越来越紧了,江城留一块地让我在此扎根,江城,其实时时都给异乡人留有机会,让我们可以安然地欣赏她日新月异的面貌,目睹她每天不一样的风采。

人生是由一次一次的选择构成的,“要么相爱,要么死亡”这是米奇·阿尔博姆的选择;“人终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这是司马迁的选择;“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这是杨降先生的选择;“爱一个人,择一座城,终老”

江城——这是我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