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我对这座城市的依恋越来越深

录入时间: 2019-05-17      浏览:13

我对这座城市的依恋越来越深(音频入口)

儿时,武汉二字,对我来说只是由父母教给牙牙学语的我的一个名词。可是,武汉给我的童年记忆,远远不止这两个字。

武汉的春天是短暂而明显的,她是轰响的春雷,是绵绵的细雨,是暖暖的红阳,是随着老师一声声春眠中那催人点头的瞌睡虫。武汉的春天,有让孩童垂涎的地花菜鸡蛋,有校园门口小贩竹篓中让孩子们欣喜的蚕宝宝和小鸡娃,更有那娇艳可人让每个人都满脸欢乐的武大樱花。

武汉的夏天是燥热而冗长的,她是酷热的烈阳,是倾盆的大雨,是偶尔的冰雹,是让所有孩子都解放天性的假期。武汉的夏天啊,还有涨水壮观的江堤、满是人潮的游泳池和“玩水圣地”大桥墩。对了,武汉的夏天还有予人荫凉的梧桐树,沁人心脾的二厂汽水,和爷爷奶奶手中摇曳不止的大蒲扇。武汉的夏日傍晚,天空总是被抹满艳丽的火烧云,全城陆续摆满家家户户的老竹床。竹床之旁,充斥着各种声音,有女人吆喝孩子赶紧吃饭洗澡的催骂声,有男人打赤膊边吃饭边斗地主的“炸”,有从老人身旁收音机里传出的戏声,更多的是像戏班子一样打满白色痱子粉到处尖叫嬉闹的孩童,这样的热闹让泼过水的湿热空气显得更加燥热。若是哪家把电视搬出来,大家便才会凑集在一起,捧起一块西瓜或是拿出一根厂里自制的冰棍,专心看起电视节目来。随着夜幕拉沉,孩子们陆续望着夜空的闪烁银河听着一代传一代的老掉牙故事慢慢睡去,空气也随着安静的睡声渐渐冷却,受不得寒气的老人早已回家,劳累一天的大人们打完一个大大的哈欠,怕热的大人,给孩子盖上一床薄单便搂着孩子闭眼入睡了,心细怕凉的大人则抱回孩子,收起竹床,回家整顿好一切,摇起电扇沉沉睡去。这座热闹了一天的火炉之城,才便彻底安静下来。

武汉的秋天是反复而明朗的。她是会突然袭来的秋老虎,是干爽怡人的桂花味空气,是穿一件长袖不冷也不热的适宜,是街道上没完没了的梧桐树种子,更是公园内令人赏心悦目的郁金香花展。武汉的秋天有孩子最喜欢的秋游。一旦秋游季开始,江城的各个公园或者江边都是背满零食小手拉小手满脸兴奋的孩子,中山公园里的游乐园满是孩子们惊喜的欢乐,而跃出长江的江豚则一定会引起孩子们的尖叫和大笑。秋天,本该属于收获,而武汉的金秋则不,她是属于孩子们的,孩子们的喧嚣和快乐在金秋一年中最舒服的季节,感染着这个城市,连路遇他们的严肃大人也会不由自主地微笑,回想起自己的童年。

武汉的冬天是潮冷而晶莹的。她是穿多少都“冻得噻”的温度,她是从屋顶上结下的长长冰凌,她是天空中飘落的剔透雪花,她是人们对来年“瑞雪兆丰年”的期盼。武汉的冬天有着吃不完的美食。刚刚入冬,人们便会张罗着早早起床去菜市场挑选最好的鱼肉,几十斤都不嫌重地背回家,然后腌制成各种腊货挂满整个阳台,望着一整墙的腊货才会安心地露出满意的笑容。年关越近,武汉越是忙碌热闹,放了寒假的孩子们穿着厚厚的棉袄拿着鞭炮研究各种新玩法,而大人们则在声声鞭炮中开始忙着制作各种吃食准备过年,炸圆子、炸藕夹、煮鱼丸、做肉糕、卤卤菜、煨藕汤……满城飘出的味香,即使是肚子不饿的行人闻了也会觉得饥肠辘辘。到了三十,全家齐坐一堂,围着取暖器看晚会,嗑着瓜子,等待新一年的到来,到了零点,处处烟花处处欢笑,家家户户的明亮灯火温暖着这座城市。

到了青春期,武汉给我的便不止是四季的变更那么简单了。一个人的青春,往往掺杂了冲动和不安。我会为了陌生的外乡人说武汉不好,和别人在网络上争执一整天,也会为了武汉相比他地的明显不足而伤心愤怒。

我长大了,我变了,变得强壮,变得有思想,可是我没有发现,武汉,这座我土生土长的城市,也在为了更好而悄然改变着,只是那份改变,带着阵痛。青春期的我被冲动蒙蔽了眼睛,我愤怒交通的拥堵,我烦躁轻轨 1 期施工的灰尘和噪音,我仇视推平老房的挖掘机,我无法接受回忆中美好的地方变成废墟后在原址竖起的崭新大楼,我甚至开始对这个城市的四季都充满不满,我讨厌江城的热浪,更憎恨冬日的刺骨。

我渐渐想要离开这个城市,去到别的地方。于是我不顾父母的反对,背起了行囊,去了别的城市。初到他乡的感觉是兴奋的,他乡有武汉没有的便利,也有武汉不可能拥有的美景,可是等到新鲜感过去,我才终于明白,曾经只在书中读过的乡愁,到底是什么滋味。

他乡虽然有便利的交通设施,可是没有武汉人热心指路的大嗓门;他乡虽然有绚烂雄伟的美景,却没有武汉各色的风情;他乡虽然有无限壮阔的海洋,却无法给予只有长江能带给我的安宁和平和;他乡虽然有无数的盛宴,可是我品尝不到只有在武汉才独一份的正宗美食。

我终于发现,我内心一直渴求的香格里拉,原来就是我最深爱的故乡。于是我回到了我的家乡,并用所学帮助家乡的改变。成年的我参与了地铁 1 号线 2 期的施工,烈日下,我戴着安全帽在轻轨站台上走过十几站,拖着疲惫的身体检视测量完负责的沿线,望着桥体下的灰尘,我的心中不再心生厌恶。深夜灯光中,所有人都已经休息,我却依然望着图纸伏案加班,我没有焦虑烦躁,而是数着快要竣工的日子,想象着等到完工后列车奔驰的样子,心中满满的全是欢喜。是的,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武汉的变化。

轻轨 2 期完工后,1 期桥体不再成为令人吐槽的摆设,而是变成人们出行的最优选择,随着地铁各线及城市各环线的完工,我看到了武汉比首都更加便利快捷、高效优质的交通体验。

曾经,汉口过武昌是只能坐船的艰难行程,后来,二桥的出现终于让汉口和武昌联系在了一起,武汉看起来好像没有变化:武汉人的过早依旧是热干面、面窝、豆皮为首,武汉人依然热心大嗓门,武汉人依然喜欢煨藕汤。可是武汉确确实实变了:武汉的街道越来越整齐,武汉的交通越来越便利,武汉的气息越来越现代,武汉越来越宜居。

承载着几代人记忆的市妇幼老楼变成了更大、更便利的新楼;曾经最“发泡”的购物天堂老武商变身成充满时尚感的武汉国际广场;江汉路步行街不再是人们逛街的唯一选择,还有汉街、永旺、万达、宜家等多个室内外步行街让人逛个够!曾经汉口、武昌人一听就摇头说“乡里”的汉阳甚至沌口,现在也成为了便捷、时尚的新城。江滩不再局限于汉口,汉阳江滩、武昌江滩都是人们休闲的好去处!在武汉买不到优质便宜的进口商品的情况也永远成为过去,武汉东湖综合保税区,中百全球商品直销中心能够为市民提供更加优质的生活。曾经,培养出无数优秀学子的武汉,留不住人才,而现在,越来越多优秀的人才看到了武汉的美好,愿意留在这里为武汉效力!

我决定重新回到给我童年最美好回忆的地方看看,我重走解放公园路林荫道,重走一元路,重走湖边坊,重走大桥,重走……我发现,武汉给儿时的我的美好,原来有那么那么多。纵使我从孩提到而立,纵使我走过无数地方,它们依然在原地,带着我曾经撒欢的影子,不曾变过。我也发现,武汉不变中的万变,让我对这座城市的依恋越来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