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女儿桥的身世

录入时间: 2019-07-26      浏览:8

儿桥的身世(音频入口)

位于黄陂北部的罗汉寺,在古代是商贾来往频繁之地,水道纵横,桥梁众多。现存的桥梁中,除了武汉市文物保护单位半河桥外,还有一座女儿桥,位于研子街附近。

研子以前是一个镇,2008 年合并到罗汉寺街道。街道的规模不及罗汉寺,正街的路面有些破损,出口处正在整修。街边有很多摆摊卖菜的老人。我们向其中一个卖野山菇的老人打听女儿桥,他很热情地指点说,不远,从修路的地方笔直往南,不到村子。

修路车不能过,我们遂步行向南。确实不远,离研子街两三百米而已。一座普通的石桥跨在一条港汊上,普通得我们并未把它跟女儿桥联系起来,张大着寻找的眼睛从它身上走过。

直至到了村口,不见想象中的女儿桥,才找路边人询问,返回,才得识女儿桥的庐山真面目。

女儿桥貌不惊人,只是一座极普通的五孔石拱桥。主孔跨度十几米,左右肩上各有两个小孔。说是小孔,其实并不小,如果下大雨,进去几个人避雨是不成问题的。不过,应该迄今为止没人进去避过雨,一是没有台阶,二是里面潮湿,三是村子近在咫尺。桥身由青色大条石砌成,接缝处,覆以水泥,相互连接,形成一个个规范的长方形,像朴素的图案。桥栏上的桥墩和栏板已经基本毁坏,从残存的来看,它们不高,也不够精美。对着黄土公路的一边,桥中间雕刻有一颗五角星,位于主孔正中间,是浮雕。另一边,杂树丛生,不能近身,无法细看。这不免让我对女儿桥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

我看过女儿桥的传说。说是一个长工被地主欺骗,说好做满三年长工后,说好三匹牛的报偿变成了三瓶油(本地方言,牛和油同音),他气愤又无奈,后来一个和尚帮他出主意,利用地主对神的恐惧,用计让他把三年的工钱给了长工,还出资在渡口修筑了一座木桥,并让他唯一的女儿在桥上烧茶,供来往行人歇脚解渴,历时三年。后人遂为此桥命名“女儿桥”。我其实是不喜欢这个传说的,它太俗气,一点儿也不浪漫。在此之前,看到“女儿桥”三个字,我无端地觉得应该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像望夫崖、神女峰之类的。也许,古代劳动人民除了对爱情的向往和渴望之外,更渴求不被欺压和愚弄,毕竟,这才是实实在在的生活。很明显,传说中女儿桥是一座木桥,可眼前的,分明是一座石桥。桥下港汊的水面并不宽,但水流清浅,水声潺潺。虽是初冬,却有虫鸣不绝于耳,幽静深邃。鸟儿叽喳,啾啾,咕咕,喜鹊,还有斑鸠。桥连接的港汊两边,一边是菜地,一边是稻田。蔬菜油绿得发亮,稻谷金黄得耀眼。桥边的小野菊,开得无拘无束。这一切,跟传说相去甚远。

我们四处张望,想找个人问问。恰好不远处,有个古稀大娘正在杂树丛里摘扁豆。她说这座石桥确实不是最初的女儿桥。那女儿桥到底在哪儿?她伸手指向港汊下游,说就在那个电线杆那里,不过现在什么也没有了。

我不相信什么都没有了,曾经存在过,老人都记得的,怎么会那么快完全消失?沿着港汊,我们向下游走了大约一百米,来到一块菜地里。这里,就是大娘说的女儿桥的原址。蔬菜照例绿油油的,一丛杂树遮蔽着清浅的水面,在阳光下显得幽幽的,跟港汊的其他地段并没有两样。大娘说原来的桥是木头做的,这跟传说倒是相吻合的。木头,极易腐烂,是经受不了多少风雨的。我们在那里四处查看,希望找到点遗迹。最终,在岸边接近水面处发现了一块条石,旁边的水沟里还有三块生了青苔的石板。对于我们的寻找,这算得上一点慰藉了。因为我们没有出现在对的时间里,所以我们看不到女儿桥最完整的模样。但,所幸我们来得不算太晚,还能在原址遥想她曾经的容颜。

不过传说里还说,到清朝末年,田铺湾的刘洪发因战功显赫,衣锦还乡,在女儿桥外重修了一座石桥,并把皇帝钦赐的三米多高的大碑立在桥头,过往官员,文官下轿,武官下马。

日本人侵占中国时,在女儿桥上游一百米处修了一座公路桥。解放后,多次维修。

刘洪发修的石桥,并不可信,因为大娘并没提到它。七十多岁的人记得木桥,说明木桥在解放初还存在,那座在清末建的石桥,更应该在,她们怎么会不记得呢?退一步说,既然有一座石桥,日本人为什么还要建一座石桥?桥下不过是一条并不宽阔的港汊而已。大娘也没有提到日本人修桥,只说我们走过的那座石桥,是七十年代修建的,有将近四十年了。这与桥上的五角星显示的年代是相吻合的。

我还看到了关于女儿桥传说的另一个版本。说是仙姑教化俗人,设法让抠门的“李百万”出资修建石桥。没错,这里说最初修建的便是石桥,并且说是在元末,当时还立了一块石碑,还说他 30 多年前见过那半块残碑。这种说法更经不起推敲。首先只说仙姑。世上有仙姑吗?在今天问这个问题,真是有些滑稽,像问你见过手机吗?再说那块残碑,他说见过,可当地没有人记得。如果是一块从元代便立于此的石碑,人们怎么会不记得呢?

两相对比,我觉得前一则传说的可信度更高,当然仅指修建木桥的那一段。从这个借神来惩治欺压百姓的坏地主的传说里,我们可以看出劳动人民的睿智与无奈,也可以看出人们对神的敬畏之情。人总要有信仰,没有信仰的人是可怕的,就像一个强大得没有天敌的物种,没有什么能制约他,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但是,在自然法则里,再强大的生命也逃不过时间。

是的,时间,只有时间才是一切的终结者,和见证者。

古老的女儿桥早已被时间带进历史的长河里,消失不见,我们走过的女儿桥也已经旧了,前几年,因黄土公路扩建,在女儿桥上游五十米处又修建了一座公路桥。无论女儿桥的传说如何,桥都是客观存在的,各种传说,只是使她的身世扑朔迷离,并不影响她的地位越来越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