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秋,遇见锦里沟

录入时间: 2019-06-21      浏览:65

秋,遇见锦里沟(音频入口)

微雨。从陡峭的木兰山下来,双膝发软。依然马不停蹄,驱车前往位于黄陂蔡店镇的锦里沟。进了土家山寨,清爽的风扑面而来,带着淡淡的桂花香。山岭的树木已泛红,银杏却一片娇黄。山间的阳光照不见来路与归处,却照见了你明亮如初的笑妍。锦里沟,原是上天遗落在水乡泽国的一匹锦缎。

山风掀起长发,吹动着树叶。而一叶风动,梧桐、橡树、白檀,满山呼应,使得整个山林都跃动起来。远山如黛,流云清明。呼吸着清新的空气,顿感神清气爽。我们一路向着沟的纵深处而去。是的,唯有远行,方能安抚这颗在都市里盛放已久的心。

山路逶迤,两旁茂林修竹,杂木野草竞相生长。秋日悠长,山中静谧空灵,光影斑驳。似乎每一条山路,都隐藏着土家族的秘语。而每一次回眸,都能望见土家族坎坷的历程。锦里沟,好似相约太久的一场梦,而我,是一场路过的风,不经意地撩开了你的面纱,看见了你前世的容颜。

抵达山上的情景剧场时,大型实景剧——《风雨土司寨》正要上演。我为同行的文友留影,抓拍的瞬间,枣红马俯首于她的昂然,身着锦衣,神情肃穆的她,在吊脚楼青灰色背景的烘托下,有着昭君出塞般的凛然。

戏终于开场了:走钢丝的小伙,头顶在钢丝上倒立而行;赶圩的姑娘,身着鲜艳简朴的土家服饰,像一道道美的风景线;设摊的小伙,都有着一身好武艺;两位土司首领兴致勃勃地商订婚事,眼见新娘新郎就要拜堂成亲,忽而旌旗猎猎,剧情陡转。刀光剑影中,杀出一帮土匪,不由分说劫持了新娘。但见马蹄声疾,扬起漫天的尘土。土司挥刀向前,激烈的马战表演让人热血沸腾,一颗心仿佛提到了嗓子眼,只想策马扬鞭,驰骋沙场。土家儿女演出了一曲荡气回肠的史诗,古老的传说在尘烟里恍若隔世。而土家族骁勇霸蛮的个性却穿越了时代的云烟,一直延续到了现代。

剧终,我们沿着开满格桑花的小径,向建在山之巅的忠孝王府走去。青石垒就的城堡,有着飞檐峭壁,如雄鹰般盘踞,自有一种威严。而白虎堂里“皇恩永蔽”的牌匾,高悬在正堂大厅,见证着土司部落的往昔。摆手堂里,土家阿哥阿妹情歌飞扬,风情表演异彩纷呈。同行的一位作家,在大家的掇劝下,被土家姑娘请去客串新郎,体验土家族婚嫁互动的乐趣,但见他头戴高高的新郎帽,与年轻貌美的“新娘”手牵大红的花带,被簇拥着上了台。拜了天地,拜了亲友,却是一副憨笑的模样,像极了西游记里的二师兄。

沿着山路下行,天空明静而高远。黄菊花开得遍野都是。多彩的蝴蝶,在风中摇曳着。有人雀跃着去扑蝴蝶,只是空扑了一阵阵山风。耳旁水声潺潺似乐音。锦里沟的水,变幻莫测,有时像脾性极好的小姑娘,一路叮咚作响,且笑且舞,顺山而流,所行之处,芳草鲜美,树木繁盛。有时却像顽皮的小伙子,直接从半山腰操了近路,于山岩上倾泻而下。流泉与飞瀑,在山脚弯成一湖安静的碧玉。

黛瓦白墙的土家山寨,别具风情。青石板铺就的路,意境深远,弥漫着唐风古韵的诗意。风情街倒悬着千万把绚丽的油纸伞,这多情的油纸伞,藏着多少土家姑娘绮丽的梦,梦里是这一生爱情的圆满。油纸伞下,能容纳数百人的长桌铺成开去。想像夜幕降临时,两旁的红灯笼次地点燃,照亮着土家族人的热情,我心底没有结出丁香姑娘一样的愁怨,流淌的却是欢喜。

出了伞巷,便是一湖涟漪,风车悠悠地转着。湖边植物藏民茂盛,有大片的樱花树,若是初春时节,樱花次弟开放。可以微闭双眼,沐浴着樱花雨,在暗香浮动中,让梦想与樱花一起飞舞。

水上有桥,叫月光桥,承系着满满的情意。相传三百年前,忠孝王田璋的女儿月儿出生的那天夜晚,风雨大作,水流湍急。接生婆不能过河,危难之际,当地村民急中生智,拆下自家门板搭建成一座临时木桥,田夫人才得以顺利产下月儿。为了答谢乡亲们,忠孝王筹款修建了这座风雨桥。

我们落坐在滨湖栈道的长廊里休息,鸟儿在權木丛中飞来飞去,啄食着小小的野果;冬茅草在风中摇着她的穗子;鹭鹤在水边袅娜着月白色的身子。这一刻,风声安静,水声柔和。时光像是放慢了脚步。我们静默着,享受着纯净的美好。只想在此驻足长留,修一座小小的吊脚楼,门前养一池莲,屋后种一丛修竹。晴时温一壶土司摔碗酒,邀知己三两,泛舟湖上,吟诗作画,学那古人,曲水流觞。若是雨天,则容我焚荼香一缕,慢度时光。在梦与季节的深处,为草木低眉,倾听那些个小小昆虫的吟唱。

有人在唱土家歌谣:“喝你一口茶呀,问你一句话,你的那个爹娘噻,在家不在家?”“喝茶就喝茶呀,哪有这多话,我的那个爹娘噻,今年八十八。”一问一答,歌词既迂回曲折,又这般直白可爱,我兴致盎然地学唱了几句,不觉哑然失笑。山里的黄昏来得很早。不经意间,一轮橘红的太阳已挂在对面的山头。夕阳的余晖从山边漫过来,洒在吊脚楼边的古柏上,叶子金黄透亮,山水都添了些暖意。恍惚间,自己也化身为山间的一棵树,只是静静地立着,不言不语。根深深地扎进土里,枝叶伸向天空,任落日的余晖把自己染成一树繁花。只是片刻的功夫,太阳便落下去了,青山很快又变成了黛色,周遭寂静下来,只有归鸟的啼鸣。

土家族的晚宴极其丰盛。土家腊肉、兔肉让人唇齿留香。最喜的是一味叫马齿苋的野菜,味道酸中带甜。食之清热解毒,又能护心。糍粑香糯可口,炒米片是第一次吃到,忍不住多夹了几箸。

夜色清浅,煮酒成词。可惜山南水北,终归是要离去的。拱手一笑,自此作别。我只管上车,不再回首,只恐回首的一瞬,止不住泪落。生命原是一场漂泊之旅。感谢素锦流年里,遇见你,遇见更好的彼此。愿见时欢喜,别后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