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不忘初心的杨家河

录入时间: 2019-08-23      浏览:6

不忘初心的杨家河(音频入口)

党的十九大开过之后,我怀着不忘初心的激动,探访心仪已久的革命老区黄陂向家嘴咀村杨家河湾,想到那里去领略老区精神,探究生命之花在老区是怎样蓬勃地绽放。我从资料上知道,老区是土地革命时期和抗日战争时期在党的领导下所创建的革命根据地,是具有中国特色的革命道路的实践成果,老区的红色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想去杨家河,还因为在那里当过乡长的王大万同志多次跟我提起杨家河“红军村”为革命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这里是典型的山区、老区、库区、穷区。在蜿蜒的山路上,我们驱车约一个小时,便到达了目的地。这里,属大别山的尾脉,山峦起伏,境内植被密布。烟波浩渺的梅店水库,把群山分割成一个个小岛,山重水复。漫山遍野的银杏和红枫一丛丛,一层层,铺展在山坡上,悬挂在崖壁间,像朝霞,像火焰,层林尽染。村前河水潺潺流淌,然后注入水库。

杨家河今属长轩岭街向家咀村管辖,紧邻蔡店姚家山,距离黄陂城区42公里。杨家河湾因河得名,当年全湾80多户人家,一字排开,面水而建,多数姓王。1927年黄麻起义后,副总指挥吴光浩率领起义激战中突围出来的72人,转移到黄陂木兰山,成立了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七军,开展游击战争。1928年,第七军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三十一师,以后逐步发展成为中国工农红军三大主力之一的红四方面军。在此期间,武装斗争风起云涌。打土豪、分田地,各地农会和红色政权普遍建立,农民的觉悟和组织性迅速得到提高,农民运动如暴风骤雨,迅猛展开。翻身后的农民拥护党的领导和工农红军,在这样的背景下杨家河一次十八名青年农民参加了红军。

红四方面军取得了三次反围剿的胜利之后,以张国焘为首的机会主义者,对客观形势错误估计,否认敌强我弱的事实,面对国民党发动几十万人、分三路进攻鄂豫苏区,蒋介石亲任“剿匪总司令”的严峻局面时,不能有效的抗击敌人,使自己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致使红军遭到重大损失。当时杨家河参加红军的18位青年,1931年都先后在信阳鸡公山和红安七里坪战斗中牺牲,无一生还。全国解放之后,县政府为杨家河牺牲的红军家属都授予了“烈属光荣”的匾牌。其中最典型的是王志恒家五个儿子,除老大是哑巴之外,其余都参加了革命,老二老三就读于保定陆军学校,老四王钰毕业于武昌私立法政大学,后在鄂西被土匪杀害。老五王继云在红军中牺牲。参加红军的十八人中,王继云参加红军前已结婚,有两个儿子,一个病死,另外一个是哑巴,今年九十一岁还健在。王茂生牺牲后,其妻和王惠生结婚。王福初参军前有王建华,王大亮两个儿子,解放后都在家务农,上世纪90年代才离世。牺牲的十八名红军除这三户外,其余都成绝户。解放初期人们进湾看见烈士牌子挂得一片红,就肃敬地称为“红军村”。

上文一门四烈士王志恒家,王钰烈士不是在红军战斗中牺牲的。

王钰烈士,字瑶泉,1928年由于叛徒告密在汉口后湖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时年32岁。生前,他毕业于武昌私立法政大学。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党组织分配他到文官养成所学习并参加了县级行政干部的短期集训。学习结束后,他被任命为武昌图书馆馆长,馆址在原武昌抚院街。蒋介石“四一二”叛变后,大肆搜捕和屠杀共产党人,白色恐怖一时笼罩整个江城,党组织被迫转入地下。当时地下党领导人魏人镜根据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发动各地农民举行秋收起义。1928年元月魏人镜被任命为湖北省委代理书记兼武昌市委书记。是时经董必武介绍入党的周希仁为省委秘书。在此期间,王钰服从组织安排,经常同魏人镜、周希仁秘密接触,配合他们的工作。1927年农历十二月初六,王钰同周希仁结婚。当时省委机关设在武昌蛇山脚下巡道岭对面的一间普通住宅内。不久转移到汉阳门广福巷31号。这时的斗争形势越来越紧迫,工作任务十分繁重。王钰始终跟随在魏人镜的左右,成为他的得力助手。一天,魏人镜根据上级党组织指示精神,对王钰夫妻二人工作作了口头安排。他指出:今后他外出执行任务湖北省委代理书记职务交给周希仁代理,如果一旦被捕或牺牲,也就由周希仁接替省委代理书记职务,王钰任省委副书记协助周希仁工作。不久王钰同省委交通员李云等人,在魏人镜同志亲自带领下,按计划发动并领导了一次农民斗争。当时,魏人镜带领农民冲进地主大院,打开谷仓,拯救灾民。开始一切进展都很顺利,不料中途发现四周已经被当地反动保安团包围,情况万分紧急。王钰奉命带领群众突围,由魏人镜、李云等人担任掩护。突围中魏人镜不幸牺牲,由于李云叛变,王钰夫妇同时被捕入狱。监狱在武昌乌龟池街(即先贤街)伪警局看守所内,周希仁因身怀有孕,经地下党组织多方营救,保释出狱。而王钰同志则在营救无效后被转至汉口卫戍司令部,并于三月初三,绑赴刑场。沿途他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等革命口号,最后在汉口后湖慷慨就义,壮烈牺牲。

杨家河“红军村”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在抗日战争时期,这里又成了抗击日寇的前哨阵地,1941年3月,黄陂抗日民主政府重新建立起来,魏天一任县长,任仕舜同志任县委书记,县政府所在地设在杨家河。从此黄陂广大地区便由游击区逐渐成为大小悟山根据地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抗日军民在这里汇集成抗战洪流,谱写了一曲曲气壮山河的英雄篇章。

当年,县长魏天一,县委书记任仕舜和抗日干部、战士在杨家河开展抗日斗争。新五师首长李先念、陈少敏经常来这里开会,抗日救亡活动在这里开展得热火朝天。

1941年下半年,县民主政府颁布施政纲领,开展减租减息斗争。1942年8月在县委的领导下,还在杨家河召开临时参议会议,有序推进根据地建设和抗日的各项工作。

走访时王乡长还介绍杨家河姑娘王春兰当时是县政府抗日宣传队队长。她幼时在武汉随父读书。抗日战争爆发之后,她随中华民族抗日解放先锋队(简称民生)的宣传队,下乡搞宣传。他们通过演讲、演话剧、贴标语口号、画漫画、散发传单等大众化的宣传形式,号召群众起来抗战。宣传队所到之处,给群众留下了深刻难忘的印象,激发了抗日救国的热情。

一次,她带队活动到黄陂东乡,不巧和日伪军遭遇上了,在组织队员撤退时负伤被俘。敌人捉住她之后,连拖带拉把她关进了一个旧祠堂里。在祠堂里一连折磨了3天,受尽了酷刑,打得皮开肉绽,浑身是血。穷凶极恶的敌人不甘心失败,用推出去杀头吓唬她。她昂首挺胸,横眉怒目。一个伪军威胁说:“看你年纪小,还给你几分钟时间,快说吧!不然的话,送你上西天!”王春兰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共产党万岁!”等口号,敌人听见叫喊,扑上去用一团破布堵住她的嘴,又把她推进了祠堂的稻草堆里。这时,王春兰浑身是伤,只要稍微挪动一下就钻心的疼痛。一连数天的折磨,王春兰精神受到极大的摧残,有时昏昏沉沉不省人事。有一天夜里,她清醒过来后,心想:“这样下去不仅要遭到这帮野兽的继续折磨,还有可能在精神失常的情况泄露机密。只有一死,和敌人抗争,报效祖国和人民。”想到这里,她用尽自己最后一点力气,用头猛撞祠堂的墙壁,顿时血流如注。就这样这位女英雄为了中华民族的抗日救国,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抗美援朝时,杨家河湾的志愿军战士王小如1950年牺牲在抗美援朝战场上。这个村从红军时期到抗美援朝,牺牲了二十多人,可谓功高千秋,将被历史永远铭记。

杨家河人民和全国人民一样在党的领导下,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取得了全国解放的胜利。杨家河人民分得了田地,成了国家的主人,尔后又走上了合作化和人民公社化的道路,沿着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以跃进的步伐迈进新时代。到1969年,杨家河已经发展到83户,480多人,全湾人丁兴旺,繁荣发展。1966年在全民大办水利的热潮中,黄陂县集全县之力修建梅店水库。按当时设计高程,杨家河只在水库的上游,并不要移民搬迁,可是1969年夏的连阴雨下个不停,水库涨水了,把杨家河湾淹入水中,当时幸好是白天,政府迅即组织力量抢险,帮村民搬出家什和日用品。紧急之下,杨家河一部分移民到三里桥八一农场,移民费用每户仅80元,当时村民只能用油毡搭棚子安顿生活;另一部分投亲靠友或到山上的刘家小河湾安家。待生活基本安定以后,在刘家小河和大过山洼、小过山洼安家的村民才陆续搬回来,依山傍水,重建家园。现在杨家河居住的村民又发展到30多户,200多人。岁月峥嵘,苦难辉煌。杨家河湾在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以至抗美援朝战争中前仆后继,流血牺牲,为新中国的诞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在全民轰轰烈烈兴修水利的建设当中,杨家河人又默默奉献,舍小家为大家,毫无怨言地自力更生,重建家园。

听完这些讲述之后,我独自徘徊杨家河的山路上,任山风贯耳,听流水潺潺,我的思绪潮涌。我想到了山区的老百姓是这样的淳朴,就像这脚下的土地、山上的林峰,默默地奉献,守望着老区的青山绿水。我看到了老区人的风采,从杨家河人的奋斗轨迹中学到了老区精神。

此时,老区枫叶正红,岁月极美。在她悄悄的流逝中,给了我们无尽的教诲和启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