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岸边的倒影

录入时间: 2019-08-02      浏览:6

岸边的倒影(音频入口)

今年夏天雨水特别多,当雨过天晴时,到汤孙湖边走一走,如果是午后,那就奇中加奇了。一阵熏风吹皱了汤孙湖面,岸边的倒影,像书法家的彩笔,即刻就会潦草起来,倒影看不到树丫更近的斑斑点点,可以看到错落有致、高矮相间、时蓝时绿的一排排建筑群。视之所及,无不是花儿争艳、莺飞草长的画面。是的,还有那尊欲飞的巨龙,整整漂荡了十年。这个时候,我心里顿生一些莫名的乡愁,遥想当年的开拓者们,为了让汤孙湖沾上一点洋气,好招商引资,把汤孙湖改成汤逊湖,因为欧美人名中叫约翰逊、汤姆逊、杰克逊的名字蛮多,所以土名字改为洋名字了。可见改革者们的良苦用心。

我掐了一支柳枝含在嘴里,如同采摘到半支秋风。隐约间,就闻到藏龙岛的一些世态炎凉的苦涩,还有那人生命运根须的淡淡的清香味。一层层涟漪在议论沸腾岁月里一些传奇故事,好让后人欣赏与传承。倒影被风吹得微醉,像一个个醉汉左边歪一下,右边倒一下。我能触摸到它们的心思,真想有自己的倒影走到里面去,分享一下它们十年来灵魂里藏着的失落、惧怕、喜悦和收获。

沿着湖岸,步伐时而轻盈,时而凝重,我漫游在踽踽独行的倒影里,在期待和求索中,总试图抵达藏龙岛人所追求的彼岸。理想与现实的巨大落差,驱使创业者们首先要面对的,是漆黑夜晚笼罩的苍茫以及精神深渊的谷底,在激荡的生命中驱使最活跃最自由的元素,以此来拯救自己的灵魂。有时付出的真诚和心智,在飘缈的风雨中,常常颗粒无收。有时付出辛勤的血汗,在归途如虹的时刻,获得缸满罐满。独坐在倒影的深处,像一位孤独的守望者,烟酒同燃,也挡不住最盎然最脆弱的意象。让我感谢微风和记忆扇起翅膀,儿时在这里光着腚摸鱼捉虾,游的是“狗爬式”;年轻时在这里蹲点住队,走村串户,风餐露宿;年老时在这里桨摇轻舟,垂钓夕阳。从那一波一波的倒影中,看到小鱼儿和我心中跳跃的文字,一同在倒影中穿梭往返,让我的作品变得具体生动而鲜活起来。

我站在汤逊湖岸的倒影边,低吟空气里流动的风声和微尘,像站在无边的涛声中,望着万家灯火和神奇的科技园,在生长梦境的故土,似听到村头铁钟一千次轮回敲响,一万次网上托起涨满潮水的目光,一叶叶渔舟唱晚,摇晃着在回家的路上,此刻,我体验到一种来自生命深处的呼唤,借助诗歌的光芒,获得无尽的情趣和欢愉。故土已渐行渐远,苦思冥想着现实的隐痛,看着一座座水泥森林,作为一个诗人,应时刻关注人类的命运,用心灵的呼吸去感知那些神密难以企及的东西,把自己的身心深入湖中的倒影里,才有可能触及藏龙岛灵魂真正的奥秘,只要我们有一颗童心,一定能进入那座城堡。

漫游在岸边,作为一个缪斯的钟情者,在望穿秋水的流程中,没有诗歌的日子是难熬的日子,我们不妨到岸边去探访一下吧,这里著名作家、画家云集。著名作家方方、著名画家唐小禾等人在藏龙岛都有新家。难怪人们说藏龙岛是藏龙卧虎之地呢!还有著名作家熊召政、刘醒龙、陈应松、刘益善、董宏猷一大批名人雅士、文人墨客都留下了墨宝,时不时看到他们漫游在湖岸的身影。文学艺术已成为这些大家们在藏龙岛生活的又一种方式,或者说又一新的艺术领地,在他们看来,藏龙岛是支撑起自身生命和灵魂的又一种新鲜的呼吸。

在岸边泡上一壶香茶,或上一杯美酒,或展开一本诗集、一张萱纸,一边饮一边吟,一边挥毫泼墨,那是一种多惬意的事情呵!让镀金的文字或律动的心声伴随着层层涟漪,灵感会像涓涓细流,汩汩流淌,像一尾尾金鱼游弋在属于自己的水域里,让我们在品味酒道或茶道的过程中,领悟到自己的精神向度,目睹了在现实与未来构造的版图上,听蛙鼓的叫声,品星宿的灵动,闻音乐的芳馨,或清脆或柔美,或躁动或安宁,我听见藏龙岛那头巨龙的鼻息,仿佛从天地间徐徐传来湿润的香气,似神灵密语?是禅意赐福?让我们在它的引领下,合上昨天辉煌的画卷,鸿蒙之中披一道天边的霞光,挽着岸边的倒影,驾一叶绿舟,向着明天慈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