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沌口,中国的一片树叶

录入时间: 2020-08-28      浏览:7

沌口,中国的一片树叶(音频入口)

大好河山,天天在变,唯一不变的是祖国的名字。我在中国一隅——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惊骇地目睹人类历史上的这场巨变。2000 年我入住开发区的绿岛花园,那时,除了沸腾的318 国道,小区的四周实在是寂寥。318 国道南北向地横穿过开发区,绿岛花园紧挨在国道的西边。那时,我们小区大门口相对的是一片田野,隔着318 国道的是一片野地。

在乡村,大自然是主人,人是奴仆;在城市,人是主人,大自然是奴仆。城市里,水泥和楼房像被放生的野兽四处狂奔,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尤其是这样。开发区原是在一片乡野之地上兴建起来的,不多时,她蚕食鲸吞,像一头巨牛,用绿草野地养肥了自己的身子。

奇怪的是马路对面有一块野地,像一座孤岛,像一群城市佳丽中的一名村姑。如果没有意外,每天下午我都要去开发区的小街上走一走,这是我一天中最美妙的时光。一天的事情做完了,心可以闲下来,去街上买一份报纸,还有,就是享受那片野地。从我住的小区出发到小街上有两条路:一条是沿着野地边缘的马路,一条是横穿野地的一条小路。如果不是雨天,小路过于泥泞,我的脚会自然而然地岔到小路上。在这条小路上我就变了,变得关心自己起来,我想我的故乡和过去,不想别的。而走出这片野地,我好像就匆匆地奔波了,我就把我自己当奴隶使。野地给了我一种心态。

野地是有生命的,是大自然滋养了她,大自然喂她以春风,她就开花长草,不像水泥和楼房,不管是春风还是秋月,都是没有一点灵气。我在春夏秋冬里都看着她变,以怜爱的目光和情人的心。野地是春天的使馆,这个时候,有很多神秘的事情让你弄不懂,你不知道春天在这里做了什么手脚,一天天就是不一样。可吃可听可看的东西都有,有多刺的蔷薇枝,因为有刺,要小心地把蔷薇枝折断,撕去外面的皮,一股涩而甜的味道就从舌尖蔓延到我的记忆深处。

野地有一些小的水凼,把多情的春雨留下来。有了舞台就会有演员,青蛙开始在水凼里表演了。早春是一些青蛙的个唱,春天献上一些花,它们唱得更欢了,由个唱而合唱。我常常呆在它们的舞台边迷住了。野地还有一些大大气气的树,一簇簇的,证明着野地风光的历史,还有成片的狗尾巴草和我叫不上名字的小花,而这一切都自然而和谐地相处着。

这片野地,就成了今天的时代湘隆、明星厨房等一大片建筑。很快,时代湘隆的对面,挨着318 国道,又建起了武汉体育中心,多少体育明星和歌星影星都来过这里。我的田园牧歌梦被时代大发展的隆隆列车碾碎了。我笑了。我也曾经描述过小区对面的田野。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今年,我做了这样一个决定:在武汉过年。过年前几天,武汉的天气给人的感觉像恋爱一样美。小区的草坪上,阳光下,或躺或坐,或言或默,老的少的,男的女的,把老天的美意领会透了,贪婪地享受旧年余下的几天,一年的疲倦都被暖暖的冬天的阳光晒干蒸发了。下午到小区对面的田野去散步,水田里竟然有三两句蛙声,该是一两只不识时令的青蛙吧,谁说“春江水暖鸭先知”呢?青蛙比鸭子更先知。我坐在田埂上,确认了一下,果然是蛙声。武汉是个火炉城市,有时冬天也不太冷。我所描写的这片田野,如今正是东风汽车公司总部,一个巨大的三角形的钢结构建筑,它像一艘巨轮,乘着东风,破浪前行。中国古代的驼铃声早已消失于荒漠;中国的汽车将要开上世界各地的马路。

东风公司总部,再往前,就是开发区管委会大楼。就这样,时代湘隆和体育中心在318 国道的东边,东风汽车公司总部和开发区管委会在318 国道的西边,各展风流。后来,还嫌不够热闹,万达广场又挤了进来,接过体育中心递过来的接力棒,向前跑去。中国古代诗人总是爱写一些怀古诗。有人误解,中国的诗人有颓废情结。我看见的与怀古诗人正好相反,是寂寥变成繁华。

我看见的只是中国大树上的一片叶子,叶子是绿的,我相信大树也是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