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异乡·武汉·故乡

录入时间: 2020-09-11      浏览:66

异乡·武汉·故乡(音频入口)

我记得那一次春游,那一车的欢乐,在5月伊始。一路槐花,洁白娇俏、香气馥郁,葳蕤(wēi ruí)在我的上世纪80 年代末记忆里。那是去武汉,第一次。

初进省会城市,眼都花了。华中工学院太大了,那里的船模实验室、教授,无不令我对知识油然敬畏;动物园里的孔雀、喷水河马,还有植物园奇花异草、标本,几让我屏息,世界如此神奇!站在黄鹤楼上,我和女伴一边吃自带的煮鸡蛋,一边看脚下长江逶迤、高楼如棋盒,不约而同想:武汉那么大,要是走丢了怎么办?……

走丢了怎么办?这只是个口头问题,因为内心里,那时的我们隐隐希望:就让我们走丢吧,走丢在这座城市,走丢在繁华、神奇里,走丢在无名的想望中……

数年后的1992 年,我再来武汉,开始了走丢的第一步,那是为求学。

大学军训、专业学习,进入火热社团,认识有六个西湖之大的东湖,徒步万里长江第一桥,领教“火炉”之夏,还有不为人熟知的三镇凛凛北风……江城下雨,鄂东家乡就万物润泽;江城天晴,家乡就阳光灿烂。某次寒假前,雨雪交加,学校食堂的白菜很受欢迎,我端碗想:这么冷的天,乡下的村邻菜农们该喜忧参半了,他们种的白菜、萝卜会冻坏,但劫后余生者味道更佳,能卖好价吧!回去一问,果然……

武汉四季分明,和家乡冷暖同步,这让我顿感亲切、顺缘,仿佛从小听惯的长短汽笛,穿越茫茫江面,老马识途般而来……但很显然,这座距老家百余公里、高校林立的码头城市,是如此不同凡响,如女娲抟土造人样奇妙。那些分散在武汉大学、湖北大学、中南财经大学等各处深造的我的昔日同窗们,很快受其团弄,入校不久就“前情尽忘”,他们不甘示弱地比夸着各自母校的好:比如武大樱花,比如湖大沙湖,比如财大先进的体育场。而生于斯、长于斯的武汉土著们,更是先天特立独行、爱拼尚赢,800余万三镇人口,“岔巴子”(武汉方言,多嘴多舌、爱管闲事的人)多,他们都“蛮扎实”、“唰啦”(武汉方言,麻利),爱说“信了你的邪!”其泼辣精悍、敢拼敢干的个性,标配大嗓门,再加脚踏九省通衢,如何不独领荆楚风骚!这一切,无不给我烙下江城繁芜、武汉激昂的青春脸谱印象。

临近毕业,江城于我已化成那时的离别歌:“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而我于武汉,应是《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吧,“慢慢地绽放她留给我的情怀,春天的手呀翻阅她的等待……”

挥手自兹别,红尘滚滚,一等十年。

2006 年初,第一阵春风过后,芳草萋萋,在生活的波峰谷底几经沉浮的我,被春天的理想所牵系,得以再返武汉。

此时,已物是人非,或人是物非。东湖畔的母校,洒过我青春汗水的运动场还在,那里仍然笑语喧哗,但已属于陌生、年轻的面孔。归元寺里的佛祖和五百罗汉,还是那样香火兴旺,拜佛的人们也一如从前地虔诚,只是手中多了欲念丛生的手机。武汉热干面也还是那样香,吃着吃着,我有时惊觉,怎么多了红油口味的?还有红油牛肉热干面?……它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

就这样,江城的变与不变,如岁岁春风,渐渐地将我曾经不懂俯仰、被生活几经搓揉以致渐蜷渐皱的心,重新吹拂开,使之有俯有仰、有伸有展,并摇曳多姿起来。在大武汉的节奏里,如同当年上大学,我再次努力学习把握、平衡自己的心跳和脉动。

江城誓建国家中心城市,它的步伐如同青少年样生机勃勃、多彩多姿。2007年11月起,馆藏国宝级文物曾侯乙编钟的湖北省博物馆免费开放了,我和朋友们随时可以进馆欣赏、倾听两千多年前的青铜古乐。2009 年金秋,“德中同行——武汉站”系列活动启动,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我,参观创意十足的“德中大道”,流连“我的家,我的城市,我的地球”主题展,融入激荡人心的中欧摇滚音乐节……2012 年12 月28 日,武汉地铁二号线开通,地铁时代来临了,厌恶汽车尾气、晕车的我,从此终于可以大大减轻恐惧,三镇任我行了。

去江汉路逛步行街,到武汉站坐千里一日还的高铁,上磨山春赏樱花冬嗅梅,即使迷于偏隅,也问道有方。那次,夜幕降临,我和夫远离地铁站,又打不着出租车,便请教迎面而来的老妇。那是一位老武汉,她热情分析附近公交线路,我们道谢后走了老远,忽听背后有人奔跑呼喊,扭头,是气喘吁吁的老妇,她想起了更近线路,怕我们上错车,夜色中一路寻来……夫直叹,武汉人,真好!

武汉人,的确好。住在古田路的一位朋友,是本地伢,和他稍加接触,一见如故;很快,他邀我赏他养的美丽花木,认识他更美丽的妻,还送我一盆葱茏的友谊兰。兰花喜欢天水,我住在六楼,不方便让它沐天恩,于是每到雨天,一楼的街坊主动帮我接取屋檐水,养护我家友谊兰。

2010年,电影《唐山大地震》热映,我自豪地告诉外地朋友,片中演技出色、一跪抓心的女主角徐帆是武汉人,就是我们汉口姑娘呢!而一个多月前,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上,另一位汉口姑娘李娜奋勇夺冠,成为亚洲第一位两获网球大满贯单打冠军的选手,我和夫一起欢呼:“李娜!李娜!我们的李娜!”……是的,那时我已分不清,我和武汉人、汉口人,还有什么区别?

武汉,已是我的家乡。我的家,在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