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江夏札记

录入时间: 2020-09-25      浏览:62

江夏札记(音频入口)

过武泰闸
从老家回汉坐远城公交过武泰闸,我想起了岑参
沿街小巷的廉价房让我感觉身在小镇,而非他乡
车身拥挤发出的尖叫却将我唤回了武汉
但武泰闸早已残损,关不住江水
和贫困,更走不出诗人。除了被时间遗弃的
这个在光绪年间所修的闸,功能
不是为了泄洪,而是为现世
积淤,放走江水和诗意
不怪岑参已追落日去
我也要弃了江陵


在武汉异乡
来江夏坐班后我从未发现这种草
长于茂林丛下,在指示牌后猫着
却盖过天堂草。像随我
从乡下飘来的。但在大城市
我早已收住了农夫本性,不吝乡野
奔命于斯,我懂这种草如懂城市
戒律:性寒,味苦。长于池沼
善藏鱼虾和癞蛤蟆。十年前
这种草在野沟子里曾救过我的叛逆和命
出于感激,更出于相同的生长习性
我爱这种草胜过于天堂草。在武汉
异乡,它能使我从天堂中拾起故乡
和小时候的味道。但那些美好的
总让我对现在有些不舒服。好像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