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滠水河的蛙声

录入时间: 2020-10-30      浏览:71

滠水河的蛙声(音频入口)

刚进春分节气不久的一天深夜,突然一阵蛙声打破了寂静的夜空,传入我的耳畔,敲醒了我的睡梦,闯进了我的心田。

久居城区,夜闻阵阵蛙鼓便是奢侈享受了,我感到特别的兴奋与激动。

蛰时节,南方的田野完全苏醒,到处是一片蓬勃的景象。小蝌蚪长成了小青蛙,在田野中蹦跶,仿佛小小的鼓槌,把田野当作一只大鼓击打。而夜晚的蛙鸣,此起彼伏,既像是在歌唱,又像是在催促农民赶紧春耕春播。

蝈蝈,蝈蝈……阵阵蛙鼓,牵起我的无限情感。“田家无五行,水旱卜蛙声”。《旧唐书·五行志》曰:“古者以蛤为天使也,报福庆之事。”

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少儿时期,每逢春分至谷雨时节,再至燥热的夏夜,都是蛙鼓伴我入睡。少儿时期,就读过一篇科普文章,据生物学家统计,一只青蛙平均每天吃掉的害虫不下70 条,而且所食的害虫多达二三十种,如螟、蝗、蚜等农作物的天敌。自古以来,广大劳动人民昵称青蛙为“庄稼卫士”。因此,我一直把青蛙当作朋友。

深夜闻听蛙鸣,不由想起我亲闻亲见的一件事——“放蛙记”。上世纪70 年代中,某驻村工作队队长巡田时看见一位十来岁的男孩在稻田里钓青蛙,便疾步上前问他怎么没上学而钓青蛙?男孩半晌不答,最后在追问下才道出实情。原来,这天工作队长要在他家吃派饭,他妈妈犯愁没菜招待客人,便叫儿子请假钓蛙红烧供工作队队长下饭。谁知这位正在田畈检查庄稼的中年男子就是工作队队长。工作队长知晓情况后,劝小孩赶快放掉青蛙,小孩不肯。队长说:“难道你不知道青蛙是益虫吗?”小孩哭着答:“知道,但放后妈妈会打骂我的。”“我就是要在你家吃饭的那个队长,等会我会跟你妈解释的。”就这样,几只活蹦乱跳的青蛙被放生了,回到了大自然怀中。

深夜闻听蛙鸣,不由想起去年在报上看到的一则短文:某市小区人工景点假山喷泉池里有几朵小荷花,刚从农村来城里当小区物业管理的一位同志突发奇想,这美丽的风光里就缺几只青蛙呀。于是,他买来几只大青蛙放生于池中。这样,暮春的夜里,该小区突然响起蛙声,居民们无不心旷神怡,好不惬意。

深夜闻听蛙鸣,不由好奇地想打探蛙声来自何地,趁五一休假,下午4时多我徒步前往探个究竟。

我居住地的东边不远处有一条长江较大的支流——滠水河,由北向南汇入长江。滠水河纵贯黄陂全境,流经黄陂城区约6公里。这两年,区政协委员上书区领导,建议打造滠水河前川段流域生态休闲景观带,在城区下游建筑橡胶坝以提高常年水位,统筹规划建设“一河两岸”综合景观区,为广大居民提供休闲锻炼的滨水乐园。政府亲民务实,投资数亿元改造跨河大桥、修建双凤公园、营造两岸环境。水丰水清,草绿树壮,风光旖旎淡雅,蛙群自然高兴地在河边起舞唱歌了。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取梦名叫“蛙戏荷叶图”:一只小青蛙蹲在一杆嫩荷上,轻轻荡着秋千,两颗水珠在荷叶上滚来滚去……这株荷叶的下面是株浮萍大点的荷叶,一只青蛙坐在上面凝视着“秋千”,凝视着荷塘,凝视着前方,凝神着绿色……仿佛是与伙伴约定“蝈蝈蝈”大合唱……

此时此刻,我静想,如能枕着蛙鸣入睡,应该是我们人类该有的福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