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舌尖上的武汉之藕圆

录入时间: 2021-02-05      浏览:16

舌尖上的武汉之藕圆(音频入口)

要说藕圆,首先便要说藕。

武汉自古多湖,可称莲藕之乡。叶调元《汉口竹枝词》一书中,首次提到了藕圆:“麻雀头酥鹅颈软,豆黄饼脆藕圆甜。”由此可见,叶调元当时吃的藕圆是甜的,和现在味咸并蘸辣酱吃的藕圆,味道是不相同的了。

我从小爱喝藕汤,也爱吃藕圆。那时的学校门口,常有小贩炸藕圆,两分钱一个,比起现在街头卖的“袖珍藕圆”要胖得多。藕圆挑子一头是油锅,一头则放辣酱与瓷碟,一群孩子便围着油锅边炸边吃。

做藕圆虽然很简单,但是聪明的武汉人为此专门发明了一种特制的陶钵。钵的内壁,有一圈圈齿棱,密密排列;将洗净的藕在齿棱上来回擂擦,便将嫩藕擂成细腻的藕茸。这种专门擂藕的陶钵,叫“擂钵”。

擂好的藕茸要沥水,然后加盐、味精、胡椒、葱花、姜末拌匀成藕泥,捏成圆坨下油锅炸黄即可。记得儿时爱藕圆,外祖母曾笑我将来必定是个“实心砣子”,没得心眼。现在看来,外祖母的话果然言中。

将那多眼的藕硬捏成“砣子”,可不就是“无心眼”了么?但我仍然无悔。仍然炸藕圆,蘸辣酱,酒一杯、歌一曲,微醺于街头,将那街灯看成荷花,然后戏作打油诗曰:“实心砣就实心砣,实实在在过生活,心眼再多有何用,磨成藕泥有擂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