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明净天空下的项英铜像

录入时间: 2021-06-18      浏览:17

明净天空下的项英铜像(音频入口)

项英铜像背依武汉江夏青龙山,面对一条拾级而来的通道,两旁苍松翠柏,四周绿荫掩映。人们沿着通道前来瞻仰看望,项英烈士,你巍然屹立在故乡江夏明净高远的晴空里。岁月不减你的英姿,风雨不摧你的威严,而流逝的时间长河,却一直淌着你不沉的思索与遥望。

项英在遥望身陷险境的战友,项英在沉思,为什么国共合作共同抗战,蒋介石却背信弃义,对新四军狠下毒手,发动皖南事变,陷新四军于绝境?与虎难以谋皮,与豺狼不可握手,须以革命的两手来对待反革命的两手,这是至理啊!雕塑家手笔不凡,塑项英3.3米高的铜像,抓住了项英那遥望与沉思的神韵。原国家主席杨尚昆为项英铜像所题的“项英同志,浩气长存”八个字,使得家乡人为烈士营造的这一处人文景观达到至臻至美的境地。

我是生在江夏的一个后辈,我从中学历史课本中就知道了项英。怀着故乡人的一种难以抑制的感情,我一直在注意有关项英的材料,研究他的事迹,我想我终有一天会写出大一点的文章来纪念我故乡的烈士和英雄。

雕塑家在项英铜像底座旁,塑了一片山麓,那山麓是安徽泾县的茂林山地。我不知雕塑家塑这片山麓时是根据实地考察到的原貌,还是根据他的想象,这也许都不重要,艺术原本如此。重要的是,这片山麓中有个蜜蜂洞,却是令历史学家也令我这个后辈心痛的地方。1941年1 月6日,皖南事变爆发,新四军军长叶挺和副军长项英带着9000余名新四军官兵,与国民党八万余顽军展开了拼死的厮杀,那是一场以弱抗强、以少战多的苦战,打了七天七夜。当叶挺军长被国民党顽军扣留后,项英副军长帶着所剩的1000余名新四军官兵突围。突围之后,项英身边不足50人,其中还有20多名伤员。项英带着军部这不足50人的队伍,进了泾县茂林山地。四周依然是国民党重兵把守搜查,军部人员只得分散藏匿。项英和特务营副营长兼副军长副官刘厚总藏在蜜锋洞里。

茂林山区,山高林密,条件十分艰苦,粮食断,气温低,项英等人处在饥寒交迫之中,从1月22日突围到茂林山,十几天了,敌人在加紧搜捕,危险越来越大。2月14日深夜,副官刘厚总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一个罪恶的念头在他脑子里升起:不能这样等死,要寻一条生路。于是这个败类掏出了手枪,将熟睡中的项英杀死。刘厚总杀害项英之后,连夜逃到山下国民党泾县党部,向国民党邀功请赏,妄图升官发财。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中共第三届至第六届中央委员、中共第六届中央政治局常委、著名的工人运动领袖、一代名将项英,死在了一个宵小之手,死在了叛徒之手,死在了他的副官之手。2月14日的泾县茂林山,那是个无月之夜,那是个寒流之夜,那是个罪恶之夜。悲哉,项英被害时年仅43岁,正是壮年啊!

刘厚总,湖南耒阳人,在杀害项英之后,本以为会达到升官发财的目的,但国民党并没把这人放在眼里,长期漠视他。刘厚总终感前景无望,便要求回乡自谋生路。回到耒阳是不可能的,他无颜见家乡人民。刘厚总到了江西新余县,在一个盐商手下做管家,改名换姓,准备度过残生。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1952年,新四军副参谋长周子昆的警卫员黄宜香到新余县公安局当副局长。7月28日,黄宜香带着几名公安人员,在新余县大大小小几十个店铺中,进行例行检查和治安教育。黄宜香来到兴记盐铺,盐铺是湖南人陈次兴开办的。黄宜香进店之后,和店主交谈之时,一眼瞥见了正在埋头打算盘算账的刘厚总的背影。奇怪,这个背影好熟悉,在哪里见过?黄宜香在脑子里回忆了一下,突然内电划破天空,黄宜香心里一亮,一股激愤之气直冲胸口。他突然喊了一声:“刘副营长!”这一声喊叫,让正在算账没有防备的刘厚总下意识地应了一声。他抬头一看到黄宜香,立即吓得瘫倒在地。黄宜香拔出手枪,当面指着账房先生,大声喝道:“刘厚总,你这个叛徒,你看看我是谁?”刘厚总看那公安局副局长竟是自己从前的部下!他自感末日来临,乖乖地举起了手。

刘厚总被处决了,杀害项英的叛徒终于得到了人民的惩罚,项英烈士,你在天之灵得到了抚慰吗?不!叛徒即使被杀一千次,也难以换来你本可以给革命和人民作出更大更多贡献的壮年生命啊!

在故乡江夏七月的阳光下,我伫立在项英的铜像前,我仰望项英铜像那沉思遥望的神情,我想着历史,想着时间,想着战争,想着人民。历史创造着英雄,历史也制造着悲剧。战争推进着历史,战争也杀戮着生灵,而只有英雄与人民,才能经受时间的久远磨洗而永垂不朽。

身着新四军朴素军装的项英,在故乡武汉江夏青龙山下屹立着。他在遥望,他在沉思,一股浩气直冲长天。

在故乡明净高远的天空下,项英烈士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