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尚德里2号灯光夜长明

录入时间: 2021-07-02      浏览:41

尚德里2号灯光夜长明(音频入口)

1926年10月,北伐军攻占武汉三镇。随后,中华全国总工会在现汉口友益街16号(原2号)设立办事处。

10月21日,一位不到28岁的高个子青年从广州来到武汉,住进了办事处斜对面的原友益街尚德里2号(现4号)。他长得瘦削白净,身穿蓝色棉布服,头戴蓝布帽,脚穿青布鞋,一眼望去,既有点书生气,又给人一种沉静善思的印象。这位青年人就是刘少奇,时任全国总工会秘书长、湖北省总工会秘书长。

在武汉的日子里,刘少奇常常白天领导工会工作,晚上回到住所,他还要为指导工人运动、丰富工会工作的理论而辛勤笔耕。尚德里2号刘少奇的房间里,夜晚经常是灯火通明,他在此撰写的《工会代表会》《工会经济问题》《工会基本组织》等册子和文章,在中国工运史上留下了开风气之先的理论建树,其中阐述的工会性质、任务、组织原则等,启发了许多工会干部和工人群众,更直接推动了中国工人运动的发展。

刘少奇来到武汉之后,至1927年夏季,武汉地区出现了200多次工人罢工斗争,其参与人数之众多、发展之迅速、斗争之激烈、范围之广泛为前所未有,在中国工运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刘少奇刚到武汉不久,湖北邮务工人为了增加工资、改善劳动待遇,同邮务当局展开了激烈的斗争。得悉此事,刘少奇从正在调研的应城赶回武汉,领导邮务工人展开了罢工。他说:“帝国主义最怕我们工人兄弟团结起来罢工,我们一罢工,他们就得无条件答应我们的要求。”

1926年11月,邮务工会在汉口“血花世界”(现汉口民众乐园)举行罢工大会,工会负责人宣读了与刘少奇商讨后拟定的罢工要求,共有增加工人工资、缩短工作时间、改善劳动待遇等11项。宣读过后,工人们情绪激昂,呼声如雷。

“同志们!工人兄弟们!你们的行动是正义的!”刘少奇站在台上大声说,“只要大家紧紧团结在工会的周围,我们的罢工斗争一定会取得最后胜利!”

罢工到了第三天,邮务当局被迫接受了工人提出的各项要求。

不久,刘少奇又领导了了中华海员工业联合总会汉口分会的工人同日本在华势力的斗争。罢工进行了了两周后,日方仍没有动静,工人们有点着急了。

“大家别松劲!”少奇同志鼓励说,“现在,国民革命的中心已由广州移到了武汉,国民政府很快将从广州迁来武汉,帝国主义很害怕这个。整个政治形势对我们有利,只要大家坚持到底,胜利必定是属于我们的。”

正如刘少奇所科,罢工持续到一个多月时,日方被迫接受了海员工会的要求,每个工人每月增加工资8元。

消息传到汉口友益街16号院内,工运积极分子一片欢腾。大家又将刘少奇围住,询问下一步该怎么干。面对情绪高涨的同志,刘少奇默默地用棍子去拨火盆,盆底红红的炭火已经不多了,他添上一些木炭,少顷,火更旺了,“同志们,你们说我烧火盆烧得怎么样?”

“烧得好!烧得好!”大家异口同声说。

“那么,请大家把火烧起来,烧得越旺越好!”

于是,武汉地区又接连发生了英美烟厂工人反对英帝国主义压迫的罢工,既济水电公司工人要求增加工资的罢工,洋务工会反对外国资本家压榨、要求加薪的罢工……工人运动如火如荼地开展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