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寻找码头潭

录入时间: 2021-08-27      浏览:57

寻找码头潭(音频入口)


唐代大诗人李白入赘安陆县十年,到处乐山乐水,写下许多奇丽的诗篇。我亦曾宅居东西湖区八年,却不愿相乐于马投潭。

不愿相乐于马投潭,是因为厌恶它的名字。相传某朝某代,有个吝啬的财主,家中有两匹马,其一母,其一子。因为不愿花钱到村外去雇用公马配种,就用泥浆封住两匹马的眼睛,让母子俩在潭边邂逅生情。等到母马头上的泥垢洗净,便在惊慌与激愤之中跃身投入了潭中。子马亦是羞愧难当,也跟着投潭而死。地方上便以“两马投潭”的故事,制定了马投潭村这个地名。又想起“志士不饮盗泉之水”的古训,以马投潭与盗泉类比,即可谓淫盗者之同流矣!

在某个忽然之间,我对马投潭的故事开始起了疑问。东西湖区古来只有水牛,何曾有马?牛马猪狗等畜生皆是天性浑然,何曾有人欲之念?乱伦原本是人类的社会问题,何曾有牛马畜乱伦一说?想来“两马投潭”的故事,不过是一则胡编乱造的讹作。只是讹作相传已久,却不知真相迷失在何处。

西湖区与李白相乐的安陆县同属古云梦泽故地。直到1957年筑造东西湖大堤以前,这里还是一片荒湖水泊。有水泊便有船码头,于是我推测,那马投潭必是码头潭之误。码头潭,有码头,有潭。码头者,水岸边系靠船舶之建筑也。码头潭者,码头边之深水区也。按照这样的思路去查找史料,果然在民国元年(1912年)绘制的《夏口县清乡区域全图》上,吴家山的北面赫然写有渡头嘴、码头潭、梅家海等一系列昨是今非的地名,码头潭与吴家山当时都隶属于夏口县第五区。到了民国十六年(1927年)绘制的另一幅地图上,码头潭则被写作马涂潭。《东西湖区志》又说它原名马头滩,是马头山下临湖的一片滩涂,却不知此说何本。由此可见历史记录的不确定性,有时候错讹得简直让人抓狂。

但我已经确信它本名码头潭无疑。《夏口县志》记述说,当年此处设有官署,名日桑台湖河泊所,负责征收鱼税。桑台湖位于三沦湖南边,因为修建张公堤,湖水上升,三沦湖、猫儿湖、桑台湖连成一片,形成夏口县西北部颇具体量的大湖泊,于是又被统称为西湖。根据这样的记述,不仅可以清晰地勾勒出东西湖区的前世,也能够对接到东西湖区的今生。我于是不厌其烦地向东西湖区的官员们进谏,希望能够去伪存真,改正一个历史讹误,恢复码头谭的本名。

既然找到了船码头,那么还剩下最后一个问题: 码头潭在哪儿呢?按照历史地图所标识的方位,码头潭应该在船码头遗址的南面,那里曾经是一条通往渡头嘴的港道,而码头潭正是这条港道的深水区。自1957 年筑造东西湖大堤以后,港道已经干涸,土地已经垦殖,堪称是一场沧海桑田的巨变,如今在船码头遗址与金山大道之间的那一片池塘,应该就是码头潭残留的水洼吧!

苏轼曾经在他的《石钟山记》中问道:“事不目见耳闻,而臆断其有无,可乎?”答案当然是“不可”。但这就是历史的吊诡,人们一次一次地臆断着它,把真相弄得扑朔迷离。仿佛码头潭上空的水云,在飘飘忽忽之中制造出了许多讹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