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三镇同仇,五十万众献金抗日

录入时间: 2021-09-24      浏览:12

三镇同仇,五十万众献金抗日(音频入口)

自1937年11月上海失守后,南京又被日本侵略者占领,国民政府机关大部和军事统帅部迁至武汉,武汉实际上成了“战时首都”和全国的军事、政治、经济中心。时任中共中央长江局副书记的周恩来来到武汉,并应邀担任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副部长。

1938年6月,日军集中约25万人的兵力向武汉发动进攻,中国军队开始在武汉外围展开长达四个半月的武汉保卫战。

1938年7月4日,占领江西湖口的日军逼近武汉。时值“七七事变”将满一年。为进一步动员全民抗日、支援前线抗战,周恩来与时任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厅长郭沫若商定,在全国组织大规模纪念活动和募捐献金活动,而武汉的“七七献金”运动,无论规模还是效果,都在全国领先。

“七七献金”的时间原定为7月7日至9日三天,武汉三镇设有汉口江汉关右侧、世界影剧院门口、水塔旁、三民路孙中山铜像前、武昌司门口和汉阳门码头等六处主要献金台。7月7日,中国共产党在武汉创办的机关报《新华日报》刊登了《到献金台去》的倡议,号召民众“有钱出钱,数目不论多少,都请到‘献金台’去”,社会各界反响强烈。

7日上午9时起,民众已将各处献金台围得水泄不通。周恩来率先将自己所得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一个月的薪资共240元,向管理员点明后投入献金箱,得到在场群众热烈赞扬。社会各界积极呼应,各阶层人士争相捐出现金或金银首饰等。

捐献者中有一位从华北沦陷区逃出来的难民,年纪大约60岁,一天之内先后三次前来捐献。他衣衫褴褛,拄着拐杖,气喘吁吁地对台下民众说:“我是从河北省逃出来的,我全家都被鬼子杀了。亡国之后连命都保不住,要钱有什么用。”

7日当天,武汉的“世界”“光明”“明星”“新市场”等影剧院分别上映《热血忠魂》《为国争光》《保卫我们的土地》等爱国影片,各影剧院将全部票房收入都捐献出来。8日,武汉的楚剧、汉剧等剧院也响应“七七献金”的号召,举行了公演并将收入全部捐献,武汉地区的几家出版社还派专人到伤兵医院慰问负伤军人,捐献现款500元、书籍1000册。

9日清早,武汉下起了倾盆大雨。一位弯腰驼背的老人捐出了做苦力挣来的一点钱,一个12岁的小工一天就跑来捐钱八次,一位名叫周德义的74岁老汉献出了乞讨半个月而得来的零钱……由民间青年组成的青年自救团还组织人员在献金台旁边摆摊擦皮鞋,将所得收入全部献出。也有三五成群的老太太和女孩,送来金银耳环、手镯等首饰。武昌残废院里,一些受伤的抗日军人共捐献出节省下来的30元钱。

位于汉口长春街的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是献金运动的重要地点。汉口第三小学六年级全体学生献出了零花钱;菲律宾马尼拉的中国妇女救济会,通过中国办事处捐献了国币1万元;纽约的华侨洗衣馆联合会,在武汉“七七献金”运动中捐赠了2辆救护车……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的工作人员自然也积极参加了献金运动。

到9日晚上,武汉三镇各献金台前仍挤满了人。活动的组织方临时决定将献金时间延长两天,到7月11日方才结束。

据事后统计,武汉“七七献金”运动的参与者达50万人以上,献金总价值超过100万元。这次献金运动获得的钱财和物资,最后通过各种渠道支援了抗击日本侵略军的战斗,极大地鼓舞了前方将士的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