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昌年里5号:秘密交通站的故事

录入时间: 2021-10-29      浏览:13

昌年里5号:秘密交通站的故事(音频入口)

汉口昌年里是1917年建成的里弄,位于一元路与中山大道交会处。此处曾属汉口法租界范围。大革命时期,北伐来汉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军曾把军部设在这里,时任第二军副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的中共党员李富春在此办公。解放战争时期,这里设有新四军城市工作部的地下交通站。

“汉口昌年里5号城工部交通站就是我家……”2009年5月的一天,武汉市委党史办离休干部水世闿,在媒体采访60年前武汉解放的史料时披露过这一消息。

水世闿于1944年加入新四军,先在新四军五师江汉军区鄂东分区任宣传员,后转到城工部任交通员,返回汉口从事地下工作。

在1982年武汉召开的一次革命史料征集会上,原中共江汉区委城工部副部长张箴也提到过昌年里5号。他回忆说:“那个不起眼的二层楼住宅,当年却是中共江汉区委城工部的秘密据点。”当时张箴还捐献出一个发黄的小小机要本,里面有一段记录:“汉口旧法租界昌年里5号找金漪梅,说是陈大容介绍的。

而记录中提到的“金漪梅”,正是水世闿的表姐、地下党员,她的丈夫陈愚安时任中共江汉行署二专区副专员,“陈大容”则是陈愚安的弟弟。

水世闿和张箴的回忆,组成了武汉解放前夕中共地下党在武汉活动的图景之一。

解放战争时期,武汉的中共地下组织有多个系统。担任过中共武汉地下市委委员的刘实于2009年曾经介绍:“当年分属不同系统的地下组织在武汉太多了。武汉是解放南方的前进基地,所以中央对武汉的工作极为重视。”而不同系统的地下党是不发生横向联系的。

水世闿表示,当年在武汉仅由新四军五师城工部领导的组织,最早就有四路,且互不横向联系。后因形势变化,四路人马会合,以昌年里5号为据点活动,由中共天汉县委城工部部长陆天虹领导。1947年至1949年,有数百名革命同志和进步人士是经昌年里5号中转前往解放区的。

1946年初,蒋介石派大军包围了在湖北大悟县宣化店一带的中原解放军。6月底,中原解放军冲出重围分头疏散,陈愚安等一批干部陆续撤到昌年里5号,后来又伺机返回了解放区。

7月初的一天早上,一个衣衫破旧的河南人敲开了昌年里5号的大门,他是突围后与部队失联的中共安应县委书记张清洁。张清洁的口音和举止与湖北人区别较大,不宜露面,站里的同志就让他藏身于二楼阳台下的一间小房子里,下楼前要先关上大门,如有生人来访,就派人把饭送到他房间里。3个月后,张清洁化装成商人才得以平安返回解放区。

1948年春夏之交,天汉解放区医药奇缺,同时需要大批干部。有段时间,金漪梅就一边采购西药和医疗器械,一边动员知识青年到解放区参加革命。

1949年初的一天下午,金漪梅的大姐、也是城工部工作人员的金漪竹,突然回到昌年里5号告诉同志们:“我被特务跟上了,你们赶快转移。”

原来,金漪竹当天打扮成一名贵妇人,自称姓胡,到当时的汉口市警察局劝说保警总队队长胡武弃暗投明。胡武答应,只要有解放军的正式委任书,他愿意率部投诚。谁知金漪竹刚一出警察局就发现有人盯梢,于是绕了几圈后赶回来通知大家赶紧转移。

金漪竹说完后换装从侧门离开。一会儿就有几名戴墨镜的男子找上门来问: “看到一个姓胡的女人没有?”说着便要进门搜查。正在那里的地下工作者金维诺,其公开身份是国民党陆军学校教官,立即披上军装出来支应,支走了那几个特务。

此次事件确实惊险,但金漪竹冒险策反却有了效果。从1949年5月10日起,在武汉的国民党部队开始撤离,而解放军还要在五六天后才会进城,在此“真空期”内,时任汉口市警察局保警总队队长胡武带领手下的千余警员,与汉口的“义勇消防队”一起上街维持社会秩序。而真正指挥他们的,是昌年里5号的地下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