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宁波买办与汉口对外贸易:宁波人与汉口的进出口贸易

录入时间: 2010-10-27      浏览:861

             作者  杜宏英 

一、宁波人与汉口报关行

宁波籍买办在获得巨额财富后,逐步脱离洋行,运用从外商处所获得的经营技巧,组建公司。他们或投资于工业、运输业和房地产业,或从事对外贸易或国内贸易,成为民族资本家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中国民族工商业的振兴摇旗呐喊、呕心沥血。

在对外贸易上宁波商人不只是以为他人经济利益服务的买办身份出现,而是以独立的、藉自身拥有的商业资源,扮演了非常积极的角色。汉口自1862年开埠通商、设立江汉关以来,是我国对外贸易的重要口岸,同时也是我国内地最大的对内对外贸易口岸。每年大量土、洋货经汉口而转口。据统计1904年至于1918年进出口总额为1亿1千余万两,1919至于1927年为2亿7千万两,1928年达3亿1千1百万两。在这组简单而庞大的数字中浸透了宁波进出口商人的汗水与艰辛,凝聚着他们的努力与奋斗。

伴随着对外贸易的发展变化,派生出一种新型行业――报关行,宁波商人也位列其中。

我国的报关行(Customs  Broker)是随着海关的产生而产生的。它是代货主报关收取一定手续费用的一种行业。自五口通商以后,汉口即设海关。无论其为土产洋货均须依照规定缴纳关税。故各出入口商人均须将应行出入口之货物先期送报海关,请求检查征税,迨各项手续均告完备,始能运行。创立于光绪年间的太古渝和广永诚报关行,是汉口最早的报关行。锦元亨、元利、恒太、老公太、太和兴是汉口资本最雄厚的5家报关行。最先在汉口创办报关行的宁波人是叶澄衷,他人在上海,委托宁波籍买办汪显述负责打理。宁波人陈耆龄开设昌记报关行,王明山设祥兴公报关行,薛培章开震生裕报关行,马宝全建宝记报关行,徐秉福辟徐秉记报关行,胡菊霖有长丰泰报关行,胡培章有太和昌报关行,邱继昌有茂昌祥报关行,薛培康有义成公报关行,谢振声有新记报关行,徐荣卿的徐荣记报关行,邵德馨的祥源公报关行,陈立钦的立记报关行,张鹿生的立秦协报关行,吴叔宪的普裕报关行,吴绍堂的益大报关行,李廉巽的协丰报关行,陈世法的兴利报关行。太古轮船公司承认的报关行涌隆,与浙帮有关系,太古汉也与浙帮有关系。徐荣记报关行是武汉报关行的后起之秀。

二、徐荣卿和徐荣记报关行

徐荣记报关行的创办人--徐荣卿,宁波人。于1890年出生于城市贫民家庭。最初由亲戚介绍到汉口三北轮船公司当练习生。不到两年升为理货员。因职务与工作关系,经常与各报关行人员打交道。历时甚久,深悉报关行的业务本小利大,大有可为。于是想方没法筹借资金五百元,独资创开徐荣记报关行。1923年租赁汉口民生路方正里房屋一栋,并雇用大写、管账、业务员及练习生等十余人,正式开业。

徐荣卿聪明、好学、善交际、善经营,他的报关行在其精心的经营下,短短10余年中,积累资金十余万元,成为一家有一定规模、一定档次的报关行。

首先,徐氏在交际应酬上是不惜开支的。除了经常大宴宾客外,每逢年节,对顾客送礼是极厚的,有的大户,一次馈送礼物价值,多达百元以上。特别对于招商局局长、科长等的礼品更为优厚。为了联络感情,他在本行楼上,加盖一层雅致而宽敞的平台,作为露天花园。每临夏季,除在平台上设宴招待招商局局长和夫人等或其它往来重点商户负责人二至三次外,经常在晚上备有汽水、冰淇淋、点心、糖果、瓜子等,以便客人露天花园乘凉之用。他还在庐山购置洋房花园一所,夏天邀请贵宾们前往庐山避暑。除招待生活外,还送船车票和戏票等。

其次,他任人唯才,给予信任。凡由他雇用的职工,从未解雇一人,免除了职工失业的后顾之忧,愿为他终身效劳。职工待遇,比同业中的一般好得多,大写、管账、秘书等高级员工每月工资是5070元;一般职工是2040元。盈利的年份,每年可发18月工资。对职工及其家属中婚丧喜事送礼甚厚;对职工患有疾病,关怀备至,既送物又给钱;特别是对经办业务(跑街)人员,认为外出辛苦,除按拆账分成外,如有超支,欠数不多,到年底一笔勾销,欠数较多也挂账不收。

第三,密切与交通运输管理部门的关系,多揽重点行业的货源,加强业务管理的力量,扩大营业额和增加利润的收益。徐一贯使各种手段,拉拢国营招商局、铁路局的高级员工。至于经常往来的行业,以狠抓棉花、粮食、油脂、烟业、杂货等为大宗。这些行业在西南地区和华中各省,收购上列货物转运江浙和上海等,必须在汉口转载。他重点抓货源,抓运货吨位。经常以小恩小惠发挥经办机构和人员的一切力量,使货畅其流,扩大营业额,提高利润。徐荣记就是这样而得到蓬勃地发展。

第四,讲究诚信,服务周到。

 (1)争分夺秒,尽早将货物运抵目的地。例如棉花价格瞬息万变,客户要求抢时间早日运出,按期到达。又如海味杂货,供应节令市场,客户要求赶在节期之前运到。为此,徐荣记千方百计,满足顾客的要求。采取方法有二:一是力争本行托运之货,全部按吨位如数装出。二是吨位万一不足,即将本行掌握托运之货,分别轻重缓急内部加以调剂。这祥把托运的客货,按期或提前装出,务使顾客满意。

(2)注意装载安全保证,尽量减少途耗。采取方法有二:一是在码头上雇用缝纫女工两人,如发现客货包装有破损,即时代为补好,以免漏货损耗。二是在装载时,派有专职员工照料,在旁监督,凡属贵重不能重压的货物,即嘱理货员帮忙装在舱面,以防压损。

(3)抵制利权外溢,与太古渝、怡和渝和日清渝等报关行竞争。原来招商局也附设有招商渝报关行,因组织变迁而停业。徐荣记积极为招商局揽载,搞好托运业务,由我国招商局多装快驶,与外商轮船抗衡角力,以抵制利权外溢。

(4)协助同行多运,藉其牌名代抓吨位。因招商局的轮船不多,吨位有限,每当冬季枯水时期。货多船少,要想取得载货吨位,只有用徐荣记报关行的名义去登记预约。因此报关行同业,纷纷请求徐荣记协助,而徐荣记既可从中取得一部分利润,也就乐于为同业效劳,多获吨位。

(5)承办水陆联运,以加速运输而节省耗费。例如烟叶,生产于河南许昌,运销于上海烟厂,因火车直接装运运费太贵,不如途经汉口中转为宜。先装火车后转轮船,如果在汉存储,进栈出栈,不仅时间慢,而且费用大,徐荣记为了便商利民计,就主动向运烟的客户提建议:代办水陆联运。”(即由京汉铁路火车运达汉口,及时从火车卸到江边驳船,直接装长江轮船)客户非常赞成。这样做,减少了中途进出仓储的环节,大大地加速了货物运程,有利于工商业资金与商品的周转,还可减少途耗和运杂费以及节约搬运力资。真是一举数得,深受欢迎。但这种联运方式只有徐荣记一家才能承办,因此为徐荣记获得很多好处。

(6)代客垫付关税和运杂费,以省手续。徐荣记最突出的经营作风是视客货如已货处处为顾客方便着想。当时在汉运货,税捐、陋规及运杂费,名目繁多,应备现金随时交付。徐荣记恃其资金雄厚,有钱可以长期垫付,这是一般同业难以办到的。由于代客垫款较多,使客户得到腾出资金,多购货物之便利。把代垫之款分客户详细列账,一般户按每月月终结算一次,少数户按每季末结算一次。这样方便顾客,是它以广招徕的主要方法之一。

第五,扩大营业,多中取利,鼓励职工提高福利,劳资团结共谋盈利。利润的来源是:(1)报关托运手续费。大批货物每件1角;小量货物每件3-5角。(2)货物运费中的回扣。是利润中的主要收入。招商局与徐荣记签订特约合同,其内容规定一年运费总额达到若干元以上,招商局给徐荣记回扣45%,如达不到预约定额则减少510%。这种回扣,不给客户,全由徐荣记独得,但对大宗货运的客户例外,有时酌给5-10%的回扣。对于同业中有借用徐荣记名义登记装载者,徐荣记即将所得回扣给自办的同业10%,其余徐荣记计收。

徐荣卿后又与人合资经营棉花粮食等,亏损七、八万元。由于操劳过度,于1940年抗战时期,病逝于汉口,终年仅五十岁。其子孙另就他职,没有继承先人遗业。他死后,徐荣记经理由其徒弟徐志甫接任。但财权仍掌握在他的妻子手中,彼此不能合作,业务逐渐衰退,在解放前夕宣告停歇。

三、宁波商人与汉口洋油、西药等洋货贸易

在中外进出口贸易中,宁波商人以诚信、务实的经商本质,以不卑不亢的姿态与外商进行着力量悬殊的竞争,为汉口进出口贸易谋划、拼搏,为保持汉口这座内陆最大的贸易口岸做出了积极的贡献,是汉口对外贸易中一个著名的商帮。

191910月李祖绅、李祖才与虞洽卿等人在北京成立利济出入口贸易公司,得到发展后,又在长江中游的汉口设分公司,与外商进行羊毛等进出口业务。谢润生,以3亿元的资金,独自在扬子街延昌里14号设润记进出口行;宁波镇海人张振楞以1250万元创立上海友记行股份有限公司,从事进出口及土产运销,后又在江汉路58号设汉口分公司,委李大钧为汉口分公司经理;黄恕之与上海江浙渔业公司经理赵次胜合伙,以4亿元在汉口江汉村12号设上海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汉口分公司,经营进出口贸易;宁波人应升□在江汉路46号设一中贸易行,他们都是汉口对外贸易的先驱,为汉口对外贸易的开拓立下汗马功劳。

汉口的洋油贸易几乎为宁波人所垄断。1840年鸦片战争后,外国石油商纷沓来华,他们在上海、宁波、温州以及长江沿岸开拓市场,倾销石油。外国石油商大约在光绪二十七年(1901)进入汉口。据《光绪二十七年汉口华洋贸易情形论略》中称:“瑞记行代聂尔行运来苏门答腊散舱煤油370尤加仑,卸入德租界下五里丹水池之煤油池内,在该地装箱发售本口及内地各口。咪吔(德商)行亦代洛亚行仿瑞记章程建池储油,其地即在瑞记近邻,其第一船油不日到汉。”“美孚行小轮一艘,每次由宁波至上海载煤油来汉而运杂货直赴宁波”。

汉口洋油市场先后有三家外国公司,它们是英国亚西亚煤油有限公司、美国美孚石油公司及德国德士古石油公司,三家公司明争暗斗,相互倾轧,垄断把持汉口石油市场长达40余年。这些公司经营人员中多有宁波人,为他们进入洋油行业打下了基础。汉口私营洋油商业的兴起,出现在美孚起用顺记广货号之后。因其中利益巨大,争销者与日俱增,遍布武汉三镇,有煤油号、机油行四十余家,除几家专营行号外,大部分还兼营面粉、香烟、火柴、肥皂、洋烛。私营石油行(号)均以整趸转手出售。宁波镇海人史晋生经营的顾记洋油行,镇海人谢润生开设的润记行即是其代表,谢润生的润记业绩更非一般。

谢润生早年在上海经商,颇为富有。上海沦陷那年,德士古公司大班被入侵日军拘捕,谢润生闻悉后,花费巨资,将其救出。抗战胜利后,该大班又任德士古公司远东区行大班,为感念谢氏的救命之恩,欲聘谢为高级职员。但谢凭着敏锐的眼光,看出此交易中的厚利,谢绝此邀请,而是提出为德士古公司代销,因此,谢润记油行即在汉口出现。起初润记由谢润生主持经营,后由其子谢汉祥接任。润记与德司订有契约,专营德司机油、汽油。德士古在提供货源时,给润记以优惠,机油每桶佣金2%,汽油每桶5%。在此优惠条件下, 谢润记油行销数盖过其它私营石油行,每天所获佣金高达黄金10条,其辉煌可见一斑。一次义举成就了一个成功的石油商,谢润记的成功体现出了宁波商人在经商中的侠义胸怀、长远眼光、非凡胆识和气魄。

西药是进口商品中之大宗,清末进入汉口,最初仅限于外国人经营。英、日、美、德、意、奥、瑞士等国商人先后在武汉开设西药店。19世纪末宁波商人也开始在汉口经营西药业,项松茂、张铭卿、程思浩是其代表。西药大多是洋行进口的,如德商谦信洋行经销著名的德国拜耳的西药,宁波人的西药业得其与洋行同乡的关系而有优势。

项松茂(18801932),名世澄,宁波鄞县打网岙人。项氏自幼好学,14岁辍学,被其父送往苏州,在正丰皮毛牛骨行当学徒,1900年经其在上海中英大药房任经理的二舅父吴子琴引荐,进中英大药房任会计,此药房经销西药和配方,并做国外定货生意。项松茂在日常工作中,他刻苦练习英文,加之心细如发,不久深谙经营西药之道,1904年,上海中英大药房投入资金4万元,在当时汉口英租界内江汉路花楼街口斜对面开设分店,挂牌“汉口中英大药房” ,项氏被提拔为汉口中英大药房经理。在担任经理后,他工作更加认真,规划周详,凡是都能独当一面,显示出较高的经营才能,该店在他的精心打理下,信誉渐隆,营业蒸蒸日上。由于项氏的出众的才能,加之与宁波同乡卢鸿沧交往甚密。1909年汉口商会成立,卢鸿沧任会长,西药帮推项松茂为董事,项于是在社会上渐露头角,1911年奉调回上海。

项氏离任后,汉口中英大药房由张铭卿主持,1927年,中英大药房盘下德记大药房,扩大中英大药房营业面积,当年获利丰厚。后由于张铭卿居功自傲,疏于管理,使药房生意逐日萧条,有鉴于此,上海总店又派程思浩来汉掌管大权,不久即升任经理,程生性聪颖,精通中英文,与英、美等“洋”商联系业务,都由其亲自交涉。在他任经理其间,整顿店务,招收新员工,聘请新的药剂师,取得中外药厂的信任。中英大药房以经营进口药而著称汉上,经营品种80%为进口药。主要代理瑞士罗氏药厂的产品,包括撒利痛、雷米封、本花牌化妆品等,还有美国华纳、礼来、派德等到药厂的产品。汉口中英大药房兼营配方,以“日夜配方,服务周到”的为其特色,药方随到随配,不分昼夜。汉口中英大药房还请汉口梅神父医院的主治医生周济良坐堂行医。日军占领武汉后,西药原有进销渠道被切断,武汉西药市场全部被日本药商所操纵。

项松茂回上海后任五洲大药房经理。五洲大药房是上海的一家名药店,20年代在汉口永升平正街设立分店,为改变该店专营舶来西药这一单一做法,项松茂以“地球”为商标,改良配方,自制“人造自来血”[1]等一批等名贵药品,为五洲带来巨额利润。1921年他盘进德商固本肥皂厂,创设五洲固本肥皂厂,并研制出比洋皂更胜一筹的五洲固本肥皂,为五洲赢得良好的声誉及更大效益。汉口五洲分店沿袭总店经营方法和经营品种,更是锦上添花,为五洲赢得广泛好誉。与此同时,五洲还兼营欧美各国原料、药材、医疗器械、照相材料、化妆香品等,为便民之需,该药店还编有《卫生指南》一书,免费向顾客发放,在汉口药界也是首屈一指。

此外,宁波商人还收购烟叶等中国商品运销国外。浙宁帮在旧街黄林村的卧车盘设有会馆,坐地收购烟叶,并对旧街门谱奎、狮背后的晒烟,专门标签挂号,运销国外。甚至还直接下乡到产地收购,如到黄冈东山乡收买烟叶,然后运销上海。浙宁帮在新洲经销烟叶大户是鼎记,次者有同丰、利济、时瑞、原五昌、薛来昌、雁记、大有恒等商号。另外,武汉一些中外烟厂或烟草公司内也有宁波商人,英美烟草公司在湖北最早的批发商均为浙江商人,其中,在武昌创办德磬烟公司的顾许清,经营英美烟公司各牌香烟16年,被认为是武昌方面经理之第一人,汉口三江烟公司经理陆潮荣,则从37岁起,担任公司经理长达17年,堪称英美烟公司汉口经理中之翘楚也。

 

注:本文节选自《汉口宁波帮》第五章第三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