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

录入时间: 2021-05-06      浏览:35

许歌

1923年2月,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把中国第一次工人运动高潮推向顶点,在中国革命史及中国工人运动史上书写下光辉的一页。

罢工斗争风起云涌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集中力量发动和领导工人运动,19218月成立领导全国工人运动的总机关——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10月,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武汉分部成立,作为武汉党组织领导工人运动的公开机关。武汉分部创办机关报《劳动周报》,开办工人补习学校,成立各产业工会,使武汉工人阶级迅速被组织起来。觉醒了的武汉工人阶级为争取自身权益,高扬起反抗斗争的旗帜。

1921年10月,粤汉铁路武(昌)长(沙)段工人为增加工资,改善待遇举行罢工,揭开了武汉工人罢工潮的序幕。在武汉党组织领导下,武汉工人罢工斗争此起彼伏,武汉工人运动逐渐步入高潮。工人运动的发展促进工人团体的联合。19227月武汉工团联合会成立后,至10月发展壮大为湖北全省工团联合会,标志着武汉工人运动进入统一组织、团结战斗的新阶段。

奋起反抗争取自由

1923年21日,京汉铁路各站工会代表在郑州召开总工会成立大会。陈潭秋、林育南等率湖北全省工团联合会、汉冶萍总工会及武汉30余个工会组织代表,共160余人出席大会。面对蓬勃发展的工人运动和工会组织,直系军阀吴佩孚撕掉保护劳工的假面具,下令军警制止会议。

1日清晨,郑州全城戒严,军警荷枪实弹。各铁路分工会代表冲破军警的层层阻挠,涌入会场宣布: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了!”大会选举杨德甫为总工会委员长,凌楚藩、史文彬为副委员长,项英为总干事。下午4时,总工会成立大会在军警弹压下被迫解散。

            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代表合影

当晚,京汉铁路总工会召开紧急会议,决定自24日起举行全路总同盟大罢工,号召铁路工人“为自由而战,为人权而战,只有前进,决无后退”,以反抗军阀的武力压迫。会议决议将总工会由郑州迁至武汉江岸办公,并立即成立总罢工委员会,统一指挥罢工行动,杨德甫为全路罢工委员会委员长,江岸罢工负责人为林祥谦、曾玉良等。江岸由此成了风雷激荡的京汉铁路罢工斗争的中心。

根据总工会部署,郑州、江岸、长辛店定于上午9时、10点、11点分别罢工,正午12时京汉铁路全线停止工作。249时,随着总工会一声令下,郑州铁路工人首先拉响罢工汽笛,长达1200多公里的京汉铁路顿时瘫痪。仅仅3个小时,3万铁路工人一致实行全路总同盟大罢工,展现了工人阶级的革命坚定性及高度的组织纪律性。


              京汉铁路总工会江岸分会委员长林祥谦

吴佩孚闻讯后,电令湖北督军萧耀南以武力阻止罢工,萧耀南立即调集军队占驻江岸车站和机器厂。26日上午,湖北全省工团联合会和武汉各界2000多名代表来到江岸,慰问和声援抗争到底的铁路工人,并与一万余名工人一起举行集会和游行示威。

视死如归坚守正义

这场声势浩大的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从政治上、经济上沉重打击了帝国主义和军阀势力。帝国主义在北京的公使团以“财产遭受损失”为借口,向北洋政府提出“严重警告”,唆使吴佩孚采取武力手段镇压罢工。

2月7日,吴佩孚调动大批军警,在长辛店、郑州和江岸等地对铁路工人进行镇压。汉口镇守使署参谋长张厚生以谈判为名,派出两营全副武装的士兵包围设在江岸的总工会,并向守卫的纠察队和敢死队疯狂扫射,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二七”惨案。面对凶残的敌人,工友们毫不畏惧,挥动铁棍、木棒与之搏斗。不久,总工会门前弹痕累累,血流成河。曾玉良等30多名工人死于敌人屠刀下,200多人受伤,江岸分工会委员长、共产党员林祥谦等数十人被捕。

敌人把被捕工人捆绑在江岸车站站台上,林祥谦被绑在站台东侧的电线杆上。张厚生令刽子手用刀砍向林祥谦,威逼他下复工令。被砍七刀的林祥谦强忍巨痛,毅然说道:“我头可断,血可流,工不可复!”张厚生被如此宁死不屈的大无畏精神震慑住了,气急败坏地下令刽子手将年仅31岁的林祥谦杀害。


                    “劳工律师”施洋

当晚,参与罢工组织与领导工作的湖北全省工团联合会法律顾问,被称为“劳工律师”的施洋也遭逮捕。在武昌洪山刑场,他大义凛然,面对刽子手大声疾呼:“你们杀了一个施洋,还有千万个施洋!”虽身中两弹,仍高喊“劳工万岁”,随后英勇就义,表现出一名共产党员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29日,由于军阀的残酷镇压,京汉铁路总工会为了保存革命力量,下令复工。

在帝国主义和军阀势力的联合镇压下,中国工人第一次罢工潮虽以京汉铁路大罢工失败而结束,但它是中国工人阶级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进行的一次伟大的政治斗争,充分显示了中国工人阶级的伟大力量和革命精神,提高了中国共产党和工人阶级在全国的政治威望,并为之后的革命斗争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和教训,对中国革命和中国工人运动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