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新四军第五师三打侏儒山

录入时间: 2021-08-09      浏览:65

杜宏英

1938年10月武汉沦陷后,为发展武汉外围敌后抗日游击战争,开创敌后抗日民主根据地,李先念奉中共中央之命,于19391月率新四军独立游击大队从河南竹沟南下鄂中,像一把尖刀插入武汉外围敌后地区。

李先念(左一)率新四军独立游击大队南下,挺进武汉外围。

在这位原红四方面军著名将领的率领下,新四军独立游击大队聚合武汉外围的抗日武装,历经浴血奋战,不断发展壮大,先后组编为新四军豫鄂独立游击支队、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1941年皖南事变后改编为新四军第五师(简称新五师),李先念任师长兼政治委员,刘少卿任师参谋长,任质斌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新五师的建成,标志着鄂豫边区抗战和部队建设迈上新的阶段。

在血与火交织的抗战岁月中,新五师挺进敌后,驰骋于白兆山、大悟山、江汉平原,粉碎了日伪军的扫荡,挫败国民党顽军的清剿,创建并发展了鄂豫边区抗日根据地,用热血和生命筑起抗击日寇的钢铁长城,为民族的解放事业立下不朽的功勋。侏儒山战役见证了这支抗日劲旅的胜利荣光。

1941年12月,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并从中国战场抽调兵力增援太平洋作战,使武汉近郊汉川、汉阳、沔阳地区日军兵力减少,伪军军心浮动。新五师师长李先念决定抓住战机,消灭盘踞此地的伪定国军第1师汪步青部,开辟川汉沔抗日根据地。

汪步青,黄埔五期生,参加过北伐战争。抗战全面爆发后,他在汉沔一带招兵买马,自称中原军司令,先被国民党收编,后又投靠日本人,当上伪定国军第1师师长,统领3个团约5000人,重兵驻防汉阳的侏儒山、汉川的南河渡一带。侏儒山地处长江、汉水交汇三角地带,据此可北控汉水,南扼长江,威逼武汉,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李先念确定集中优势兵力,实行远距离奔袭,在战役中以多胜少,战必歼敌,逐次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的方针。

1941年127日,新五师按照预定作战方案,发起侏儒山战役。兵贵神速,新五师第15旅第44团第3营和天(门)汉(阳)游击支队的两个连,连夜兵分两路,向侏儒山、南河渡一线奔袭,并利用获取的伪军口令,顺利通过3道岗哨,直扑侏儒山东南的伪第1师第3团团部,一枪未发,即俘获该团部及特务连、卫士班100余人,仅团长汪波扬赤身逃走,新五师首战侏儒山告捷。

为乘胜追击,扩大战果,19411223日,新五师再次攻打侏儒山。第15旅第44团、第43团和天汉支队以铁钳之势,迅猛向伪军夹击。第44团一举拿下侏儒山将军岭,全歼伪军机炮营。第43团一部攻击侏儒山东北桐山头,将守敌1个连全部缴械;另一部进攻裴家山,击溃伪军新兵连,取得第二次大捷。然而,伪军并不甘心失败,向掩护主力部队撤离的第43团反扑,并切断其退路。第15旅副旅长兼第43团团长朱立文率部与敌激战于索子河,不幸中弹,以身殉国。朱立文是新五师在抗战中牺牲的职务最高的指挥员,时年仅32岁。

接连的重创使汪步青深受打击,为保存实力,他致信新五师诈称“待机歼灭敌寇,再行反正”。新五师识破汪步青诡计,将信泄露给日军,致使日军停止了对汪步青部的一切援助。新五师则乘机发动第三次侏儒山战役。194217日,新五师第43团、第44团和天汉支队全部投入战斗,第44团一举攻占侏儒山,第43团猛攻周家帮,守敌溃不成军,两团合兵追击,全歼伪军1个营。

为挽回败局,110日,伪定国军军长刘国钧亲率第21000余人配合日军,气势汹汹进犯新五师第43团西流河阵地。第43团士兵隐蔽于河堤之下,待来犯之敌冲到距阵地约200米时,部队轻重机枪一齐开火,毙伤日军20余人,反攻时又俘获伪军400 余人,缴获大批军用物资。

侏儒山战役中被俘的伪军

屡败之下,汪步青再也不敢回侏儒山老巢,只得收容残部,龟缩在川汉沔交界地,伺机东山再起。19421月中旬,伪第1师残部向汉阳响水港、萧泗沟靠拢,企图重占侏儒山。128日,新五师第13旅配合第15旅,向据守沔阳王家场、余家场、何家场一带的伪第1师残部发起总攻。新五师采取穿插分割、迂回包围战术,打乱汪步青部署,经半日激战,歼敌1500余人,汪步青率亲信数十人侥幸逃脱。

伪第1师被全歼后,日伪军大为恐慌,急忙纠集兵力反扑。194222日,新五师37、第38团趁日伪军立足未稳,连夜出击,大败日伪军于沔阳胡家台,次日又击退沙湖日军一部增援。24日,在数架飞机支援下,汉川日军100余人前来解围,第37、第38团撤出战斗。侏儒山战役至此结束。

2个月侏儒山战役中,新五师历经大小战斗14次,歼灭伪定国军第15000余人,击溃伪第21000余人,生擒伪军950余人,毙伤日军200余人,控制了侏儒山及附近川汉沔地区,巩固和扩大了鄂豫边区抗日根据地,形成对盘踞武汉之敌的战略包围态势。新五师发动的侏儒山战役与平型关战役、百团大战等著名战役齐名,永载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