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武汉大学“六一”惨案

录入时间: 2021-09-16      浏览:51

肖捷

1946年国民党发动全面内战,并在国统区镇压民主进步力量。“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的民主运动一时风起云涌,青年学生成为斗争的主力和先锋。1947520日,南京、上海、苏州、杭州等地6000余名学生在南京举行大游行,向国民政府提出增加伙食费及全国教育经费等五项要求,却被国民党军警打伤60余人,造成轰动全国的“五二〇”惨案。

惨案发生后,武汉各校师生群情激愤,于522日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提出我们要吃饭、我们要活命等口号,声援南京学生运动,抗议国民党当局暴行。28日至31日晚,武汉大学举行“反内战、争温饱”的时事座谈会,会上约定响应华北学联发出的62日举行全国性总罢课和游行示威的号召。面对日趋高涨的学生运动,国民党如临大敌,决心强力镇压,为此制定了从61日开始实施全国性大逮捕的计划,即六一大逮捕

为组织和领导武汉的爱国民主运动,配合全国范围内的“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斗争,1947年武汉地下党组织根据武汉地区的实际情况,决定在武汉城市工作中先抓学生运动,并把学生运动的重点放在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武汉大学,与学校进步学生社团建立了联系,通过指导武大学生运动来带动武汉地区学生运动的发展。

武汉国民党当局认为“武大为三镇共党之大本营……有三百余名共党分子潜伏其间”。“六一大逮捕”的命令在武汉传达后,为镇压武汉大学定于62日举行的反战游行,武汉国民党当局多次召集会议,531日晚部署了具体行动计划,企图将武大进步师生一网打尽。

6月1日凌晨,国民党武汉行辕和警备司令部纠集军警、宪兵、特务上千人,全副武装包围了武汉大学珞珈山校园,并在制高点架设机关枪、迫击炮。军警们手持事先拟定的“黑名单,进入宿舍大肆搜捕,逮捕梁园东、缪朗山、金克木、刘颖、朱君允等5名教授及20余名学生,并将他们捆绑押上汽车。武大学生们抑制不住满腔怒火,纷纷冲上来解救被捕老师和同学。有的向军警据理力争,有的拿水泼向军警,有的钻进车底破坏汽车,有的砸破车窗玻璃抢人。

遍布校园的军警扑向手无寸铁的学生,动用手枪、步枪和机关枪进行血腥镇压。顷刻间,珞珈山上硝烟弥漫,老斋舍里弹如雨下,其状惨不忍睹。学生黄鸣岗、王志德、陈如丰当场中弹身亡。三人均为普通学生,既非学运领袖,也非中共地下党员,竟惨死于国际上禁用的达姆弹之下。此外,学生重伤3人,轻伤16人,酿成震惊中外的武大“六一”惨案。

中共武汉地下党组织得知消息,立即派徐远、刘实等人赶到武大了解情况,传达中共武汉市委对惨案的处理意见。武大党组织的核心小组成员与武大各进步社团及教师代表组成“武汉大学‘六一’惨案处理委员会”,向当局提出惩办凶手、释放被捕师生、公葬死难同学、抚恤死者家属等要求。

惨案发生后,国民党当局封锁新闻,而且捏造事实,污蔑学生私藏军火,企图暴动。63日,武大校长周鲠生约集学校老师齐赴武汉行辕保释被捕师生,并抗议中央社歪曲事实真相的报道,要求追究责任。下午4时,被捕师生经保释返校。

为抗议国民党当局制造“六一”惨案,武汉大学师生举行游行。

尽管国民党当局掩盖罪行,混淆是非,武大师生们还是通过各种渠道将“六一”惨案真相公布于世,引起中外舆论一片哗然,声援的电函如雪片一般飞来。迫于各方压力,武汉行辕接受了武大师生的正义要求。武汉警备司令彭善也被蒋介石撤职查办,以平息事态。

6月22日,武汉大学为3位死难学生举行隆重的追悼大会。会场摆满社会各界送来的花圈和挽联。清华大学自治会的挽联写道:“机枪扫射,军警包围,珞珈山竟成屠场,请看遍地鲜血,四项诺言今何在?四海同悲,人神共愤,清华园遥祭英灵,谨献一瓣心香,亿万青年继后来。”武昌商贩也献上挽联:“你们大学生尚被捕杀;我等老百姓何堪生存”,悲痛而无奈的心情溢于言表。

武汉大学师生痛悼“六一”惨案死难烈士

6月23日,武大师生为死难者举行出殡大游行。出殡队伍浩浩荡荡,在庄严肃穆的气氛中,同学们戴黑纱、执花圈、举挽联,经武昌行进到汉口,沿途市民抢阅宣传品,并燃放鞭炮,表示同情与慰问。194711月,武大在校园建 “六一”纪念亭,并在亭内立纪念碑,以铭记这段惨痛的历史。

“六一”惨案唤醒了更多青年投入到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激励他们朝着反帝反封建的目标继续前进。一大批武大进步师生申请加入党组织,解放战争时期武汉地区第一个基层党支部——中共武汉大学支部秘密成立。至新中国成立前夕,武汉大学成为武汉地区党员最多、民主势力最强大的革命堡垒,珞珈山被誉为武汉的“小解放区”。以武汉大学为代表的武汉学生运动如火如荼,武汉成为全国学生运动最活跃的地区之一,配合了人民解放战争的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