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护厂护城:武汉地下党组织的斗争

录入时间: 2021-10-08      浏览:36

王钢

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强渡长江,占领南京,使盘踞武汉的国民党华中军政长官白崇禧“划江而治”的美梦破灭。眼见国民党败局已定,白崇禧决定弃守武汉,但他并不甘心这座华中重镇落入共产党之手,便以撤守疏散为名,下令将凡能搬动的厂矿资产向南迁移,凡不能搬迁的实施破坏或炸毁。

面对国民党覆亡前的垂死挣扎,中共武汉地下市委于4月19日召开扩大会议,通过《为保护城市渡过青黄不接进入接管而斗争》的报告,提出要“积极发动群众,保护城市的完整,制止损失破坏,维持秩序迎接解放”,明确当前的工作中心进入反迁移、反破坏的阶段。国民党当局将大迁移、大破坏的部署美其名曰“应变”,武汉地下党组织就利用“应变”的名义,在各厂矿、机关成立“应变委员会”等合法机构,喊出“保产活命”、“团结应变”、“保住机器,保住饭碗”、“上下一致,保护城市”等口号,广泛宣传党的方针及工商业政策,发动群众保厂护产,保卫家园,迎接解放。

在武汉党组织的领导下,武汉工人以各种方式投入反搬迁斗争,有的消极怠工“磨洋工”,想方设法拖延迁厂时间;有的隐藏机器的关键配件,甚至故意制造故障,使机器即使运走也不能工作;有的要求增发加班费、迁移费、安家费及遣散费等。“机器就是生命,保留机器就是保留生命”。第一纱厂厂方要搬迁布机,机械工人拒绝装箱,码头工人则大开高价,使布机未能搬走。

江岸铁路工人发扬二七革命精神,在反迁移斗争中奋勇争先。面对国民党军退守江南,把工厂迁往南方的安排,他们提出“人不过江、物不过江、钱不过江”口号,拆毁汉口江岸车站通往轮渡码头的铁轨,分散隐藏车床、火车机车等重要机件,使国民党当局要求平路铁路车辆物资过江的计划落空。

武汉电信局职工把重要设备拆卸转移,把废旧机件以次充好,蒙骗敌人将之运走。当解放军兵临城下,国民党士兵携带炸药包围电信局,准备爆破电话总机时,该局组织工人纠察队严防死守,“不让敌人进入大楼,誓与机器共存亡”,完好无损地将通讯设备保存下来。这些器材在武汉解放中起到重要的通讯保障作用。汉口广播电台职工巧施“调包计”,将敌人装箱待运的电台设备偷换出来。武汉刚一解放,汉口广播电台就发出胜利的欢呼、人民的声音。

武汉电信局工人纠察队站岗护局,严防破坏。

在反迁移斗争全面展开的同时,反对破坏、保护城市的斗争也如火如荼上演着。武汉各厂纷纷成立“护厂委员会”等护厂领导机构,并组织工人纠察队、“护厂队”保产护厂。海军造船厂工人将车间和仓库上锁,在厂房四周架设铁丝网,又将木枪捆上刮刀充当带刺刀的步枪,吓阻敌人进行自卫。第一纱厂工人在厂房周围安设电网,在各制高点架上机枪,荷枪实弹的工人纠察队把守厂门,严阵以待。三十兵工厂工人从仓库中挑选上百条坏枪,修好后发给工人纠察队使用,用以武装护厂。一位老工人有感而发:“修了一辈子枪,只这一回是为自己。”

国民党工兵前来爆破江岸的铁路、车头和维修车辆的机修厂,铁路工人挺身而出,坚决表示:“铁路是我们的命脉”,“炸掉火车头,好比掏我们工人的心”,坚定地予以制止。既济水电公司水厂职工用沙包和铁板遮蔽机器,掩过敌人耳目,并手持木棍在厂区巡逻,厂长花200块银元买通炸厂的工兵,确保工厂安然无恙。武汉轮渡管理处职工将主要渡江客轮开到江汉上游隐藏起来,只用3条轮船摆渡,敌人一来就立即开走,粉碎其炸船的企图。

武汉轮渡工人在反破坏斗争中保护下来的渡轮和趸船

为发挥社会上层人士在反搬迁、反破坏斗争中的作用,武汉党组织加强对他们的统战工作,推动他们加入保卫城市、迎接解放的斗争。当白崇禧要炸毁张公堤、武泰闸等堤防设施时,张难先、李书城等武汉耆宿仗义执言,指责白崇禧把老百姓往死里逼,要求“与作战无关的一切建筑设备,不得破坏”。张难先抑制不住怒气,甚至以手杖敲击地面,要和白崇禧拼老命。经过一番激烈较量,白崇禧不得不放弃破坏阴谋。

武汉守备总司令鲁道源撤离武汉前,奉白崇禧之命欲破坏城市基础设施。为阻止国民党军队对武汉城市的破坏,中共武汉市委请李书城、张难先等与鲁道源交涉。鲁道源狮子大开口索要3万银元,后降至6000元,由武汉工商界筹齐付给。5月15日当晚,大捞一笔的鲁道源率部撤往武昌向南逃窜,在撤退时炸毁了江边的几只趸船。

在迎接解放的前夜,武汉地下党组织领导三镇人民,全力以赴开展护厂护城运动。武汉人民冒着生命危险,经过艰苦斗争,保全工厂、铁路、码头、船舶等重要设施,挫败白崇禧南逃时的城市破坏计划,配合解放大军兵不血刃地解放武汉,使其完整地回到人民手中。1949年5月16日,人民解放军浩浩荡荡开进汉口市区,汉口宣告解放,17日汉阳、武昌解放。武汉的历史自此翻开新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