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戏说汉话(一)

录入时间: 2021-01-18      浏览:23

汤礼春

不服啄

易中天教授解释武汉方言“不服啄”时,说是楚人不服周朝,所以流传下来一句方言 “不服周”。其实武汉的这一句方言不是“不服周”,而是“不服啄”,这个方言的来历也不长,就在20世纪50年代。那个时候,武汉人流行踢“键多”,做“键多”自然需要公鸡的羽毛。有一天,一个年轻伢看见隔壁的太婆买回来一只公鸡,就趁太婆不在家时跑去偷偷在公鸡身上拔鸡毛,谁晓得那公鸡的性子也犟,不允许年轻伢在它身上拔鸡毛,年轻伢去拔毛时,它就铆些往他身上啄,只啄得那个年轻伢疼得直昂,抱倒个脑壳就跑,那公鸡还不解恨,还一路追来,吓得那个年轻伢一边跑一边叫:“我服了你的啄!我服了你的啄!我再也不敢拔你的毛了!”

街坊邻居们听了,都笑开了,从此,这“服啄”和“不服啄”就流传开了。

运味

民国某年的一天,汉口一个姓黄的黄包车车夫帮人家运一车雪花膏到集家嘴去,走到半道上时,路边一家饭馆里冒出一股红烧肉的味,香得他不知不觉地停下了脚步,他自解自劝地说:“我也拉了半天了,也该歇歇脚了。”他人歇在那里,眼睛直朝饭馆里瞄去,鼻孔也尽量地放大,尽情地闻那红烧肉的香味。正闻得带劲,正巧一个熟人过来了,见了他就打招呼道:“喂,你今天不拉人,运的么事唦?”他还没有从香味那里回过神来,蓦听一个熟人问他,就不知不觉地冒出一句:“运味。”

“运味?”那个熟人听得木眨了的,上前把黄包车上的东西看了看,问:“你这运的什么味?”

车夫这才回过神来,为了掩盖自己的馋相,就编白话说:“我这是帮人运的雪花膏,是香味。”

熟人道:“哦!原来运的是这个味!你家还蛮幽默的唦!”

旁边一个修鞋的皮匠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后来,他把这事当笑话讲给别人听,这一来,“运味”这个话就传开了。

好贼

20世纪40年代,汉口花楼街路口开了一家“美的”西餐店,里面有个姓郝的小伙计,心灵手巧,老板蛮喜欢他。可是有一天,老板从门缝中居然发现他趁人不注意,偷了一块蛋糕揣在怀里,蛋糕偷到手后,小伙计急急忙忙往外走,老板悄悄地跟上了他,看他藏到么地方去偷吃。

           汉口中山大道吉庆街上的武汉“方言墙”

谁晓得这小伙计跑过街后,来到一个要饭的瞎子前,把蛋糕拿出来塞到他手上说:“爹爹,你快吃!”

老板快步抢上前,假装生气地对小伙计昂道:“好哇!看你样子蛮清爽,原来也做贼呀!偷我的蛋糕来做人情!”

小伙计一看老板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搞得蛮尴尬。不过,他只木眨了一会儿,马上就反应过来,说:“老板,我今天是当了贼,但是个好贼,我这是为你行善积德啊!你看这要饭的,好可怜!我本来想跟他买点吃的,可我又是个学徒,到哪里变钱唦!”

老板听了,脸上顿时多云转晴,笑道:“好一个好贼,你嘴巴还蛮巧的咧!好了,今天这事我也不追究你了,以后要当好贼,不要偷偷摸摸地当,要大大方方地当!”

自此以后,老板常跟小伙计开玩笑调侃他为“好贼”,有时小伙计做了能干的事,老板也当着别人的面称赞他道:“他这个好贼呀!聪明能干得很!”

由此,“贼”也就成了武汉话中聪明能干会做事的意思。

掉底子

20世纪60年代夏天的一个晚上,那真是热得要不得,可有一个叫毛弟的青年伢那心里更热,因为那天他要和熟人介绍的女朋友第一次见面,地点就定在江汉关附近的江堤上。那个时候的汉口江堤绿草萋萋,是乘凉和谈恋爱的好地方。

毛弟穿过上海路路口来到了沿江大道,隔着大道,他已经看见了堤上那个熟人和一个女伢等在那里,他兴奋得不顾一切地就冲了过去,冲到马路当中,他跑不动了,他一个年轻伢为么事才跑几步就跑不动了?其实,不是他冇得劲,是因为那个时候沿江大道的沥青路被太阳一晒,就稀稠得要命,一下子就把毛弟的鞋子给牢牢地粘住了。

那天,毛弟为了会女朋友,特地穿了一双新皮鞋,他一看皮鞋被沥青粘住了,心急火燎,用力去拔,拔了半天也拔不出来,眼看那熟人和女伢在瞄自己,他使出吃奶的劲拼命地用力一拔,只听“咚”的一声,他像袋麦子重重地跶倒在沥青地上,堤上的熟人和女伢看见他跶倒了,赶紧跑了过来,把毛弟扶起来一看,毛弟的皮鞋一只是拔出来了,可那鞋底还粘在沥青路上。毛弟搞得蛮尴尬,眼睛都不敢瞄那姑娘伢,只是盯着那掉了底子的皮鞋自我解嘲地说:“嗨!掉了底子,原来是掉了底子!”

街上那时蛮多看热闹的,这一句“掉底子”就流传开了。

铆倒笑

这个武汉话起源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正好够一甲子。有一天,在武昌的一个造船厂,一群工人干了半天活,歇了下来,大家开始瞎扯笑话,其中一个叫大狗师傅的就开了他的黄陂腔:有一个在汉口租界上拉黄包车的,蛮爱面子,当别个问他是做么事的,他就神气武扬地说,各位亲朋不要笑,我在洋街上当马跳。别个又问,那你能赚几多钱咧?他就说,白天能赚七八百,晚上还能挣一吊。别人又问,你挣的钱咧?他就说,我吃得几好哇!别个说,你长得肉呢?他就说,我跑得几狠勒!

大狗师傅的笑话刚一说完,只听头上传来“哈哈哈”的笑声,接着劈哩叭啦掉下来蛮多铆钉,把大狗师傅的脑壳打了几个包,大狗师傅抬头一看,原来是在船舱上面正在铆钉子的毛师傅,听忘了形笑得直抖,结果把手上的一包铆钉碰倒掉下来了。大狗师傅一边摸脑壳,一边急得瞎昂:“毛师傅,你铆倒了……还在笑,铆倒……掉……铆……笑!”

其他的师傅见了,又是笑,又是昂道:“毛师傅,你直管笑,你直管铆倒掉!反正又打不到你头上!”“铆倒笑铆倒掉”的笑话就这样传出来了。

瞎款

20世纪40年代的一天,一个瞎爹爹提着篮子在街上叫卖:“卖酒麯哟!卖甜酒麯哟!”一个外号叫“肖撮白”的伙计想哄瞎爹爹,便拿了张花花绿绿的纸当法币递给瞎爹爹道:“来,这十元的法币,买十个酒麯。”瞎爹爹摸了摸假钱,也冇吭声,就从荷包里掏出十个泥巴坨子递给“肖撮白”。“肖撮白”一看是泥巴坨子,当时脸就垮下来道:“瞎爹爹,你么样把我当个小伢盘?我买的是酒麯,你却给我泥巴坨子,你这是么意思撒?!”他这一昂,一哈子来了蛮多看热闹的。

瞎爹爹也不气也不恼,脸上还是笑嘻嘻地道:“我是给了你假酒麯,可你给我的也不是一张真钱哈!我们一对一,有么样不对撒!”

“肖撮白”见自己的板眼被揭穿了,在众人面前掉了底子,为了掩盖自己的难堪,便撮白说:“这么样是假钱撒,这是人家洋银行才发行的一种新钱,叫瞎款,人家洋人讲么事人道,说是专门给瞎子用的,你摸摸,这上面还有专门供瞎子摸的印子。”

瞎爹爹还是不急不恼,还是笑嘻嘻地说:“我晓得你这是瞎款,是新发明的瞎款,所以我也才新发明了一种泥巴酒麯,专门卖给那些用瞎款的!”

他这一说,围在旁边看热闹的人一哈子都笑开了,纷纷帮瞎爹爹的腔:“对,对,对!你这种瞎款就只能买这种泥巴酒麯!看你下回还用不用瞎款!”

“肖撮白”听别人都在笑话他,只好灰溜溜地开了溜。

这以后,人家只要一见了“肖撮白”,就昂道:“肖撮白——瞎款!”

久而久之,“瞎款”就成了一句和“胡乱说”“瞎说”同等意思的方言。

(原载《武汉文史资料》2020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