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蛇山葬有陈友谅

录入时间: 2022-04-26      浏览:98

董玉梅

历史上的湖北,出了很多名人。但能够在群雄逐鹿的舞台上一争天下的屈指可数。元末,沔阳出了一位,他就是陈友谅,葬在蛇山上。

元末乱世中,陈友谅异军突起,最终成为与朱元璋争天下的最后一位农民起义军领袖。在鄱阳湖的康山下,如果不是一支流矢射入陈友谅的头部,中国历史上也许少了一个大明朝。

经过了七八百年的时光,鄱阳湖还有相当多的民间传说涉及这场战斗:朱元璋之所以在水战的最后阶段,也是决定性的阶段取胜,都是陈友谅错误地把战场选择在了康山附近。在康山之战中,朱元璋几次化险为夷,士兵愈战愈勇,全在于“猪(朱)见糠(康),喜洋洋”。这句民间谚语中隐藏的真实历史是:朱、陈两军的鄱阳湖大战的戏剧性结果,实际上,这场大战持续的时间之长、规模之大、投入兵力与舰船之多,在中国古代水战史上都是空前的。

陈友谅很会网罗人才,元朝兵部尚书黄昭和、进士解观等人都被他招至麾下,他的身边拥有众多的谋士,也拥有众多的文人墨客。陈友谅起兵时,是投靠的红巾军领袖徐寿辉,但他最大的失误,也在于杀了徐寿辉。他的军中有诸多徐寿辉曾经的部将。他们不满陈友谅的篡权夺位,部分将领率众倒戈,奔向朱元璋,从而导致陈友谅的实力大大削弱。1362年,陈友谅和朱元璋大战,因为朱元璋手下有徐寿辉部将的献计献策,陈友谅辖下的安庆、建昌、龙兴等地都被朱元璋夺走。这是导致鄱阳湖一战中陈友谅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友谅在鄱阳湖中箭身亡后,部将张定边将其遗体运回武昌,葬于蛇山。朱元璋占领武昌城后,曾登上蛇山,站在陈友谅的坟头边,面对昔日的对手,朱元璋却没有胜利者的得意之情,他对陈友谅的评价浓缩在“人修天定”四个字中。朱元璋的所谓“天定”,应该有对最后决战中险胜的含义在内。陈友谅败了,却赢得对手的尊敬。

民国年间的陈友谅墓

清代《湖广武昌府志·卷二·古迹志》记述陈友谅墓时,用的是“伪汉陈友谅墓”,对该墓的地理位置标明为“在按察司署后”。在更早一些的《江夏县志》中记载,有人来盗墓,盗墓之时,风卷沙飞,让盗墓者魂飞魄散。

黄鹤楼下曾经有条花子街。这街名的来历也是一段历史,朱元璋赢得天下后,“取陈氏所藏金花子银花子,赏士卒于黄鹤楼下”。因此,黄鹤楼下的那片封赏之地,被后人称为花子街。

对陈友谅墓,清《江夏县志》中有明确记载,且还有块“古墓禁止樵采”的石碑。谁能立这样的碑呢?是朱元璋。《钦定四库全书·湖广通志·卷七》明确记载:“明太祖曾驻师于此,勒石山顶,禁营葬樵采。”从“人修天定”到“勒石山顶”,都可以看到朱元璋的胸怀与气度确实高过陈友谅。

不知什么时候,石碑受损,“古墓禁”三字被毁,只留“止樵采”半截,嵌在陈友谅墓旁的台阶上。很少有人想起,蛇山上还葬着这样一位沔阳人。

来源:《长江日报》2022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