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近代汉口人力车夫的日常生活

录入时间: 2024-04-11      浏览:14

19世纪末,作为一种新式交通工具和舶来品,人力车开始引入汉口。它的出现不仅影响了市民的出行方式,也催生出新的职业群体——人力车夫。人力车行业既是城市中人们谋生的重要去处,也深刻影响了城市的职业结构。他们的生活日常成为折射近代汉口城市社会生活的真实写照。

一、汉口人力车夫群体的兴起

人力车最早于1870年在日本横滨出现,它是一种依靠人力拖拉行驶的交通工具。直到 19世纪末人力车才出现在汉口租界的街头。由于该车最早从日本引入,因此又被称为“东洋车”。人力车进入汉口后,很快就兴盛起来。20世纪初期,汉口拆除汉口堡城墙修建起后城马路后,汉口城区得到进一步扩大,人力车又开始在华界流行起来。早期人力车车轮为木质结构,外包铁皮。由于缺少减震装置,车辆行驶起来,车轮与地面相碰,颠簸较为厉害。即使这样,与旧式轿子相比,仍新颖便捷不少,人力车迅速成为人们热衷乘坐的交通工具。乘坐人力车逛街欣赏沿街风景成为时髦风气。正所谓“玉带城门剩旧楼,东洋车子快归休。歆生路口人争换,道是洋街一码头”。1901年,仅在汉口租界工部局正式登记的人力车就有 1000辆。

                在汉口租界拉车的人力车夫

1907 年,汉口城中又出现了改良人力车。与之前相比,人力车由车座改为车厢,并设有坐垫,车辆的舒适性大为提高,同时车辆也改为由车夫握杆跑行,更加便捷。人力车也进一步受到了人们的欢迎,由此带动了人力车行业的发展。

人力车行业在汉口的日渐兴盛,让中外人士看到了商机,他们纷纷出资入市,加入到人力车市场的争夺当中。早在1905年,英租界当局见租界内商务日渐发达,就添加100辆人力车。随着后城马路建成后,城市日渐兴旺,又另添加300 辆。除此之外,汉口当局也大力扶持人力车行业的发展。1908年,汉口劝工院自造人力车300辆行驶在汉口后城马路。各方力量纷纷进军人力车市场,人力车行业发展已蔚为可观。至1911年,武汉全市的人力车已达到 3300辆,其中仅汉口就达到2500辆,占据大多数。在汉口的一些重要街道,由于人力车太过密集,还专门修建了停车场。民国初期,仅在汉口后城马路登记的人力车就达1000 辆,沿途还设立了16处停车场,由此可见人力车在汉口的普及。

20世纪30年代,汉口设市后大力开展市政建设,又进一步刺激了人力车行业。由于汉口街道狭小,不利于马车、电车通行,也为人力车发展提供了生存空间。正如时人所言“电车、公共汽车等在汉口是不需要的了”。1931 年,在汉口市公安局登记的营业人力车已达3096辆,车行67 家。至1934年,人力车已激增至8588辆之多。如此之多的人力车,以至于造成市场出现了供过于求的现象。部分车商因此亏损巨大,不得不申请破产。人力车市场的兴盛,吸引着人们纷纷来此处谋求生路,从而带动人力车夫职业群体的壮大。1929年,汉口人力车共有3066辆,人力车夫12500人。1937年,汉口人力车夫总数有所下降,但依然高达7721人。到1938年,武汉三镇人力车已达到10997辆,人力车夫3万余人,成为城市中人力车发展的高峰。如此多的人力车夫既说明该职业群体规模的庞大,已成为城市职业人口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他们每天穿梭于城市中,与各方势力打交道,以自身实践的方式体悟和创造着城市的日常。

二、谁在拉车?汉口人力车夫的群体特征

汉口人力车夫规模的庞大,与这一职业入职门槛低有很大的关系。

民国时期,汉口大部分从事拉车的人来自城市周边农村的农民或灾民群体。“全湖北的灾民,差不多都集中汉口。他们没有饭吃,稍有点气力的人,不论老小,就去拉人力车”。根据1934年的《武汉市人力车夫生活调查报告》来看,调查的38 名人力车夫,来自武昌、汉阳等武汉市内的仅有8人,占比 21%。其余人员均来自黄安、孝感、应城等周边城镇,另有车夫来自河南等外省。通过籍贯分析可以看出,城市周边地区的农民是汉口人力车夫的主力。

人力车夫,也不完全来自于教育程度较低的阶层,由于自身遭遇和家庭变故,也有一部分具有一定知识水平的人为了谋生而从事这一行业。据《社会周报》记载,某报的魏姓记者曾乘人力车行至万国跑马场。魏某因嫌车夫拉得太慢,下车给钱时说了车夫几句。此时汽车飞驰而过,车夫冷笑并随即咏出“风驰电掣往来频,绕脚黄沙拂面尘。寄语骄奢座上客,阿侬曾是个中人”的诗句。魏某大为吃惊,当即赠送车夫5块大洋。能脱口吟诗,说明了人力车夫当中也确有“高人”。

人力车要靠人来提供动力,因此拉车的人要有较好的体力和脚力。1937年汉口7721名人力车夫当中,年龄在50岁以上的有825人,占总数的10.6%17 岁以下的人员118人,占总数的1.5%,其中最小的年龄仅为12岁。这表明青壮年是人力车夫的主力。不过儿童和中老年人依旧占有较大的比例,反映出了普通民众生活之艰辛。

事实上,大多数人力车夫都是已有家室的人。1934年统计的38名人力车夫中,有妻室的有21人,占比55%。这说明大多人力车夫拉车不仅要养活自己,还要养活家人。

人力车夫的收入微薄,还要支撑家庭,因此他们的居住环境较为恶劣。通常他们住在大智门后街五马路附近,有的还栖息在铁路附近以及菜园内。即使这样,有时候还会遭遇到意外的灾祸。19387月,日军飞机轰炸汉口市区,投弹多枚,均落于贫民居住地带。在中山路中段的循礼巷处的居民多为人力车夫和各种小贩,此次袭击震倒房屋 10余间,死10余人,伤10余人。

三、拉车人的生活日常

在汉口想要成为一名人力车夫,需要到车行办理租车手续。这通常有两种办理形式。一种是缴纳押金,一般需缴纳三元押金;另一种是有担保人员。不过,如果与车行行主认识,或由行主亲戚好友介绍而来,则可以既无需担保人员,也不用缴纳押金。

人力车夫一天的收入十分微薄。据统计,1929年汉口人力车夫在华界每日净得车钱仅为三千文。即使是这样的微薄收入,每一辆车所得收入全额的43%还要作为租捐缴纳。而在租界,每一辆车仅以收入的25%作为租捐缴纳。除了收入低微外,汉口人力车夫的工作时间还非常长,从上午5时至晚间12时,长达19个小时。分3班轮流。其中,华界的第一班时间为上午5时至12时,工作7小时;第二班为上午12时至下午6时,工作6小时;第三班为下午6时至晚间12时,工作6小时。而在租界,第一班为上午5时至下午2时,工作9小时;第二班为下午2时至下午6时,工作4小时;第三班为下午6时至晚间12时,工作6小时。从中可以看出,华界的第一班时间要比租界的少2小时。

由于收入低微,且辛苦异常,人力车夫几乎没有什么业余爱好,大多喜欢吸烟、喝酒和赌博。在调查的38名车夫中,喜欢吸烟的人有28人,占比达73.6%

因为入职门槛低,且能有所收入,很多人力车夫还是愿意将其作为持久的谋生手段。1934年统计的38名武汉人力车夫当中,仅有1人拉车时间在1年以内。其中,超过5年以上的有18 人,占总人数的 47.3%;仅有2人拉车时间在30年以上40年以下,算是资深的人力车夫。长时间高龄从事人力车夫行业,既反映出这一职业确实能带来稳定的收入,也道出了普通民众生活的艰辛和无奈。

无论是晴天还是雨天,为了生计,人力车夫都得出去拉车。因此,其工作环境十分恶劣。在汉口,尤其是到了夏季,酷热难当。有些乘客为了赶路甚至还不停催促车夫跑快些。这导致人力车夫因受热过度而倒毙街头的事件时有发生。为此,汉口市政府还专门下令禁止乘客催促车夫加紧奔跑,并由在岗巡警随时制止。同时,政府还在城市各处搭盖61架凉棚供人力车夫避暑。

为了补贴家用,有的车夫除拉乘客外,有时也会用人力车拖运货物来搞些副业。他们或拖运大批货物,或为普通用户和小贩商人买卖零星货物代运来增加收入。用人力车载运货物的行为难免会影响到码头工人、板车工人的工作和生意。为此,政府不得不下令凡用人力车拖运货物者,以一车为限,两辆以上拖运货物的查照取缔。

有些人力车夫工作经验丰富,知道哪里生意好做,会主动出击上门找生意。他们将车辆放在咖啡馆的门前,通常这样会遇到美国水兵,随时可以拉起飞跑。有的车夫只会坐等机会,这样来钱自然少一些。有运气坏的车夫,一天什么钱也赚不到。赚到钱的车夫会到小馆里饱餐一顿,去车行付了车租,余下几百文交给妻小开伙,再多点会存在铁箱中;赚钱少一点的车夫就会到茶馆坐坐,买几个馍馍填个半饱;而没赚到钱的车夫则只能深夜喝点西北风,装上一肚子闷气,一家老小跟着挨饿。

人力车夫在拉车时还要处理复杂的职业关系,稍有不慎,还会带来人身安全的风险。一方面,人力车夫要面临来自同行的竞争。由于人力车夫过多,为了生意,车夫之间还会经常出现竞争的现象。1935年,一名叫汪如玉的记者记录了人力车夫争抢生意的事情。车夫从江汉路出发拉20多里路,车费为3角钱,还得放空车回来。就是这样的一笔生意,人力车夫都争得头破血流,最后还被渔翁得利者拉跑了。除了应对同行外,车夫还要处理好与乘客的关系。1927年,在汉口总商会附近,一名士兵因欲强行用库券换取车夫的铜元,双方产生纠纷。车夫被押送至警察七署,遂引发人力车夫罢工。有的车夫甚至因车资问题失去了生命。同年43日,有日本水兵两人分乘人力车至日租界燮昌小路转角,因下车不给车资,车夫向其索要,日兵竟用刺刀直刺车夫,致使其当场流血昏厥。可见人力车夫在当时社会身份的卑微,以至于有“亲戚六眷你莫笑,我在洋街做马跳”“人力车杠拉在手,祖宗三代被人欺”之说。再者,人力车夫还要处理好与警察的关系。人力车夫上街拉车,是警察管理的重要对象。因此,人力车夫拉车时最害怕被警察抓到罚款,以至于人力车夫中间流传着“拉着车子心发颤,生怕坐牢和罚款,人力车子拉上岸,不卖油条就讨饭”。

四、生活中的小庸常,也是城市社会的大日常

人力车夫虽然处在社会底层,却是城市的一支重要力量。他们积极开展反帝斗争、支援武汉保卫战,推动了城市社会历史发展。早在辛亥革命时期,人力车夫的义举就引发关注。据《楚报》记载,当时在汉口租界拉车的人力车夫有一位受伤革命军人乘人力车前往天主教堂红十字会医院,下车时向车夫付钱,车夫竟说“不要钱不要钱”,最终不收而去。此举引得报社发出了“人心如此,革命事业安得不成哉”的感慨。汉口的人力车夫还积极开展反帝斗争。1925年,人力车夫沿着租界的边街分3组开展游行,并沿途演讲了英国巡捕的种种压迫情形。武汉会战期间,汉口人力车夫纷纷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支援前线斗争。193877日,“七七献金”运动在武汉举办。献金的第一天,很多的人力车夫载着乘客经过献金台时,都自动放下车杆,将挣来的5分、1角等血汗钱投入木箱,就连乘车人都大受感动。武汉沦陷前夕,政府将汉口城区所管理的8000辆人力车全数撤出。此举不仅增加了西去及南运的交通工具,也帮助了难民快速撤离。而人力车夫中的壮丁,或被征入伍,或服军役,赴前线作战,或者从事服务工作,有力支援了抗战事业。

来源:《文史天地》2024年第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