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花楼街口

录入时间: 2023-06-02      浏览:13

花楼街口(音频入口)

花楼街实在是太老,记载了老汉口的历史。石块铺的路面扯了潮,湿漉漉的,斜交叉着如竹编席上的花纹,凸凹不平地托着了行人的脚,踩着的是过去的岁月,一个多世纪中国的岁月,比这条老街要长得多。

花楼街口,靠民生路的那一端,曾经开了一家牛肉馆,因为开店年数长,店铺的牛肉生意做得好,在方圆一带很有些名气。哪家老人哪天肚子饿了嘴巴馋了,把儿孙一唤:“端碗牛杂碎,花楼街口的那家!”孩子们伶俐着,蹬上自行车就去了,一会儿就端回家来,还热得烫嘴呢!牛杂碎用大铁锅当街煮,不论冬夏不论早晚,泥巴搭的大土炉子烧旺火,油汤沿着锅边翻泡沫,汤锅里大把干辣椒红灿灿地上下滚动,一条街满溢着浓腻腻的香气,勾得过路人止不住地往里边走。

进小店,拣一张桌子坐下,自然是先要一碗牛肉豆丝,这是店里的特色风味,凡是逛了花楼街的人都知道。即便是在深夜,多数的店铺关门闭户,小店门口挑上一盏雪亮的灯,老远的街的那一头都有人赶过来,为的就是要吃上这一碗牛肉豆丝。

绿豆,还有大米,磨粉后锅里摊成皮,再切成条,湖北人叫作“豆丝”,松泡泡的,最能融进牛肉汤的汁水。一只蓝花粗瓷大碗满满地盛了,一双白竹方筷子粗粗地带着棱角,白木方桌上的光漆,四四方方的白光油亮的,汤汤水水吞下去,香鲜辛辣在肠肚中化开又从毛孔中沁了出来,汗水浸在额头,眉梢眼角慵慵懒懒地如醉酒一般,人也感觉到倦意来了,索性多坐一坐……

恍恍惚惚的,熏黑的墙壁,摇摇晃晃的,熏黄的灯泡,迷迷离离的,一个熏熏的梦,梦中的老街老店皆消失不见,感觉到一丝丝朦朦胧胧的眷恋……等到那眷恋也和老街老店一道消逝,剩下来的,我不知道还有什么。

花楼街铺的长方形石块早已于数年前被撬掉了,后来铺设的是水泥路面。花楼街上的这一间小店也不知搬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