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将“过早”进行到底(节选)

录入时间: 2023-06-16      浏览:15

将“过早”进行到底(音频入口)

武汉人早上见面的第一句就是: “过早了冇?”听似平常,实则有很深奥的生命思考。

我们从中国古代诸子食教中,可以领略到儒家、道家和墨家对饮食的思考和示范。《墨子·辞过》 说:“其为食也,足以增气充虚,强体适腹而已矣。”说得很清楚,武汉人过早的目的不就是这样吗?

我们楚国的老子,几千年前就主张“无为而治”,要“常使民无知无欲”。他认为人类若能回到远古的结绳记事的时代就好了,人应当节俭,清心寡欲,与世无争,知足而止。武汉人过早不就是这种朴素的生存之道吗?一碗热干面,钱值几何?奢侈点加碗蛋酒,吃得心满意足。

至于孔子,则是个美食家。他的饮食理论和政治主张一样著名,礼教思想与饮食实践融会一体。《论语·述尔》里说:”饭蔬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过早不就是这样“乐在其中”吗,什么宫廷御宴、什么满汉全席、什么龙虾鲍鱼,如果不是劳动所获,而是“不义”而取(如公款吃喝等),那就“如浮云”了。一碗糊汤米粉加一根油条, 武汉人吃得不糊涂,也不圆滑。

我非常赞同作家祖慰先生的一句话,他说“吃什么饭不要紧,跟什么人吃饭是最要紧的”,说得太深刻了,一句颇让人回味的哲理。

过早不就是这样吗,武汉小吃素有半个月吃不全的说法,品种之多,令人眩目。所以,今天吃面、明天下粉、后天来笼汤包,随心所欲,随遇而安,快活似神仙。再看买了早点的老人拎着食品回家,多半是给儿女或孙子孙女买的;而年轻男女买了早点一路小跑,是给情侣买的。这种甜蜜的景象,当多多为善,故我主张:将过早进行到底!

记得钱钟书老先生的散文《吃饭》里说:“可口好吃的菜还是值得赞美的。这个世界给人弄得混乱颠倒,到处是摩擦冲突,只有两件最和谐的事物总算是人造的:音乐和烹饪。一碗好菜仿佛一支乐曲,也是一种一贯的多元,调和滋味,使相反的分子相成相济,变作可分而不可离的综合。”烹饪与音乐一样,和谐美好。

吃一种小吃,仿佛听一支曲子。

吃一种小吃,仿佛唱一首儿歌。

吃一种小吃,添一分乡愁。

吃一种小吃,多一份情爱……

将过早进行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