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少年武汉说

录入时间: 2024-03-11      浏览:40

沈嘉柯

多年前,我到北京做新书签售,合作的出版社总编辑王老师负责接待,她随口问候道:“嘉柯老师这一趟辛苦了,你们武汉又没有地铁,到机场花了不少时间吧。”

我听了万分惊讶,哑然失笑。我反问:“王老师该不会没去过武汉吧?现在开通很多线路呢。

“出差去过呢,大概在本世纪初。”王老师回想起来。

原来,她的印象还停留在武汉连地铁都没有的年代。还是许多年前,我参加《中国青年报》的一次笔会,地点是山西的平遥古城,来自全国各地的朋友七嘴八舌聊天,有人问我:“除了黄鹤楼,武汉还有什么好玩的?

我兴致勃勃答曰:“有东湖呀!完全就是仙境,比西湖可美多了。”

大家议论纷纷,“东湖?我没怎么听说过。”“你们武汉不是一个大码头城市吗?来自杭州的文友更是不以为然:“我们西湖,人间天堂,天下第一。”

其实东湖比西湖大五倍,幽微灵秀兼之烟波浩渺。我愤愤不平:“谁说武汉只是个码头城市?你想想看,连毛主席都喜欢住在东湖,可想而知风景有多美。上有蔚蓝天,俯瞰碧绿水,遥望白鸟飞,四季分明,宛如仙境。我们中华民族玩文艺的老祖宗屈原,都在东湖流连忘返,边走边唱呢。”

武昌东湖美景

碍于和气,大家没有继续争辩。但我不得不叹息,过去的武汉,作为一个现代大城市,更像一个空洞的历史名词。我们自己关起门来如数家珍,但全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却知之甚少,并不了解。

武汉的巨大变化,恰恰正是从2012年开通汉口到武昌的跨江地铁2号线后,才再开新篇的。

2号线地铁曾经的江南尽头,正是光谷。百万大学生来汉求学,毕业之后,无论他们去往神州各地抑或五大洋七大洲,永远都会记得在这里度过的青春和青春里的武汉光谷,都会记得这里熙熙攘攘人头攒动、逢年过节火树银花。光谷还有个略带调侃意味的骄傲绰号,“宇宙的中心”。

仅仅是地铁这一项,武汉的全国排名到了第五,成为世界级地铁城市。

如果说地铁是一个城市经济建设水平的象征,那么武汉的城市文化口碑崛起,更加令我觉得心胸畅快。毕竟文化才是最触动人心的直观感受。一个城市的魅力,体现在文艺风情上,个性鲜明,让人亲近喜欢,心之所向。

如今,我再也不用跟外地朋友们费尽口舌解释,武汉是个什么样的城市了。武汉大学的樱花和大街小巷的美食,就能直接搞定各地朋友的舌尖味蕾和审美想象。武昌县华林里络绎不绝的游客,汉口江滩的知音号穿越时空,汉阳门花园被唱成流行民谣。

武汉有着英雄城市的美誉。英雄们的故事,深入人心。白衣胜雪,慷慨逆行。叠加上百年前的武昌起义,世人恍然大悟,茫茫九派,极目楚天,英雄原来代代出。

展现中国城市生活文化的刊物《周末画报》,从前老是北上广深重庆成都长沙重复轮流报道,武汉常年缺席。前两年,画报为武汉开辟专题报道。画报主动找到我这个武汉作家约稿联络,我呼唤在汉各行业朋友,一起来讲述武汉的美食建筑、时尚雅趣、历史人文、医学艺术……涓滴积累的变化,沉淀为这个城市的世界美誉度。

2018年共青团中央机关刊物《中国青年》也做过武汉专题,记者专访我时,我想起昔日梁启超曾作《少年中国说》,于是我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意象:武汉,一个剑鞘藏樱的少年。

今日之江城,丰富具体而生动鲜明,不再只是一个地理名词。正在复兴的大武汉,宛如英姿焕发的翩翩少年,身佩宝剑,手持樱花,等你来相见。

(作者系武汉市知名作家)

来源:《武汉印象 2021—2022·散文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