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武汉人过早怎么来的

录入时间: 2024-02-05      浏览:30

万建辉

“三天过早异平常,一顿狼吞饭可忘。切面豆丝乾线粉,鱼餐圆子滚鸡汤。这是久居汉口的文人叶调元在《汉口竹枝词》 中写下的,可见清代道光年间乃至之前,汉口居民已把吃早餐称为过早

这一论述来自作家、文化学者曾庆伟的新书《吃喝那些事》。 书中,曾庆伟对武汉人过早的考证远不止停留在过早概念的出现上,中国远古先民茹毛饮血到农耕社会定时而食,中国人何时从一日两餐演变为一日三餐,明清商业城市发展市民阶层出现,如何影响到城市居民饮食习惯的精细化,由此如何催生出过早这一饮食习惯,曾庆伟都作了学术性梳理。

到唐代,中国人才流行一日吃三顿饭

一个地区人们的生活,一天吃几顿饭,在很大程度上要受当地的地理环境、物质条件和社会发展水平的制约。从历史上看,湖北与全国其他地区一样,在唐 宋以前很长的历史时期,由于受到物质条件和生存方式的限制,普通百姓的饮食生活,不是现今普遍的一日三餐而是一日两餐。

在春秋早中期,楚国饮食文化深受中原饮食文化的影响,饮食习俗与中原地区饮俗相似性较多,楚地普通百姓与中原百姓都是一日吃两顿饭,上层贵族则可 以一日三餐。楚地百姓的一日两顿饭,第一顿饭叫朝食,称;一天中的第二顿饭亦即最后一顿饭叫餔食,称为。西周时,只有周天子一人一日可以吃三餐,早餐与晚餐之间的这一餐叫燕食燕食的内容,东汉郑玄注释说是奉朝之余膳,意思是午餐和晚饭都是朝食吃剩下的饭菜,重新热热又算一顿饭。

到了唐宋,一天吃三顿饭的习俗才在民间流行。至明清时代,一日三餐在中国社会各阶层得到广泛普及而延续至今,成为人皆遵守的饮食法则。

明清工商业城市市民吃早餐已区别于乡村

明清时期,资本主义萌芽,长江中下游城市工商业繁盛,从工从商为江南城市群中居民一种较为普遍的生存方式,社会分工渐趋细密,城市居民衣食住行诸 多生活方式与乡村农民的生活方式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长江中游的汉口、宜昌、沙市、鄂州等城市群,在明清时期高光亮相于历史的舞台。汉口更是从明成化年间诞生后,迅速发展成华中的商业重镇,成为长江中游一大明星城市,风俗人情从耕读传家久,诗书继世长的价值观,向消费性商业价值观转化。

由手工业者、商人为主体构成的汉口市民,以做工经商为主要生存方式,作息时间不再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而是随着务工、经商上班、下班时间要求定行止,随着社会的起伏节奏而律动。此时汉口的餐饮行业已经发展成为一个独立的商业门类,聚集了一个庞大的从业群体,厨师分工趋向细密,厨师有红案、 白案之分。红案厨师生产的产品,多为以动、植物原料等食材制作的各种菜品。白案厨师生产的产品,多为以麦、稻等主食原料食材制作的各种小吃。以供应各种酒菜饭食为主的酒楼和以供应各种粉面小吃的小吃店开遍汉口。

这时汉口市民的生活不仅是一日三餐,而且其早餐与城外乡村农民的早餐品种有了分野:乡村农民家庭的早餐品种,主要是自给自足的米面加蔬菜,与午餐、 晚餐品种无异,且为一家人自做自吃。而城市居民的早餐品种,则是以品种多样的小吃为多,而这些小吃,则来自街头各小吃店、小吃摊上的售卖,由于工作节奏需要,众多市民逐渐不再在家里吃早餐。

近代以来,随着西方机械时钟的传入,中国城市工业生产、商业、贸易、学堂课学等群体活动,都要求人们在同一时间、空间共同参与完成,城市居民于是逐渐形成了工作和生活的作息共识,闹钟铃声成了城市居民早晨起床的号令。城里人起床之后先过早, 然后再去上班工作和上学读书。 乡间农民则日出时起身,先去田间地头忙活,然后约在上午八九点钟时回家吃上一天的第一顿饭。 可见,过早起自明清工商业城市与乡村生活方式的分野。

武汉人过早是匆忙与仪式感的统一体

为何汉口人吃早餐称为过早?曾庆伟说,这里的字,与过年”“过节”“过生日相似,有正式的意味,毕竟是花钱在外面吃早餐,生活有了仪式感。

另一方面,武汉人也有过中的说法,即指中饭以后,晚饭以前,下午三四点钟吃点东西,类似西方的下午茶。武汉人说的过早,也曾指早餐前吃点东西,后来过早与早餐合二为一,过早就是吃早餐。

老武汉人在路边小吃摊过早(绘画作者肖继石)

明清以来,武汉逐渐形成了特色鲜明的过早文化。由于早上时间紧张,上小食店、小吃摊上买吃食非常方便,在外面买中点过早比在自家做早餐花费不了多 少,而且自己在家做早点又费工费时,人们就不太愿意在家里做早餐,久而久之,于是武汉人养成了去街头巷尾小食店、小吃摊上过早的习惯,现在我们还经常能看到为节省时间而端起一碗热干面就边走边吃的景象,有人统计,从在早点摊排队,到过完早, 武汉市民平均花费 27 分钟。而广州市民吃完一个早茶,平均耗时 1 小时 15 分钟。

过去汉口许多市民是在码头上谋生的装卸工,干的是重体力活,对食物热量的需求高,过早必须管饱抗饿。所以武汉的过早小吃,往往重油、重盐、高碳水。 当然,由于具有九省通衢的地利优势,从古至今武汉饮食也不断地兼收吸纳着全国各地不同早餐品种的特色,所以武汉的早点中可以找到全国各地美食的影子。 时至今日,在快节奏的城市生活中,过早的氛围似乎更浓了。当然,武汉早餐品种的丰富、诱人,也是一个不得不提的重要因素。有统计,武汉过早小吃品种有 270 种之多。面窝、米酒、热 干面、糯米鸡、豆腐脑、三鲜豆皮、糯米包油条,吃上半年不重样,每一样小吃的熟悉味道,都能把在被窝里赖床的好吃佬们口唤醒。

(作者系长江日报社主任记者)

来源:《档案记忆》2023年第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