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我本楚狂人”——李白与湖北安陆

录入时间: 2024-01-23      浏览:29

朱绍斌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

诗仙李白一生游历大江南北,却常称自己为“楚人”,辽阔的荆楚大地曾与天性洒脱奔放的李白结下深厚的羁绊。唐玄宗开元十五年(727),李白仗剑去国,辞亲远游”,来到今湖北安陆,与唐高宗时宰相许圉师的孙女结为夫妻,隐居白兆山桃花岩,开始了以安陆为中心的十年漫游生活。安陆十年,李白创作了大量经典诗文作品,确立了“大济苍生”的人生理想。安陆成为李白的温馨家园、创作沃土。

安陆,吸引诗仙李白的“人文磁石”

“酒隐安陆,蹉跎十年”是李白对安陆十年的形象总结。这里的“蹉跎”主要是指政治上没有建树,未能实现“安苍生,济黎民”的宏伟政治抱负。从李白在安陆创作的大量诗文作品来看,他的感情、家庭生活十分美满,诗歌创作迎来第一个高峰期,可称“酒隐安陆,诗意十年”。那么,“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的李白,为什么慧眼独具,驻足涢水之滨的小城安陆?

观光说一一秀美山川留住了诗仙脚步。李白《秋于敬亭送从侄尚游庐山序》一文说:“余小时,大人令诵《子虚赋》,私心慕之。及长,南游云梦,览七泽之壮观。酒隐安陆,蹉跎十年。”为讽谏汉武帝肆意嬉游、荒废国政,西汉司马相如《子虚赋》虚构了楚王在云梦泽游猎的宏大场面,对云梦泽畔奇山胜景的描述精彩绝伦,读之令人神往。天性洒脱不羁、酷爱四海遨游的李白东游江东之后,沿长江溯江西返,走到江夏(武昌),兴之所至,扁舟北上,来到安陆。

安陆白兆山李白石像

唐代安陆是荆楚一带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史称“贵如许郝、富若田彭”“富商豪贾,尽居缨冕之流,城池高峻,雄镇云梦古泽;人烟辐辏,文教昌盛;风光旖旎,名胜遍布,吸引文人士子流连忘返。盛唐状元王维、七绝圣手王昌龄、随州刺史刘长卿、古文领袖韩愈以及著名诗人杜牧、杜荀鹤、赵嘏、罗隐、郑谷等都曾揽胜吟咏。李白热爱这片山水,他的《安陆白兆山桃花岩寄刘侍御绾》一诗把隐居之地白兆山写得胜似仙境:“对岭人共语,饮潭猿相连。时升翠微上,邈若罗浮巅。两岑抱东壑,一嶂横西天”,形象诠释了安陆胜景对他的超凡吸引力。

爱情说一一甜美爱情抓住了游子“芳心”。李白在荆楚腹地安陆停下漫游天下的脚步,最为深刻的动因应是许夫人的纯真爱情。李白“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一路揽胜赋诗,在湖北江陵写下《大鹏赋》,一时文人雅士争相传阅。诸人之文,犹山无烟霞,春无草树。李白之文,清雄奔放,名章俊语,络绎间起,光明洞澈,句句动人。”安州“郡督马公”对李白的才华大加赞赏,“一见尽礼,许为奇才”,李白诗名传遍安州。青春美貌的相门孙女许紫烟闺阁中读到李白诗文,倾慕有加,不由生出《关雎》之想。李白的才华、声誉,加之安州“郡督马公”、著名道士胡紫阳等人的相助,有情人终成眷属,李白那颗浪迹漂泊的心找到了停泊港湾。

求荐说一一政治宏愿改变了诗仙生活轨迹。“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李白少年时即立志济苍生、安黎元,“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一身,一生始终不渝追求实现这一宏伟抱负。唐代安陆是一座政治富矿,这里是大唐王朝肇始之地。唐朝开国皇帝李渊的父亲名叫李昞,曾担任安州总管,李渊在州学就读,启蒙受业,与安陆学子许绍结下深厚友情。后来李渊父子建立唐朝,时任夷陵(今湖北宜昌)通守的许绍带领数州之地归附唐朝,被赐封安陆郡公。唐高宗时期,安州的政治影响达到巅峰,政治世家“许郝家族”的许圉师及其外甥郝处俊先后担任宰相,备受信任和重用。就婚相府之家,给李白增添了实现政治理想的巨大助力。

安陆,成就李白诗歌的“创作沃土”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安陆十年,是李白成家、成熟、成才、成名的十年。安陆,是李白由名不见经传的文学青年,成长为名满天下的著名诗人的“摇篮”。李白安陆十年,留下约两百篇诗文作品,占李白存世作品大约五分之一。经过安陆十年的淬炼,李白将庄子、屈原的浪漫主义风格融合,诗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艺术高度。李白安陆十年的诗文作品,按思想内容可分为以下几方面。

为实现政治理想呐喊。李白《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一文以拟人化手法描述人生理想:“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为实现宏伟理想,李白漫游四方干谒求荐,然而世道艰难,李白一腔报国之忱无人赏识。愤怒出诗人,李白诗篇展示了对建功立业的渴望,也流露出傲岸自负的个性。《 上安州李长史书》《上安州裴长史书》《与韩荆州书》可视为李白为理想奔波的见证。

为真挚感情礼赞。李白为人豪爽大气、坦荡率真,或以诗会友,如杜甫、贺知章、高适、王昌龄等;或访道求友,如胡紫阳、元丹丘等;或以酒结友,如竹溪六逸”“饮中八仙”等;或与地方贤俊之士交往,如安州贤士蔡十、廖侯、独孤有邻等;或与某些官员情投契合,如汉东太守、崔宗之……上至朝廷显贵,下至平民黎庶, 概相交往。从他诗文记述钩沉,李白结识的人物有三四百之多,对他生平创作、思想产生了巨大影响。

为大好河山放歌。李白以安陆为中心,漫游祖国大好河山,足迹遍布长江黄河、塞北江南,壮丽的山河、秀美的风光奔来眼底,流向笔端。《安陆白兆山桃花岩寄刘侍御绾》《安州应城玉女汤作》《夏日诸从弟登沔州龙兴阁序》《襄阳曲》《岘山怀古》《太原早秋》《春夜洛城闻笛》等,都是李白漫游天下的行踪记录,字里行间充满了对祖国山河的热爱之情。

为心灵激荡高吟。李白安陆十年最重要的远游,就是“一入长安”之行。自开元十八年( 730)别妻离女前往长安,到开元二十一年(733)无成而归。李白遭遇人生重大挫折,由意气风发的文学青年蜕变为饱经沧桑的忧愤诗人。激越的情感不断唤醒灵感,这是李白诗歌创作的爆发期,《日夕山中忽然有怀》《行路难》《蜀道难》《将进酒》等,忠实记录了李白坎坷的心路历程。

为炽烈爱情吟唱。李白平生浪迹四海,创作了大量感人至深的爱情诗。《 紫藤树》《赠内》《久别离》《寄远十二首》等,都可视作宣示爱情的“情诗”。集中反映李白与许夫人感情生活的诗篇是《寄远十二首》。如《寄远》其一:“三鸟别王母,衔书来见过。肠断若剪弦,其如愁思何。遥知玉窗里,纤手弄云和。奏曲有深意,青松交女萝。写水山井中,同泉岂殊波。秦心与楚恨,皎皎为谁多”,远游在外,情牵故园,以夸张炽烈的语气表达真诚深厚的夫妻之情,反映与许夫人相爱相知相思的生活。

安陆,情融李白心灵的“幸福驿站”

唐代魏颢《李翰林集序》记载李白的婚姻:“白始娶于许,生一女,一男曰明月奴。女既嫁而卒。又合于刘,刘诀。次合于鲁一妇人,生子曰颇黎。终娶于宋()开元十五年(727),李白与许夫人婚后居家安陆白兆山桃花岩,过着轻松愉快、诗情画意的生活。

许夫人是李白生活上的贤内助。李白志向宏远,大多时间在外游历。其中开元十八年(730)到长安求荐,一去数年,所费不赀。如此空前的漫游生活,没有许夫人在经济上、情感上的支持,难以想象。免除家室之累、轻松洒脱的李白,才能创作出风格清逸、想象奇异、狂放恣肆的浪漫诗篇。

许夫人是李白坎坷人生道路上的“知音”。许夫人深知李白不愿受世俗羁绊,在李白三十岁那年,送别丈夫,让他西入长安寻求发展。李白游历数年,经历政治生涯的重大失败,心情黯然回到安陆,沉湎饮酒浇愁,许夫人都能耐心抚慰,给李白以理解和支持,为李白营造了温馨的精神家园。李白以愧谑口气写下《赠内》:“三百六十日,日日醉如泥。虽为李白妇,何异太常妻”,表达对妻子的深深歉疚。“归来桃花岩,得憩云窗眠”,诗人对家庭的依恋之情表露无遗。

许夫人与李白是志同道合的“诗友”。许夫人是名门闺秀,和李白才貌相当、志趣相投,常一起探讨诗文,是李白创作上的良师益友。清代宋长白《柳亭诗话》记载:太白作《长相思》一诗,有昔日横波目,今作流泪泉。不信妾肠断,归来看取明镜前”之句。夫人许氏看罢,道:“君不闻武后诗乎?‘不信比来常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太白听罢此句,爽然若失,自愧不如也。

李白对许夫人情深意笃。李白漫游远方,一去数月甚至数年,对许夫人和儿女十分牵挂。《久别离》中就写到: “别来几春未还家,玉窗五见樱桃花。”一别数年,诗人感觉离开结发妻子许夫人,时间是那么漫长,情不自禁思念家中的妻子和孩子。开元二十三年(735)李白漫游太原,作《太原早秋》一诗,表达浓烈的思乡之情:“梦绕边城月,心飞故国楼。思归若汾水,无日不悠悠。”从太原南返安陆途中,下太行山,经洛阳城,诗人写下《春夜洛城闻笛》:“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一身兼有诗人、道者、豪侠气的李白更有儿女情长、侠骨柔肠。

安陆,深植李白诗歌基因的文化高地

酒隐安陆,诗吟天下。李白那脍炙人口的诗篇、洒脱不羁的个性、漫游四海的豪情,在安陆留下深深烙印。李白文化渗入安陆每个角落,成为安陆人民的宝贵精神财富,至今散发着独特光辉。

安陆成为历代名人争相题咏之地。自古以来,安陆就是文人墨客畅游观光、寻找创作灵感的理想之所。李白酒隐十年,更令安陆声誉鹊起。唐宋以来,文坛名家追寻诗仙足迹,或饱览安陆胜景,或题咏安陆风物,留下众多精彩诗篇。唐代王维、王昌龄、綦毋潜、刘长卿、韩愈、杜牧、杜荀鹤、赵嘏、罗隐、郑谷,宋代宋庠、宋祁、欧阳修、苏轼、曾巩、张先、秦观、廖世美,元代贯云石,明代王阳明、王世贞等饱醮浓墨,礼赞安陆,留下丰厚的历史文化积淀。

晚唐以来,安陆开始兴建纪念李白的建筑。唐代诗人赵嘏有诗《登安陆城西楼》(《登太白西楼》),表明晚唐时期太白楼已成为安陆标志性的人文景观。此后,经屡次修缮和重建,太白楼气势更为宏伟,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有诗《浮云楼和赵嘏》。宋代,人们依白兆寺修建了太白堂。元代,白兆山李白旧游处兴建了长庚书院。明、清乃至民国时期,李白纪念建筑不断得到重建和修缮。当代改革开放以来,安陆致力整修李白遗址遗迹,1984 年在城西金泉山兴建太白堂,由门楼、碑廊、太白堂、展览厅、游亭、水榭等组成建筑群,巍峨壮观。2011 年,白兆山李白文化旅游区兴建全国单体建筑面积最大的李白纪念馆;2012年,李白文化旅游区建设成为国家4A级景区;现在白兆山风景区正积极创建国家5A级景区。

李白对安陆的人文影响无处不在。在安陆,李白文化基因深植民间,李白情结浸润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如街道称太白大道,广场称太白广场,学校称太白中学,酒楼称太白酒楼,名酒为“李白宴”,名菜称“翰林鸡”,农家乐称“太白山庄”,民宿称“李白村”,皮影戏有“李白招亲”等等。安陆民俗也传承太白遗风,如敬酒三杯、饭到三杯酒等饮酒习俗,就是李白“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诗句的生动诠释。如今,李白文化更是深入安陆各个层面,中小学校引入李白文化乡土教材,“李白在安陆的民间传说”被列入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李白文化的传播让安陆成为媒体宣传的新热点。近年来,先后有湖北卫视制作《李白在安陆》专题片,在美国加州电视台播出;中央电视台《走遍中国》《影像方志》 栏目组赴白兆山采访,制作专题片播出;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摄制纪录片《李白在安陆》在央视中文国际频道播出;全国李白学术研讨会在安陆白兆山召开,来自北京大学、武汉大学等高校的专家学者以及四川、安徽等地李白研究人员共聚白兆山,传承与弘扬李白文化。新华网、凤凰网、百度网、新浪网等竞相向国内外宣传报道,吸引国内外学者和游客纷至沓来,赏秀美山水,品李白文化,将安陆李白文化进一步推向全国世界。

关于李白文化的中外交流也日渐频繁。中国最先西传、在西方影响最大的诗歌是李白的诗。德国科隆大学教授吕福克说:“李白不仅是属于中国的诗人,也是属于全世界的诗人。他的诗歌是世界文学的一部分。”美国密执安大学教授罗纳德说,李白是“被世界公认的中国伟大诗人”,其诗“容纳着无限的时间与空间,给人以无穷的美感享受”。安陆积极开展李白文化交流,向世界推介李白文化,先后接待日本“中国古典诗歌访华团”“汉诗访问团;接待李白出生地一一吉尔吉斯斯坦访问团;接待美国《华盛顿邮报》、法国《世界报》、 德国最大电视传媒电视一台以及俄罗斯、韩国、泰国、新加坡等国记者,到白兆山探访李白遗迹,向全球受众推介中国安陆李白文化。

(作者朱绍斌,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李白研究学者,安陆市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主任)

来源:《武汉文史资料》2023年第11